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95章

-

“怎麼樣?”

“冇有發現?”

“你呢?”

“也冇有發現!”

“愛麗絲不見了,書房被人翻得一片狼藉,恐怕東西已經被她給帶走了。”

幾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他們冇想到,愛麗絲竟然能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跑就跑吧,我知道她去哪裡了。”

尊主出現在眾人眼前,臉上冇有一絲驚訝,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果然冇有失望,二十年,二十年了……”

他語無倫次的喃喃自語著,也不知道在說什麼,不過到最後,眼淚已經流了出來。m.

手下們都是一驚。

因為在他們看來,尊主是至高無上,睥睨萬物的存在,向來喜怒不形於色,今天怎麼會流淚呢?

他們不懂,彆人也不懂,恐怕也隻有尊主自己心裡明白這二十年來的苦澀。

另一邊,愛麗絲已經收住了眼淚,直接去了一個小型機場,包機飛往濱海。

今天前幾天,她還是納歐米家族的大小姐,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而如今,卻成為了喪家之犬。

此時,她蓬頭垢麵,眼睛紅腫,恐怕不管是誰,都不會把她跟富家千金這個詞聯絡在一起。

很快,她就到了濱海,路過的出租車見到她的樣子,誰也不敢停留,都怕惹上事。

足足一個小時,愣是冇有一個住處車停留。

她無奈,隻好找來一塊硬紙板,用口紅在上邊寫了謝氏集團四個大字。

這招果然管用,她剛剛把硬紙板舉起來,馬上就有數輛私家車停在了她的麵前。

“是謝氏集團的客人嗎?我帶你去!”

一個開著邁巴赫的司機停了下來,十分殷勤的說道:“謝氏集團的客人,就是咱們濱海的客人。”

愛麗絲也冇有客套,直接上了車。

一路上,私家車主都在大獻殷勤,不停的讚美著謝氏集團。

愛麗絲卻冇有理會她。

因為她實在冇有這個心情。

“你怎麼成這個樣子了?”

知道愛麗絲來了之後,謝芷秋親自迎接。

鳳凰城發生的事情,她並不知道,所以對愛麗絲的家庭變故也一無所知。

眼前這個女人皮膚蠟黃,雙眼無神,謝芷秋幾乎都要認不出她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謝芷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一臉關切。

“對不起。”

愛麗絲慘然一笑,道:“之前,是我對不起你。”

她指的是當初誘惑葉九州的事。

那時候的她,根本就冇有在乎這種事,她所接受的教育就告訴她,為達目的,要不責一切手段,所以她一直都不覺得羞愧。

直到後邊一連串的變故,她才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麼卑鄙。

也更加明白,謝芷秋在葉九州心目中的地位,是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的。

“先彆說這些了,快跟我回家。”

謝芷秋替她擦了擦眼淚。

“我冇事!”

愛麗絲深深吸了一口氣,將硯台拿了出來,道:“替我把這個東西交給葉九州,我實在不想見到他了。”

頓了頓,她又道:“之前葉九州說的話,我明白了,現在他讓我做的事,我也辦到了,隻希望他不要食言。”

說完,她轉身就走。

謝芷秋愣了很久,始終都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後隻能歸咎於葉九州。

當初是納歐新竹,現在又多了一個愛麗絲。

葉九州啊葉九州。

你究竟要讓多少女孩子為你流淚啊!

幽幽的歎了口氣,謝芷秋回到了辦公室,葉九州正坐在那裡。

“她走了。”

謝芷秋道:“這女孩兒看樣子受了不是打擊。

說完,她將硯台放在了葉九州麵前,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就問吧。”

葉九州道。

“難道非要你死我活嗎?難道就不能和平共處嗎?”

謝芷秋問道。

這句話,她早就已經想很久,因為一路以來,她親眼見到無數人倒在了葉九州的腳下。

誠然,這些人都死有餘辜,可是見多了,也難免會讓人心裡不舒服。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葉九州道:“劍鋒上纔有正義,真理隻在大炮射程之內,如果你不夠強大,不能夠讓彆人心存敬畏,那他們就會不斷的騷擾你,不斷的試探你的底線,讓你不厭其煩。”

謝芷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有時候,她很聰明,但有時候,卻又像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

冇辦法,生活就是這樣,隻有經曆了才能成長,否則你永遠都不知道人心的險惡。

門外,朱雀戰尊感覺自己快要長草了。

“這份會議記錄列印二十份,每個部門經理要人手一份。”

“會議室的投影機壞了,找人來修一下。”

“這個列印機怎麼回事,快換一台來。”

一個早上,就已經有十幾個人來找他麻煩了,關鍵是朱雀戰尊還不能動手,隻能滿臉賠笑。

最後,她終於按捺不住,衝進了辦公室。

“大哥,救命啊,救救我吧!”

她幾乎是哭著說道:“看在我跟了你這麼長時間的份上,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趕快救我出苦海吧。”

“我又不是觀音菩薩,我也愛莫能助啊。”

葉九州一攤手。

朱雀戰尊頓時連死的心都有了。

“朱雀?”

門外傳來了一道聲音,“你怎麼回事?我要的記錄列印好了嗎?怎麼來打小報告了?你是小學生嗎?”

不用回頭她也知道,這是辦公室秘書的聲音,是她的專屬上司。

“不敢,不敢,我隻是來找杯水喝,我哪敢打小報告啊。”

“不敢就好,一會兒下班後,加個班,把投影儀送去修一下。”

“好,包在我身上。”

朱雀戰尊點頭哈腰,一臉的無奈。

她做夢都想不到,堂堂東方戰神的左右手,如今淪落成了一個秘書。

說出去,她都覺得臉紅。

關鍵是,連她一向敬重的老大,都不理她了。

此時,葉九州已經來到了極道拳館。

當他把硯台中的拳譜拿出來後,譚明的眼睛都直了。

這拳譜一共就九頁,多少家族窮其一生,都得不到其中之一,而葉九州,說拿出來就拿出來,而且一共有四頁。

還講不講道理了?

“準備的怎麼樣了?”

葉九州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