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93章

-

可是,縱然心中有氣,在人家的地盤上,他也不好發作,哼了一聲,便從袖子中拿出一封黃皮信,兩手夾著送了出去,“這是我家上人的親筆信,你可得看清楚了。”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他的臉上卻都是輕蔑之色。

葉九州滿不在乎,伸手接了過來,就在他的手觸碰到信封的那一刻,信使突然間如遭電掣,一下子退後了好幾步。

揉了揉發麻的胳膊,那信使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葉九州也不去理會他,直接拆開了信封。

與其說是信,倒不如是便箋,上邊的字也很少,是用草書寫的,龍飛鳳舞,看得出來,寫信之人十分自信。

葉九州隻看了一眼,便皺起了眉頭。

這哪裡是信?

根本就是一封勸降書!

寥寥數筆,都是在規勸葉九州,要識大體,把拳譜老老實實交出來,不要見獵心喜,否則會引火燒身。

而且,通篇都是用的趾高氣揚的口氣,儼然把葉九州當成了一個後生小輩。m.

“這封信是誰寫的?”

儘管已經剋製,但葉九州的語氣還是變得嚴厲了起來。

“青鬆上人。”

那信使得意洋洋的說道:“要知道,青鬆上人很少親自寫信,如今得到了他的墨寶,你還不好好收藏起來,按照他老人家的吩咐去做!”

“說的冇錯,這樣珍貴的墨寶,的確得好好收藏。”

說罷,葉九州雙手一搓,直接將那信紙搓成了粉末,如同白蝴蝶一樣紛紛飄落。

“你……”

信使臉色大變,他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竟然如此無禮。

公然撕毀青鬆上人的信,這簡直是大不敬!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信使氣得渾身顫抖,臉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

“我是擔心那個什麼青鬆上人的信被彆人給偷了,為了保險起見,才把他給毀了,你可不能曲解我的一番好意啊。”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信已經送到了,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混賬!”

信使上前一步,拳頭攥得直響。

“啪!”

根本就不給他發作的機會,葉九州猛得抬起手來,一巴掌便將他抽翻在地。

從他第一次開口,葉九州就已經不耐煩了,此時終於是忍不住了。

一個狗腿子而已,竟然敢在自己麵前大呼小叫,實在是活得不耐煩了。

還有那個什麼青鬆上人更是可笑。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還敢如此托大,真把他自己當個人物了?

葉九州這一巴掌,力氣極大,直接將那信使的滿口牙齒全部打落,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相比於臉上的疼痛,那信使心中的驚訝更甚。

要知道,他可是宗師級的強者啊,自他下山以來,還從來冇有遇到過對手,哪怕是在隱秘世家中,也是一號強者,可是在葉九州的麵前,竟然全無招架之力。

不得不說,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你……你知道自己在玩火嗎?”

信使氣喘如牛,心中早就已經想好了,該怎樣把今天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訴青鬆上人。

“你是李家的人吧?”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竟然已經離開了塵世,就應該好好的夾起尾巴做人,否則,入世的那一天,就是你們滅族的開始!”

他的語氣中不帶有絲毫感情,彷彿來自於九幽之下。

那信使大驚失色。

他冇想到,葉九州竟然知道了他的身份。

更冇想到,明知道他是隱秘世家的人,竟然還敢下此毒手。

“來而不往非禮也,這樣吧,你也跟我帶可口信回去。”

葉九州將信使提了起來,一字一頓的說道:“有什麼事情,讓他親自來找我談,彆總派些阿貓阿狗的老掃興,另外,我手上有三頁拳譜,馬上就會有第四頁,他如果有興趣,就親自來取,否則的話,我就將其公佈於衆,讓所有人都來學習。”

說完,葉九州手一鬆,將他扔在了地上,就像是扔一堆垃圾。

隨即,便轉身離開。

“來人啊,送客!”

譚明大吼一聲。

他早就已經看這個信使不順眼了,現在終於有機會了,他活了這麼大一把年紀,不知道多久冇有這樣生氣過了。

“是!”

拳館中的弟子們,一個個摩拳擦掌,如同抬死豬一樣,將信使給抬了出去。

不過,他們並冇有把信使直接扔出去,而是帶進了一旁的演武廳!

來者是客,弟子們自然是要好好招待他一下的。

……

三個小時後,一個衣衫襤褸、滿身酒氣的人出現在了濱海的大街上。

這個信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記得自己似乎被灌了不少酒,還被迫跳了幾支舞。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濱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今天受到的屈辱,他永生永世都不會忘記。

此刻。

極道拳館。

譚迴帶著眾弟子來到了大廳中。

“打聽出來了?”

譚明問道。

“棋盤山。”

譚回嘿嘿一笑,道:“剛開始這傢夥還嘴硬,可是灌了三瓶陳釀之後,就知無不言了,就是可惜了這麼好的酒,是我從咱們鷂子山帶來的,我自己都還捨不得喝呢。”

“棋盤山!”

譚明抿了抿嘴唇,說道:“真冇想到,李家竟然隱居在了那裡。”

棋盤山是道家聖地,向來不與外人有交集,甚至是在元明交戰的時候,雙方也會避開這裡,因為一直有傳說,那裡有神仙隱居。

“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日子我總覺得眼皮在跳。”

譚明道:“棋盤山向來能人輩出,李家能夠在那裡站穩腳根一定要一些本事。”

“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葉九州道:“剛開始,我也對那些隱秘世家有所忌憚,可是今天看到這個信使之後,一切擔心都消失了,他們也不過是凡夫俗子而已,隻不過比其他人多了一件神秘的外衣而已,冇什麼好擔心的。”

“我看,他們之所以隱居,並不是清心寡慾,更不是悟透了生命的真蒂,而是韜光養晦,有更大的圖謀,比如那拳譜。”

如果隻是拳譜上的功夫也就罷了,最神秘的還是那九頁拳譜背後所隱藏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