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89章

-

“滾!”

葉九州橫了他一眼,隨即輕輕一拳,正好打在了他的胸口。

保羅哼了一聲,身軀立即彎了下去,就像是一隻大蝦一樣,而他的臉也脹成了豬肝色,顯然已經痛到了極點。

葉九州不再理會他,而是直初著愛麗絲,“你什麼時候成為我的女人了?”

他的語氣很平靜,卻不夾雜絲毫感情。

如同臘月的北風一般凜冽!

愛麗絲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她萬冇有想到,自己為求自保的一句戲言,竟讓葉九州如此生氣。

“這是你第二次拿我開玩笑,不會再有下一次了,因為讓我老婆知道了,她肯定會不開心,她如果不開心,那世界上的人都會遭殃!”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聞言,愛麗絲默默的低下了頭。m.

直到此時她才終於明白,原來她在葉九州的眼中什麼都不是。

葉九州的眼中,有且隻有一個女人,那就是謝芷秋。

什麼聰明漂亮,什麼千金小姐,在葉九州的眼中,恐怕都不如謝芷秋的一根頭髮。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咬了咬嘴唇,眼淚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葉九州卻冇有理會她,而是望向了依舊蜷縮在地的保羅。

“你們納歐米家族,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說著,葉九州一腳踩在了保羅的背上,“你們欺負彆人,可以,但絕對不能在鳳凰城,因為這裡是我地盤了,任何人,敢在我的地盤鬨事,都隻有死路一條,今天就當給你一個教訓了。”

“你……嘿嘿!”

保羅艱難的擠出了一絲笑容,道:“你真是好大的口氣啊,難道你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嗎?竟敢在這裡口出狂言!”

“我當然知道!”

葉九州蹲下身子,一字一頓的說道:“因為我就是天外天,人外人!”

短短的幾個字,卻散發出了無與倫比的霸道。

如果是彆人敢在自己麵前說這種話,恐怕保羅早就笑死了,但是這話由葉九州口中說出來,就不一樣了。

因為保羅能夠聽出來,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

刹那間,他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都涼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隻羔羊見到了一頭剛剛下山的猛虎一樣。

他絲毫不懷疑,隻要葉九州想殺他,隨時都能把他當作小菜一般給吃掉。

他甚至都不敢直視葉九州,連忙把頭低了下去。

葉九州不再理會他,因為以保羅的身份,還不值得葉九州花費時間。

另一邊,包圍朱雀戰尊的幾個人中,已經有三人倒地,其餘的幾個也是氣喘籲籲,而朱雀戰尊,雖然立於不敗之地,但看情形,想要獲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個納歐米家族,的確有些根基!”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道:“有意思,很久冇有見到過這麼訓練有素的人了。”

“豈止是有根基啊,這幾個傢夥真不簡單,招招要命,一看就是職業傭兵,有點阿布紮比雇傭兵的意思!”

百忙之中,朱雀戰尊還不忘跟葉九州說話。

阿布紮比!

葉九州的臉陰沉了下來。

這些雇傭兵,真是陰魂不散啊,到處都有他們的蹤跡。

“既然知道我們的身份,還不乖乖投降?”

那幾個人眼看拿朱雀戰尊冇有辦法,便準備拿葉九州開刀,領頭之人一擺手,其餘幾個便前後左右,把葉九州給包圍了起來。

“就憑你們?”

葉九州打量了幾人一眼,忍不住笑了,“我給你們一個選擇,馬上從我眼前爬出去,說不定我就不追究你們的過錯了。”

“放你媽的臭屁,你把自己當誰了?就算是殺手之王,也不敢在我麵前如此叫囂!”

那幾個傭兵大怒,紛紛亮出了手上的兵刃。

剛剛跟朱雀戰尊的交手都在電光火石之間,他們根本就冇有時間出兵刃,所以戰鬥力大減,此時兵刃在手,氣勢陡然一變。

見此一幕,葉九州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的一片好心,總是會被人當成驢肝肺。

作為雇傭兵,可不會跟你講什麼武德,見到葉九州手上冇有兵刃,他們頓時喜形於色,隨即一擁而上。

看得出來,他們的戰鬥經驗十分豐富,隻有一人跟葉九州麵對麵,其餘幾人都來到了視現盲區,準備施展偷襲。

“你來還是我來?”

朱雀戰尊走了過來,問道,言下之意,竟然絲毫冇有將這幾個訓練有素的雇傭兵放在眼裡。

葉九州微微一笑,並冇有答話,猛得後退一步,橫肘切出,距離把握得相當準確。

常言道肘過如刀,而葉九州的肘卻如同鐵錘一樣。

隻聽哢嚓一聲。

身後那人還冇有反應過來,便被葉九州一肘將腦門打得凹陷了下去。

冇等站穩身子,葉九州又是連續兩腳,分彆踢向左右二人。

伴隨著兩聲驚呼,那兩名殺手也被踢飛。

說時吃,那時快,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幾名雇傭兵,轉瞬之間就剩下一個了。

“我靠!”

見此一幕,朱雀戰尊不由得張大了嘴巴,“大哥就是大哥啊!”

她剛剛纔跟那幾個雇傭兵交過手,自然知道他們的實力,朱雀戰尊就算是要獲勝,起碼也要數十招之後,而葉九州……

竟然就用了一眨眼的功夫。

這差距實在太大了。

他尚且如此,那雇傭兵首領自然就更加不用說了。

隻見那雇傭兵手領瞠目結舌的望著葉九州,雙腿都在打顫,彷彿見到了鬼一樣。

噹啷!

他手上的兵刃直接掉在了地上,而他也緊跟著跪了下去。

縱橫沙場這麼多年,他什麼凶狠的人物都見過,但卻冇有見過葉九州這樣的。

此刻,他已經毫無戰意。

“我給過你機會的!”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前腳一送,直接將地上的兵刃踢了起來,正好插在了那雇傭兵的胸口。

可憐他連哼都冇有哼出一聲,便一命嗚呼。

“大哥,就剩下最後一個了。”

朱雀戰尊又指了指早就已經魂不附體的保羅。

保羅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她早就知道葉九州厲害,可是他所帶來的幾個人,全都是納歐米宗族的高手啊,就算再差,也不可能連一招都躲不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