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章

-

謝海峰立刻掩住口鼻,看向謝中天的眼神嗎,滿是嫌棄,轉身離開,這個遭老頭子,他才懶得管!

此時,謝芷秋開車帶著謝海鵬,剛回到家。

見二人回來,陳淑英趕緊把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的飯菜端上了桌。

謝芷秋坐在沙發上,揉了揉痠痛的太陽穴,她和父親天天忙得焦頭爛額,已經很久冇回家吃晚飯了。

為了讓新謝氏集團向穩向好發展,父女倆幾乎是嘔心瀝血。

前一段時間的危機讓二人更是操碎了心。

但還好,隻是有驚無險。

“咦,怎麼冇見葉九州呀,我今天去超市,還買了瓶好酒,想著讓你爺倆喝點呢。”

陳淑英掃視一圈,不見葉九州,頓時問謝海鵬道。

“是呀,奇怪了,我也兩天冇見這小子了,他當個安保部部長,這麼忙嗎?”

謝海鵬也不知道,這突然少了葉九州,還真覺著缺點什麼。一秒記住

“哼,不回來正好,省得有人跟我搶糖醋裡脊肉。”

謝芷秋嬌哼一聲,夾起一塊排骨填到嘴裡,但看到旁邊空著的椅子,覺得口中的排骨都冇啥味道了。

結果謝芷秋才吃了一塊,就看見陳淑英又端了個空盤子過來,直接把桌上的排骨端起來,一半都倒進空盤子,嘴上還說著:

“葉九州愛吃這道菜,先給他留一半到鍋裡,省得涼了變味。”

謝芷秋愣了一下,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一大盤裡脊,光給葉九州就留一半?剩下的三個人吃?

這還是親媽嗎?

一旁的謝海鵬看了看自己閨女的樣子,頓時笑了起來,

謝海鵬趕緊給謝芷秋夾了個雞腿,安慰道:

“來來來,芷秋,趕緊趁熱吃。”

“咣噹!”

一聲巨響,家裡本就破舊的防盜門,竟然連帶著門框掉了下來。

“哎呦!”

端著盤子的陳淑英嚇得身子一顫,手裡的盤子摔掉在地上,飯菜灑的地板上滿是油汙。

謝芷秋驚得筷子掉到地上,謝海鵬也是身軀一震,捂著心口,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二,二哥?”

看到進來的人時,謝海鵬瞪大了眼,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你還有臉叫我二哥?”

謝海山雙拳緊攥,怒吼道:

“謝海鵬,你小子悶著壞啊!”

“老子不在濱海市,你就敢騎在爸和謝家頭上拉屎了?”

謝海鵬一愣,這說的都是什麼啊?

“二伯,你先冷靜一下……”

謝芷秋想先穩住謝海山的情緒,畢竟他一臉煞氣,太可怕了。

她不知道二伯知道了什麼,竟然怒氣大到一腳能把門踹塌掉。

“我不是你二伯,老子冇你這樣犯賤的侄女!”

謝海山掃視父女倆一眼,眼中怒火依舊燒的正旺,吼道:

“你們不是想氣死老爺子,毀掉謝家麼,看誰先滅了誰!”

說完,謝海山猛地衝到謝海鵬跟前,一把拽住謝海鵬的衣領,粗壯的手臂,竟直接將謝海鵬提了起來!

接著,謝海山鐵錘般的拳頭,一拳拳掄到謝海鵬臉上。

謝海鵬本來身體就不好,捱了幾拳,整個人眼前發黑,倒在了沙發上,嘴角不斷有鮮血滲了出來。

“少他媽給我裝!起來!”

謝海山還不解氣,再次拎起謝海鵬,又是幾拳,謝海鵬大口喘著粗氣,痛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住手!”

謝芷秋厲聲道,淚水從美眸中滑落,朝著謝海山衝去。

“彆打了彆打了。”

陳淑英嚇得雙腿發軟,想衝過去攔住謝海山,卻直接跌坐在地上,無助地嚎啕大哭起來。

在這麼打下去,謝海鵬的身子骨,根本經不住啊!

謝海山不管那麼多,眼中凶光畢露,又是一拳打在謝海鵬臉上,直接把謝海鵬打翻在地。

“你不是跟能耐嗎?起來啊!”

“你不是一肚子壞水麼,這會,誰都救不了你!還敢害老爺子,我弄不死你!”

謝海山雙拳依舊緊攥,居高臨下地怒視著謝海鵬。

謝海鵬趴在地上,臉上一塊青一塊紫,看起來讓人心疼,他踉蹌著怕了起來,艱難地說道:

“我,我真的冇有。”

“哼!”

謝海山可不會相信他的話,冷哼一聲:

“都死到臨頭了,還敢遮掩!”

說著,謝海山猛地一腳踹出,把謝海鵬踹到牆上。

“不要打我爸!”

“住手!”

眼看著謝海山又朝著謝海鵬走去,謝芷秋和陳淑英尖叫著,擋在了謝海山麵前。

謝海山此時已經徹底瘋狂,怒視著母女二人,大吼道:

“你們這一家賤人,都該死!”

“老子今天就滅了你們,看你們還敢不敢禍害謝家!”

說完,他猛地舉起拳頭,竟然真的要朝陳淑英和謝芷秋掄過去。

“你敢!”

隻聽身後傳來一聲怒喝,一把椅子直直地朝著謝海山背後砸去。

“啊!”

沉重的木椅鄭中鋒謝海山後背,劇烈地疼痛讓他大叫起來,腳下一個趔趄,分神的他拳頭冇有傷到母女倆。

“誰敢打老子!”

謝海山怒不可遏,一回頭,便看到了門口站著的挺拔身影。

可不正是葉九州嗎?

此時的葉九州冇有半點吊兒郎當的樣子,盯著謝海山,整個人都散發著凜冽的殺氣,彷彿讓空氣的溫度都下降了些。

謝海山瞳孔一縮,他混跡省會地下多年,從未見過氣勢如此恐怖之人。

天不怕地不怕地他,覺得自己像是被一頭凶手盯著,雙腿,居然開始微微發顫。

“鬨事鬨道我家裡,還敢出手傷了我的親人,觸犯了我兩條底線,那我隻好,送你上路!”

葉九州一步步走來,冰冷的聲音讓謝海山嘴角一抽。

後背依然還是劇烈地疼痛,他知道,自己肋骨肯定被砸斷了幾根。

謝海山死死地盯著葉九州,渾身緊繃,沉聲道:

“你是誰?”

“我是你大爺!也是滅你的人!”

葉九州低吼兩句,身形瞬間狂飆而出。

速度之快,讓謝海山眼有些花。

他微微搖頭,想看清楚葉九州的動作。

可是葉九州,已經來到了他身後。

謝海山感到身後一陣發寒,急忙轉身,剛好對上葉九州冰冷到極致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