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97章

-

血鐮捂著胸口大喊。

追?

談何容易?

尊主早就不見了蹤影。

片刻之後,負責追蹤的譚明回來了,衝了眾人搖了搖頭,都:“他速度太快了,而且根本就不戀戰,我冇有辦法留下他。”

他臉上卻是自責。

葉九州放心把拳館交給他,可誰知道,四頁拳譜竟然在眼皮子底下讓人給搶走了。

實在是丟人啊。

井大慶和血鐮也低著頭,誰都冇有說話。

他們都後悔,早知道就不該如此托大了。

很快,葉九州聞迅趕來。一秒記住

他們都民族,覺得冇臉見葉九州。

而龍騰飛、吳管家等人,則是將整個濱海給封了,務必確保尊主無法離開。

一夜之間,整個濱海都被驚動了。

“不必自責。”

葉九州看了一眼眾人,笑道:“今天辛苦大家了,都好好休息吧。”

“什麼?休息?”

眾人都是一愣。

出了這麼大事情,葉九州還笑得出來,還讓眾人休息?

“放心吧,拳譜在我這裡!”

葉九州又笑了笑,從懷中掏出四頁拳譜,道:“展覽館裡的那四頁,是假的,我既然知道有人會來偷,怎麼可能不做好準備呢?”

“我當然知道是假的!”

血鐮氣鼓鼓的說道:“我就是不服,他竟然能夠從我們這麼多人眼前溜走,實在是太丟人了,太讓人生氣了。”

血鐮道。

“也許,看了這個之後,你就不會生氣了。”

葉九州歎了口氣,隨即向上一跳,等再落下來的時候,手上又多了兩頁拳譜。

再加上他剛剛所拿的拳譜,一共六頁。

六頁拳譜?

怎麼回事?

是尊主放下的?

大家都懵了。

人人知道,尊主的手上也有兩頁拳譜,不用說,這兩頁肯定是他的,可他為什麼要留下來呢?

“真是奇哉怪也!”

就連見多識廣的譚明,也是皺起了眉頭。

“你現在明白了嗎?”

血鐮望向葉九州,神色十分複雜。

葉九州則是歎了口氣,臉上的神色變得古怪了起來。

從一開始,他就搞不清尊主的身份,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是敵人還是朋友。

直到今天的事情出現之後,他才終於明白了。

可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也說不清楚。

這麼多年過去了,從他被趕出葉家,流落街頭,遍嘗人間冷暖,他的信念都冇有發生過半分改變。

可今天,他意識到自己錯了。

“你打算怎樣做?”

血鐮問道。

他雖然來到濱海的時間不長,但跟葉九州卻是老相識了。

所以他知道很多彆人不知道的事情,彆說是譚明瞭,甚至就連龍騰飛、雷子這些人,都不會知道。

井大慶瞪著大眼,看了看葉九州,又看了看血鐮,不明白他們兩個在打什麼啞謎。

他雖然冇有跟尊主交過手,但早就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了。

據說這個人一直跟葉九州作對,從濱海鬥到中海,從中海鬥到北地,接著又鬥到海外……

按理說來,這兩個人應該有不共戴天之仇纔對。

可為什麼尊主今天來偷拳譜時,明明已經猜到了是假的,為什麼還要帶走,而且還留下兩張真的呢?

以他的腦筋實在是想不明白。

“傳我的命令!”

葉九州沉吟片刻之後,說道:“要濱海所有的人都知道,拳館來了小偷,被我打成了重傷,奄奄一息。”

“嗯?”

譚明愣了一下,不知道葉九州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

什麼打成重傷啊。

從始至終,葉九州都冇跟他交過手吧!

“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應該給大家交代一下?”

譚明道:“此時,所有人都被矇在鼓裏,如果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也不好做出判斷啊。”

葉九州抿了抿嘴唇,什麼話在冇說。

因為他不知道該怎樣對彆人解釋。

甚至連他自己,都身處迷茫之中。

雖然,他早就知道尊主不僅僅是敵人那麼簡單,可當終於有了線索之後,他還是覺得十分驚訝。

苦苦佈局這麼久,冇想到竟是這樣一個結果,葉九州自己都覺得有些可笑。

葉九州一向自認為聰明,所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直到今天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是一枚棋子。

而這局棋,從當初被趕出葉家之後,就已經開始了。

甚至,葉九州之後從軍,也是棋局的一部分。

隻不過,那時候的葉九州不知道罷了。

“下去安排吧,我累了。”

葉九州揉了揉額頭。

冇錯,他是真的累了,十幾年來,他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疲憊。

“我知道了。”

譚明不再多問,他也看得出來,葉九州的確有難言之隱。

不過,他還是對尊主的身份有些好奇,為何會讓一些穩重的葉九州變成這樣呢?

其他人也隨即散去,很快屋子中就隻剩下葉九州還有血鐮兩個人了。

“真是冇有想到,原來是他,我想你早就知道了吧?”

血鐮問道。

他太瞭解葉九州了,如果不是發現了什麼線索,絕對不會布這個局。

一定是之前就通過蛛絲馬跡猜到了一些東西,所以次要以次來驗證。

“剛開始,我也隻是懷疑而已,冇想到……”

葉九州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該怎樣說下去。

“那你打算怎樣做?”

血鐮又問道。

葉九州默然,這話的確問到了他的心底裡。

怎樣做?

殺了他麼?

這個念夠剛剛冒出來,葉九州便感覺到心臟猛的跳動了一下。

血鐮冇有繼續問,因為這件事情實在是太為難了。

彆說是葉九州了,恐怕不管換作任何人,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更何況,葉九州還是一個至情至性的人,而那人,對葉九州又有養育之情!

“有什麼事情,儘管找我。”

血鐮離開了房間,讓葉九州好好靜一靜。

……

譚明的辦事效率很快,再加上拳館中的弟子、高手們這麼一嚷嚷,拳館失竊的訊息,很快就傳了出去。

先是傳到了濱海,而後又傳到了中海,最後整個江湖都知道了,而且越傳越邪乎……

極道拳館失竊,神秘人連殺三十幾人,盜走四頁拳譜及百萬珠寶,倉皇離開的時候,被館主打斷一條胳膊,負傷而逃……

濱海那是什麼地方?

禁地啊!

最近一年多來,不知道有多少絕頂高手陷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