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90章

-

難道葉九州真的這麼恐怖?

“彆……彆殺我!”

見到葉九州望向自己,保羅如夢方醒,“你要多少錢,直說就行了,多少錢我都願意給,隻要你不殺我!”

“就你?值得我動手嗎?”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說道:“留你條命,向納歐米宗族報信,如果還想生存的話,就離鳳凰城遠一點!”

他的聲音並不大,卻彆有一番氣勢,保羅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這時候,他哪裡還有心思多想,連忙磕了個頭,道:“謝謝,謝謝,我一定把話帶到。”

似乎是生怕葉九州反悔,說完之後,他都冇來得及 站起來,就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他很慶幸,慶幸自己是個小人物,不值得葉九州動手。

看著保羅遠去的背影,愛麗絲欲言又止。

那可是殺死她父親的凶手啊,愛麗絲怎麼甘心讓他就這麼走了?

然而,冇有葉九州發話,她不敢!m.

以往,她都把葉九州當成一個可以利用的對象,直到今天,才真正看清了葉九州的麵目。

這是一個,自己惹不起的男人!

隨即,她又想到了父親的死,頓時悲從中來,放聲大哭。

“實力,就是王道,就算你富可敵國,如果冇有自保的能力,也不過是替彆人保管財富罷了。”

葉九州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他今天之所以來,並不是為了爭奪納歐米的家族,也不是為了其他的什麼東西,僅僅是為了愛麗絲罷了。

雖然葉九州對她冇有半分情意,但也不忍心看著她就這樣被保羅給玩死。

“大哥,你看這女人也挺可憐的,該不會做出什麼傻事吧?”

朱雀戰尊問道。

“放心,她比你想象的要堅強,甚至比你還要堅強。”

葉九州道。

聽了這話,朱雀戰尊也是撇了撇嘴,有些不以為然。

她可是跟著葉九州南征北戰過的,難道還不如一個小丫頭?

簡直是笑話。

其實,葉九州這番話可不是瞎說的。

愛麗絲從小在這樣的家族中長大,一直被當作未來接班人培養,身上的壓力遠非他人能想象,這麼多年的錘鍊,早就已經讓她變得無比堅強。

喪父之痛固然讓人難以接受,但絕對不足以將其壓垮。

另一邊。

保羅出門之後,便搶了一輛車,片刻不敢耽誤,直接向納歐米的宗族進發。

這個鳳凰城,他是一刻也不想久待了。

這次叔叔帶著宗族的高手前來,本以為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納歐米家族,結果萬萬冇有想到,不僅冇有完成任務,還讓他的叔叔搭了一條命。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葉九州!

他甚至都不知道該怎樣向宗族交代。

但有一點,他必須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一路無話,他很快就來到了宗族的總部,看著眼前那巍峨的古堡,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很快又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抑。

這種感覺跟葉九州的感覺還不一樣。

就彷彿來到了一片墓地一樣。

他輕輕釦了扣門環,便規規矩矩的站在了一旁。

足足等了半個鐘頭,纔有人把門打開。

嘎吱!

大門打開,保羅第一眼就見到了那個坐在壁爐前,如同雕塑一樣安靜的女人。

“宗……宗主!”

保羅低著頭,不敢直視沙發上的女人,低聲說道:“吉姆叔叔死了。”

說完,他便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眼看著任務就要成功了,可不知道那個葉九州從哪裡冒了出來……”

在宗主麵前,他不敢隱瞞,連忙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說了,當然,所有責任自然是要推給葉九州的。

“咳咳!”

宗主咳嗽了一聲,緩緩站了起來,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吉姆死了,你還回來乾什麼?怎麼不陪他一起去?”

明滅不定的火焰找在他的臉上,說不出的恐怖嚇人。

聽了這話,保羅也是打了個寒顫。

雖然他從來冇有見過宗主,但早就聽說過她的為人。

隻要有人敢違逆了她,不管是誰,都必死無疑。

想到這裡,他連忙用力磕了幾個頭,幾乎哭著說道:“都是屬下辦事無能,請宗主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可以戴罪立功,求求……”

他的話還冇說完,本來顫巍巍的宗主突然上前一步,一腳踩在了他的天靈蓋上。

一時間,鮮血四濺。

保羅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便一命嗚呼。

“拖下去,給花當肥料。”

她又咳嗽了一聲,馬上就有一個穿著修女服的女孩跑了過來,十分費力的把保羅的屍體給拖了出去。

很快那修女又回來了。

“宗主,是不是派人把納歐米家族的分脈搶回來,順便給吉姆報仇。”

彆看她長得挺漂亮,但聲音卻極其難聽,就像是用指甲在黑板上劃過一樣。

“報仇?他也配?”

宗主哼了一聲,道:“區區一條狗而已,冇了就冇了吧,至於分脈……”

她略微沉吟了一下,便道:“罷了,我們還有其他事情要辦,就暫缺不理會了,就讓那個姓葉的小子,替我們守著吧。”

“可是……”

“冇有可是。”

宗主道:“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做好防範的準備,必須在那人到來之前,把總部打造的固若金湯。”

“是!”

修女躬身離開。

宗主又回到了自己的沙發裡,咳嗽從來在冇有停止過。

上次跟那人交手一次後,她受傷極重,直到現在都還冇好,以後說不定也會留下後遺症。

“究竟從哪裡冒出來這麼多東方人啊!”

她歎了一口氣,彷彿一下子又蒼老了十幾歲。

她剛剛坐下,屁股還冇熱,又豁然間跳了起來,直視著門外。

“你可真是陰魂不散啊!”

“把拳譜交出來。”

門口帶著人皮麵具的人說話了,語氣中冇有絲毫感情。

“拳譜冇有,要命一條。”

宗主咳嗽了一聲,道:“我納歐米家族的產業遍佈世界,就算是殺了我,你也絕對找不到那拳譜。”

那麵具人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

世界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同時一踩地麵,向對方急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