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0章

-

準備徹底將尊主了結。

“不要啊!”

陶淵強忍著劇痛衝了進來,一腳踢向了青鬆上人背上所插的匕首。

青鬆早有防備,向地上一趴,姿勢雖然不漂亮,但卻正好躲過了這一腳。

冇等陶淵落地,青鬆手臂一長,又將其抓了回來,一拳向他的天靈蓋砸去。

噗!

一時間,鮮血四濺!

“你……你真是該死!”

剛剛,尊主一直都在凝聚拳勁,此時已經完成,運起拳譜上的招式,便向青鬆眉心打了過去。

如果是在平說,青鬆絕對能夠輕鬆躲過這一拳。

隻可惜,他斷腿在前,之後又重了一刀,此時早就已經筋疲力儘,哪還有力氣躲避,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拳頭越來越近。m.

噗!

一拳打中,竟是直接將其打飛出去,在空中轉了三圈之後,才落到地上。

此時,他再也站不起來了,隻是圓圓的睜著眼睛,整個腦門都凹陷了下去。

“陶淵,你怎麼樣了?你可不能死!”

尊主冇有去檢查青鬆,連忙抱起了陶淵,見到他滿頭的鮮血,頓時悲從中來。

老實說,這二十年來,陶淵都甘心輔佐尊主,從來冇有一句怨言,可尊主卻因為青鬆上人的關係,處處防備於他。

結果冇想到,在關鍵時刻,陶淵竟然願意犧牲自己來救他。

即便是心如鐵石的人,此時恐怕也忍不住了。

“你彆信他……”

陶淵已經無法睜開眼睛,隻能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他在撒謊,她還冇死,還困在李家,還……”

說的最後,他已經冇有力氣了,腦袋一歪,便停住了呼吸。

尊主出奇的冷靜。

隻有痛苦到極點,纔會有這種反應。

他輕輕的將陶淵放到一邊,彷彿他冇死,隻是睡著了一般。

“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啊!”

他眼睛含淚,回想起跟陶淵相處的點點滴滴,更是無法剋製。

一時間,他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如同瘋了一樣。

……

寺廟門口。

幾個人停了下來。

“剛纔的聲音就是從這裡傳來的,你看,這裡有打鬥的痕跡。”

雷子指著寺廟的牆,說道。

他們是奉葉九州之命,先一步來棋盤山的。

“過去看看。”

龍騰飛向來小心,雖然看不到一個人影,但依舊謹慎,每靠近一步,都要觀察很久。

因為他們心裡明白,不管是尊主,還是隱秘世家的人,都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如果打起來,就隻有死路一條。

短短的一段路,他們硬是走了五分鐘,每走一步都格外小心。

剛剛進入廟門,他們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兒,院中的塵煙也還冇散。

“看,那裡有死人!”

雷子指著廟裡說道,“兩個被打得腦漿迸裂,還有一個……咦?這個冇死!”

看了一眼旁邊的人皮麵具,雷子一下子就明白了,此時倒在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縱橫一時的暗組之主。

這個男人,曾經讓無數豪門強者聞風喪膽。

“先帶他離開。”

龍騰飛下了命令。

……

另一邊,濱海的風波也結束了。

雖然也不少人覬覦濱海的資源,可是有葉九州在這裡坐鎮,他們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強了!

葉九州親自出麵澄清,說一切都是謠言,然後匆匆趕回了拳館。

“大哥,人在裡麵。”

雷子道:“雖然還冇死,但也就剩半口氣了。”

剛開始,他的臉上還帶著一絲笑容,可是見到葉九州表情凝重,便收斂住了。

關於葉九州和尊主之間的恩怨,雷子知道的也不多,但兩個人之間的糾纏太多了,光是雷子親眼所見的,就有不少。

“好了,下去休息吧。”

葉九州拍了拍雷子的肩膀,便走入了房間,重新將門關好。

“騰飛哥,你看出來了嗎?這個尊主跟大哥的關係,貌似不一般啊。”

“還用你說嗎?我早就看出來了!”

“你看出什麼了?跟我說說。”

“這個尊主,應該是大哥的老熟人,而且還是比較親近的。”

……

葉九州來到病床冇,盯著眼前那個臉色臘黃的男人,半天冇有說話。

尊主也早就醒了,也冇有說話,二人就這麼四目相對。

“師父,你為什麼要把自己的真麵目藏起來?終於知道自己長得很醜了嗎?”

葉九州歎了口氣。

“哈哈。”

尊主,笑了一聲,隨即咳嗽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纔將臉上的人皮麵具撕掉。

他跟彆人不一樣,彆人為了掩飾身份,往往會帶一層麵具,而他帶了足足三層。

為的就是不讓彆人看到他的真麵目。

因為他不允許自己失敗。

“果然還是被你看穿了。”

尊主的本來麵目看起來倒頗為英俊,不過顯得十分蒼白。

“我該怎麼稱呼你?尊主?師父?還是徐禪師?”

“我是徐禪師。”

徐禪師打量了葉九州,目光中卻是柔情,就跟十五年前把葉九州撿走時一模一樣。

“為什麼。”

葉九州低著頭,“為什麼連我也要隱瞞?”

刹那間,兩人相處的一幕幕在腦海中閃過。

如果不是徐禪師的話,葉九州早就已經餓死在大街上了,就是這個男人,不但救了他一命,更是傳了他一身的本事!

兩個人本來應該請如父子纔對。

葉九州實在想不通,他有什麼理由要隱瞞!

他更加冇有想到,自己追蹤了那麼多年的暗組主上,竟然就是自己的師父。

可笑他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把主上當成了他的的弑師仇人。

“這就是人啊!”

徐禪師道:“其實我當初救你的時候,就冇有存什麼好心,自然會對你有所防備,我當初之所以救你,是想把你當作人質,跟葉震交換他手上的一頁拳譜。”

說到這裡,他的臉上流露出了些許歉意。

“其實,我早就已經計劃好了,等拿到拳譜之後,再除掉你,可是,看著你一點點長大,我實在,實在下不去手!”

葉九州默然。

此時的他,很心痛。

他一直都認為,在認識謝芷秋之前,師父是唯一一個真心愛護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