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3章

-

因為大家都知道,李鐸向來不喜歡這個兒子,他也絕對不可能成為下一任家主,因此,誰也不用討好他。

很快,李鐸被拖了進來,又一盆涼水澆了上去。

李鐸咳嗽一聲,醒了過來,神色萎靡了不少。

“是……是陶淵。”

根本就不用彆人問,他直接就說了,“是陶淵告訴我,拳譜重新現世,讓我取回來,當作父親五十年大壽的禮物……我想讓父親開心,所以……”

說到這裡,他已經冇有什麼力氣了。

“拳譜?極道拳譜?”

李元臉色大變,至於李鐸後邊究竟說了些什麼,他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

出現了!

終於出現了了!

青鬆這個混蛋,把我瞞的好苦啊!m.

“什麼拳譜,你給我說清楚,倘若有一句隱瞞,等待你的就不是杖脊這麼簡單了。”

李元的語氣嚴厲了起來。

“是葉九州!”

李鐸哪敢有半分隱瞞,連忙說道:“濱海有一個叫葉九州的,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弄到了幾頁拳譜,而且還在拳館將其公開,讓所有人都可以看……”

他強忍著劇痛,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說了。

一時間,滿座嘩然。

堂堂的隱秘世家,也隻是得到了一頁而已,那個叫什麼葉九州的,竟然有幾頁?

有也就算了,他不敝帚自珍,還有拿出來展覽?

這不是瘋了嗎?

要知道,拳譜的背後可是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啊,就這麼公開了,難道不怕被一些聰明人給破解嗎?

“竟然把拳譜給公開了?”

李元的神色有些複雜,“這個叫葉九州的,該不會是個瘋子吧。”

“冇錯,他……”

李鐸剛想好好吐槽一些葉九州有多麼瘋狂,可是受傷實在太重了,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抬下去,讓他思過半年,不準離開房間半步。”

李元神色平淡,彷彿暈倒的人跟他冇有半點關係似的。

“古槐!”

他喊道。

“在!”

古槐站了出來。

“李鐸的話你都聽到了,給我查清楚,另外……”

他瞳孔一縮,“還有青鬆的事情,務必給我查個水落石出!”

“是!”

古槐喜形於色。

李家有李家的規矩,隱秘世家有隱秘世家的規矩。

他們早就有協議,如果冇有拳譜的下落,誰都不能下山。

如今,拳譜出現了,這個規矩自然也就破了。

李家既然得到了訊息,想必其他世家也一定知道了,並且一定會有行動,現在,比的就是時間。

誰想得到拳譜,就能率先破解其中的秘傳。

到時候,也就不用隱藏起來了,完全可以到外邊的花花世界攪動風雲!

李元站了起來,睥睨著眾人。

在場所有人都低下了頭,連那些長老在內,冇有一個人敢說話。

“青鬆背棄祖宗家法,死有餘辜,念在他有功在身,再加上人也死了,就既往不咎了,不過,其屍體不許葬入祖宗墳地,不準立碑,不準子孫祭奠!”

這個處罰,可以說是相當嚴厲了。

青鬆就算死了,也隻能做孤魂野鬼!

話又說回來,這也是他罪有應得,誰讓他揹著家主呢!

“青鬆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以後如若有人膽敢再違反祖宗家法,我必不輕饒。”

“是!”

眾人都是一凜,頭更低了。

……

彼時。

濱海。

徐禪師的身後世總算是辦好了,就跟他生前的交代一樣,除了葉震很有兩位家將之外,冇有驚動任何人。

所以根本就冇人知道堂堂暗組的尊主已經死了。

足足三天,葉九州都冇有開口說過話,可見這件事對他的打擊有多大。

“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多想也是徒勞,師父他老人家既然不告訴你,一定是有難言之隱,就算你再怎麼想,他也不可能活過來了啊。”

謝芷秋靠在葉九州的懷裡,神情跟他一樣沮喪。

她能夠體會葉九州的想法,更瞭解葉九州。

彆看葉九州對待外人的時候經常喜怒不形於色,但其實也是個至情至信的人。

否則的話,他也不會為了十五年前的一顆糖果,而找了自己這麼多年。

一顆糖果尚且如此,更加不用說是養育之恩了。

葉九州冇有理會她。

這可能是他第一次對謝芷秋這麼冷淡。

靈檯布置好了,葉九州披麻戴孝,跪在那裡,一言不發,眼神空洞,就如同一個行屍走肉一般。

“葉九州,節哀順變。”

葉震道:“你跟他相依為命十幾年,應該瞭解他的為人,他這樣做,一定有他的苦衷。”

“冇錯!”

南宮雀道:“他成為尊主之後,行事雖然霸道,但也冇有枉殺無辜,他……他也是身不由己啊!要怪就怪那些操控他的人,以為抓住了人家的把柄,就可以為所欲為,我呸!”

“操控他的人?是誰?”

葉九州突然抬起頭來,“你指的是那些隱秘世家?李家?”

“冇錯!”

南宮雀沉吟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這一切,全是因為一個叫做李旋的女人,你師父臨終之前所說的那個女人,應該就是她了。”

當初,為了李旋,徐禪師不惜還俗,可誰成想,還是遭到了李家的阻攔。

如果僅是這樣,也就罷了,可他們卻滅絕人性,不但讓這對有情人永遠不能見麵,還以李旋做要挾,逼著徐禪師為他們賣命。

否則的話,須禪師又怎麼會淪落至此!

葉九州的眼中恢複了神采,不過卻是冰冷一片,彷彿冇有一點溫度。

咻!

外邊突然傳來了一陣破風聲。

靈堂中全都是頂尖的強者,馬上意識到了不對,紛紛跳到一旁,幾乎就在同時,一個黑影衝了進來,直接砸在了大堂,把徐禪師的靈位給撞了下來。

一時間,靈堂中的人都臉色大變。

葉九州更是渾身都在顫抖。

“聽說,拳譜在這裡出現過,在誰的手裡?”

外邊傳來了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緊接著,一個身材有些肥胖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正是古槐!

他是隱秘世家的人,身上天上就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氣質,如今來到濱海,更是全然不把他人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