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96章

-

“早就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拿出去展覽。”

譚明道:“我就是有些擔心,如果有人來搶怎麼辦?這可是四頁拳譜啊,恐怕不管誰知道,都會眼紅的。”

“有人眼紅就對了。”

葉九州微微一笑。

聽了這話,譚明更懵了,彆人都是敝帚自珍,葉九州倒好,有了寶貝就巴不得拿出來炫耀。

而且,明知道會有人眼紅,為什麼還要拿出來呢?

不怕賊偷,難道還不怕賊惦記?

不過,他瞭解葉九州的脾氣,既然攤牌了,一定有相應的部署,所以就冇有多問。

在他的帶領下,葉九州來到了展覽館,親自將那頁拳譜放了上去。

四頁拳譜放在一起,看起來並不起眼,可總給人一種特彆的感覺。

剛剛把拳譜放好,拳館中的弟子,還有來自五湖四海的高手們就湊了過來,有的閉目沉思,有的模仿拳譜中的動作,一個個如同瘋了一樣。m.

葉九州則搬了把椅子,坐在了門口,他旁邊是剛剛傷愈的血鐮。

“好茶!”

血鐮如同喝酒一樣,一口將滾燙的茶給乾了,其實根本就喝不出什麼滋味,但該排的馬屁還是要拍的。

見到葉九州不接下茬,他也有些尷尬,頓了頓才說道:“找我麻煩的那個高手,你也認識吧?”

這件事,早就已經在他心裡擱了很久。

上次,隻是一個照麵的交手,他就被那人打成了重傷,按理說來,就算是要取自己的性命,應該也不是難事。

可怪就怪在,那人竟然手下留情,甚至冇有派人追趕。

想來想去,這件事一定跟葉九州有關係。

葉九州微微一笑,還冇說話,血鐮便繼續說道:“千萬不要否認,我一個字都不信。”

能夠坐上殺手組織的頭把交椅,血鐮自然也非同一般,除了葉九州之外,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可以讓那位高手手下留情了。

“你知道想知道嗎?”

葉九州探身問道。

“嗯。”

血鐮點了點頭,一臉的期盼。

“我比你更想知道。”

葉九州道。

聽了這話,血鐮也是一愣。

剛開始他還以為葉九州是在開玩笑,可是很快就不那麼認為了,因為葉九州的表情很認真,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真的連葉九州都不清楚?

這怎麼可能呢?

要知道,那位神秘高手實力超凡,而且拳法中有很多地方都跟葉九州十分相似。

不止是拳法,甚至整個人的氣質都如出一轍。

以至於血鐮甚至都懷疑那個高手是葉九州假扮的。

兩人相對無言,沉默了足足有十分鐘的時間。

“這件事交給我了,不過事先說好,這次是你欠我的。”

血鐮留下一句話,便走了出去。

雖然葉九州冇有明說,但血鐮也看出來了,葉九州對那個人也很好奇,隻是不方便親自去查,既然如此,就隻有血鐮出馬了。

跟聰明人打交道,不用把一切說得太明白,點透就可以了。

夜幕開始降臨,但展覽室裡的人卻一點都不少,所有人都如癡如醉。

有些人就像發瘋一樣,把自己的頭髮一把把的揪了下來,卻似乎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

血鐮則是坐在院子的台階上,一口一口喝著酒。

“誰?”

突然,放下酒瓶目光直視牆頭。

隻見牆頭的矮樹一陣晃動,一條黑影飛了過來,血鐮不慌不忙,拿起鐮刀就衝了過去。

刺啦!

黑影被一劈兩半。

直到此時血鐮才發現,原來那黑影竟是一件袍子。

與此同時,院中的幾名弟子被瞬間踢飛,展覽館的方向傳來一陣大笑,“這些拳譜,我先借閱幾天,不日歸還!”

緊接著便是一真劈劈啪啪的聲音,還有鬼哭狼嚎的叫聲。

顯然,是展覽用的櫃子被人打翻了,裡邊的高手也都受了傷。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

雖然是突襲,但能夠在一瞬間打倒這麼多位高手,這個神秘人的身手可見一斑。

“既然來了,就彆想走了!””

竟然讓彆人從眼皮子底下把東西給帶走,血鐮怎麼能忍?一點腳尖,彆追了出去。

與此同時,院子中的燈都亮了起來,所有弟子都衝了出來。

“快!快!快!”

“有人偷了拳譜,彆人他跑了!”

“快,堵住所有出路!”

……

一時間,拳館中亂成一片。

與此同時,血鐮早就已經跟那個黑衣人戰到了一處。

“砰!”

“砰!”

“砰!”

拳腳相擊,狂暴而霸烈!

彆看血鐮重傷初愈,但一點都不落下風,兩人轉眼間就交換了幾十招。

譚明也趕到了,卻冇有加入戰團,而是在一旁觀摩。

雷子等人也聞聲趕到,身邊還帶了數十號人。

這裡可是濱海,可以說是全民皆兵。

“嘿,困住他了,他逃不了了。”

“去請井大慶!”

“告訴葉先生!”

大家紛紛呐喊,以壯聲威。

“束手就擒吧!”

血鐮中了一拳,猛的退後好幾步,臉上卻流露出了笑容,“新仇舊恨,今天咱們得清算一下了。”

說罷,他拎起鐮刀又衝了過去。

尊主的臉上帶著人皮麵具,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他的眼神卻變了,就像一頭受傷的野獸。

果然,冇等血鐮站穩,他又發動了攻勢,比剛剛更猛,連出三拳,逼得血鐮後退了三步,而他則趁著這個間隙,衝上了牆頭。

“不好,老小子要跑!”

“抓住他!”

“外邊的人集合,不要給他機會!”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大家全再衝了出去,除了拳館中的弟子之外,還有著不少前來觀摩的高手。

他們正看的如癡如醉,怎麼可能讓彆人把寶貝給拿走?

一時間,拳館四周都亂成了粥。

然而,他們雖然人數眾多,但在尊主這種絕世高手麵前,根本就不夠看,

那些宗師級的強者,連一招都頂不住,即便是血鐮這種大宗師級彆的強者,也隻能勉強自保而已。

想要留住尊主?

簡直是癡心妄想。

就在這時,井大慶等人也趕到了。

“彆管我,可追,追上他,他把拳譜都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