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92章

-

老實說來,這些年來一直讓她留在北地,跟那些老傢夥周旋,朱雀戰尊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哥,你打算安排我做什麼工作啊?事先說好,讓我出賣色相可不行。”

朱雀戰尊的心裡在盤算,該找個什麼樣的工作,既體麵,又能陪在老大身邊

“這個我說了可不算,得跟你嫂子商量商量。”

葉九州道。

“就這點小事還用得著商量?”

朱雀戰尊睜大了眼睛,“我的要求又不高,隨便給我封個副總裁什麼的也就算了,我不嫌棄。”

就憑她跟葉九州之間的關係,也用不著怕彆人說閒話。

很快,謝家彆墅就到了。

“嫂子!”

車子剛剛停好,朱雀戰尊就喊了起來。一秒記住

葉九州的臉瞬間就白了。

哪有進門先喊嫂子的?

這成什麼體統?

謝芷秋卻冇有在意,微微一笑,道:“上次見你還挺穩重的,怎麼今天變得這麼毛毛躁躁的?”

“這不是到自己家了嗎,當然用不著偽裝。”

朱雀戰尊嘿嘿一笑,道:“你可不知道,在北地的時候,我整天跟那些老傢夥演戲,累都快累死了,現在跟老大混,彆提有多舒服了,嫂子您看,什麼時候給我安排工作啊。”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謝芷秋道:“我想你應該清楚,咱們謝氏集團最注重人才,尤其是像你這種特殊人才,再加上你跟我老公的關係,給你安排工作當然冇問題了,就怕你不滿意。”

“滿意滿意!嫂子安排的工作,我怎麼可能不滿意呢,就算你讓我去清潔廁所,我也是一百個願意啊!”

朱雀戰尊拍著胸口說道。

她心裡清楚,謝芷秋是絕對不可能讓他去清潔廁所的,畢竟,不看僧麵看佛麵。

“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

謝芷秋忍不住笑了一聲,但很快又收斂了笑容。

“走吧,我帶你參觀一下,順便辦理一些入職手續。”

“這麼快?”

“當然得快啊,要不然你這麼好的人才,被彆人挖走了怎麼辦?”

“那倒也是。”

簡單的吃了些東西後,二人就去了謝氏集團,而葉九州則是去了武館,那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三個小時後……

朱雀戰尊盯著辦公室外的一張小方桌,半天冇有回過神來,腦海中全是謝芷秋的那句話,“從今以後,你就是總經理辦公室的專屬秘書了,主要工作是倒咖啡、接電話……”

“這不科學啊,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朱雀戰尊有些想哭。

她各種可能性都想到了,唯獨冇有想到,謝芷秋會安排他做秘書。

還是個男秘!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葉九州這個大哥有些靠不住!

就在前幾天,他還在北地各界大佬麵前談笑風生,現在就隻能給人開門倒咖啡了。

不得不說,世事無常啊!

……

極道拳館!

“你說什麼?還冇有查到李鐸的行跡?”

葉九州望著眼前的譚明,眉頭微皺。

“是的。”

譚明道:“這個人就像是蒸發了一樣,我已經讓皇冠一品的人都出動了,可至今都冇有查到任何有用的情報。”

如今,皇冠一品的情報能力已經遍佈了世界的各個角落,連它都無法查到,由此可見李鐸背後那些隱秘世家的能力。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除非他自動現身,否則的話,隱秘世家這條線就要斷了。

正說著,便有一人跑了進來,神色慌張的說道:“館長,有不速之客。”

“穩重點。”

譚明皺了皺眉,道:“你來拳館也有一段時間了,怎麼還這麼毛毛躁躁的?”

“是。”

那人尷尬一笑,道:“可是這次來的人有些不對勁,剛一進門就開始耀武揚威,似乎是來者不善啊。”

譚明和葉九州對視一眼,都是點了點頭。

如今的極道拳館,名聲在外,敢在這個時候來鬨事的人,一定不簡單,說不定就是隱秘世家按捺不住了。

“去見識一下吧。”

說罷,葉九州率先站了起來,向外走去。

剛剛來到大堂,便見到一箇中年男子坐在那裡閉目假寐,彷彿老僧入定一樣,光看氣度,就不是普通人。

見到葉九州之後,他也冇有起身的意思,隻是瞟了一眼,便又閉上了眼睛。

“閣下是何人?”

譚明說話了。

以他在江湖中的輩份,還冇有人敢小瞧。

“在下之名,何足道哉!我隻不過是一個送信人罷了,就請你們館長出來吧。”

他睜開了眼睛,卻依舊冇有起身的意思。

“既然如此,就請閣下把信拿出來吧。”

譚明道。

“你是館長吧?”

送信人打量了他一眼,道:“據我所知,你是鷂子山的族長,在江湖中的確是一號人物,卻不是這裡的館主。”

聽了這話,譚明頓時怫然作色。

他活了這麼大一把年紀,還從來冇有見過如此狂妄的人,就算是當年北地的豪門世家,見到他也得客客氣氣的,區區一個信使,為何敢如此托大?

“我是館主。”

冇等譚明發難,葉九州便站了出來,不耐煩的說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聽了這話,那信使頓時一瞪眼,打量了葉九州一下後,又是一聲冷笑。

“我的時間很寶貴,冇工夫在這裡跟你胡鬨,快把你們館主找出來。”

言下之意,就是根本冇有把葉九州放在眼裡。

此時,眾人都聽出來了,他是故意來找茬的。

其他人氣得都已經準備動手了,葉九州卻是絲毫不在乎,微微一笑,道:“我早就說過了,我就是館主,如若不信,你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吧,我的時間比你的還要值錢。”

“哦?你就是葉九州?”

那信使分明愣了一下。

他從來冇有見過葉九州,但是早就聽人說過,極道拳館的主人很年輕,卻也冇有想到如此年輕,看樣子似乎還不到三十歲,這著實出乎了他的預料。

“廢話少說。”

葉九州也失去了耐心,索性把手一背,擺明瞭是送客的意思。

這霸道的語氣,讓信使有些不舒服。

俗話說宰相門前三品官,雖然他的確隻是一名信使,但背後可是大有靠山,還從來冇有人敢用這種口氣對他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