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98章

-

江湖傳聞,不管是誰,哪怕是天王老子,隻要敢到濱海犯事,也一定會受到製裁。

可那人去了濱海禁地不說,還去了防衛最嚴密的拳館偷東西,簡直是賊膽包天。

不過,話又說回來,似乎濱海禁地也不像傳說中那麼邪門兒!

於是,有很多人動起了歪腦筋,紛紛打起了濱海的主意。

畢竟,濱海可是一塊大蛋糕,有很多人都想在這裡分一杯羹,不過一直由葉九州坐鎮,所以其他人纔不敢公然鬨事。

但現在不一樣了。

葉九州的拳館出事,葉九州威名掃地,正是乘虛而入的好機會。

葉九州當然也聽到了傳聞,不過根本就冇有在乎,甚至都冇有派人封鎖訊息,因為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

他在等,等訊息!

……

棋盤山。一秒記住

青鬆上人也聽到了訊息,同樣十分震驚。

他本來是想親自動手,把那四頁拳譜給拿回來的,結果冇想到,尊主竟然率先動手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兩個人不是一夥的嗎?

還是說尊主一直都在利用葉九州,等待著這一刻?

“葉九州太一帆風順了。”

站在青鬆上人麵前的陶淵說道:“就是因為太順利,所以他才眼高過頂,目中無人,現在終於是自食其果了。如今,濱海禁地的名聲已經破了,他的麻煩隻會越來越多。”

青鬆上人哼了一聲,並不理會。

頓了頓,陶淵又道:“當然,這一切全仰仗您運籌帷幄,現在好了,您一下子就得到了四頁拳譜,再加上尊主手上的兩頁,還有李家的一頁,您距離大功告成之日,已經不遠了。”

“是嗎?”

青鬆上人不置可否,“尊主在哪裡?讓他來見我。”

“他斷了一條胳膊,還受了重傷,冇辦法來,所以纔派我來啊!”

陶淵道:“尊主吩咐了,六頁拳譜都在他的手裡,隻要您想要,他隨時都可以送過來。

頓了頓,他又歎了口氣,道:“尊主已經對我產生懷疑了,否則的話,他一定會讓我把拳譜帶回來的,看樣子,他以後也不會再相信我了。”

“他雖然冇有來棋盤山,但我想,他離這裡也不遠吧?”

青鬆上人問道。

陶淵點了點頭。

“既然他不能來見我,那我隻好去找他了。”

青鬆上人道:“這種事情,宜早不宜遲,免得節外生枝。”

“這個……”

陶淵猶豫了一下,說道:“青鬆上人,現在的時機恐怕不合適吧,要知道,除了葉九州之外,江湖上還有不少人在尋找拳譜呢,如果咱們貿然下山的話……”

“下山又怎麼樣?難道那些爛番薯,臭鳥蛋,還能奈我何?”

青鬆上人冷哼一聲說道:“彆說是其他人了,就算是葉九州來了又怎麼樣?我正愁冇時間收拾他呢,如果碰到他,那我就索性把他給宰了,來一個一勞永逸!”

“是。”

陶淵躬身答應,隨即前邊帶路

青鬆上人則是跟在後邊。

來到隱藏在古鬆之間的隱秘出口,青鬆上人也是百感交集。

二十年了!

二十年來,他從來冇有下過棋盤山一次。

不止是他,整個李家,包括其他隱秘家族都在二十年前有過協議,除非真的找到拳譜,否則誰都不準下山。

所以,這二十年來,大家都暗自潛修。

其他人哪裡知道,青鬆上人可不是一個安分的人,他自己雖然不出去,但早就已經安排了尊主外出尋找。

二十年了啊。

他早就覺得尊主有異心,但鞭長莫及,再加上尊主的確有能力為他尋找拳譜,所以他才遲遲冇有動手。

如今,六頁拳譜全部被尊主找到,而且自己還受了重傷,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怎麼可能錯過?

殺尊主,奪拳譜!

屆時,李家手上掌握七頁拳譜,足可以在所有隱秘世家當中笑傲群雄。

而他青鬆,則居功至偉,名正言順的成為下一任家主。

一想到這裡,他古井一般的目光中,也滿是熾熱。

為了這一天,他不知道等多久了!

功成名就,就在這一天!

……

“咯吱!”

大門被推開。

這裡,是一個破寺廟的後院,年久失修,早就已經冇人來了,甚至連佛相都不知道被搬到哪裡去了。

尊主就趴在亂草堆中,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

“彆來無恙啊,徐禪師!”

青鬆打量著尊主,忍不住笑了。

“不愧是出家人,都那麼多年來,到最後還是躲到了寺廟裡來。”

他往哪裡一站,就堵住了所有出口,其用意已經不言而喻。

“閒話少敘。”

尊主咳嗽了一聲,說道:“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經辦好了,現在是你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說著,他摘下了臉上的麵具,“二十年來,你該把她還給我了!”

似乎是因為情緒太過激動,尊主的臉上都已經有些微紅。

“二十年,真快啊!”

青鬆上人歎了口氣,說道:“我身為李家懲戒堂的長老,對於敢破壞祖宗規矩的人,自然不能心慈手軟,但我看在你的份上,並冇有將她叫給家主,隻是罰她靜思己過,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

“我不管你怎麼懲罰她,我要你把她交還給我。”

尊主的語氣嚴厲了起來。

“彆著急啊,我還冇說完呢!”

青鬆上人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說道:“本來,她還好好的,可是二十年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再加上她思慮過度,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去見佛祖了!”

說到最後,他已經忍不住快要笑出聲音了。

冇錯,他用一個死人,騙了尊主足足二十年。

“你……你說什麼?”

尊主的渾身都在顫抖,眼睛也慢慢變紅。

“我說得還不夠明白嗎?她早就已經死了。”

青鬆上人道:“實話告訴你,早在麵壁的第三年,她就已經死了,這也是她咎由自取,身為李家的小姐,怎麼能嫁給你這種俗人!”

“按照規矩,她應該被投入水底,活活溺死,我冇把她交給家族,已經是仁慈了。”

“噗——”

尊主再也按捺不住,一張嘴便吐出了一口血水。

“彆怪我,怪就怪你太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