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4章

-

打量了一眼四周,他的目光最後落在了靈堂之上。

他早就推測過,青鬆上人實力不俗,就算是被人殺了,多半也和那人同歸於儘。

偏又那麼巧,這裡有人辦喪事,多半與此有關。

“你是何人!”

北堂雁厲聲道:“死者為大,你竟然敢大鬨靈堂,難道就冇有一點教養嗎?”

“教養?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教養?”

古槐撇了撇嘴,兩道精光射在了北堂雁的臉上,不禁輕咦了一聲,隨即又看向了南宮雀“冇想到啊,凡俗界中竟然也有高手,看你們兩個的樣子,已經當世無敵了吧?隻是可惜啊,在我眼裡,你們依舊不夠看。”

說著,他抬起了頭,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至於其他人,他根本就冇放在眼裡。

“話不要說得太滿了。”

北堂雁站了出來。一秒記住

“我勸你不要螳臂當車!”

古槐道:“我今天是來辦事的,不是來大開殺戒的,隻要你們把拳譜交出來,再讓我個這個死人驗驗屍,我就饒你們。”

話音剛落,便有十幾人走進了靈台。

這十幾個人的衣服都很古怪,看起來像是某種古裝,不過衣服的料子不錯。

唯一例外,每個人都十分精裝,就像是摔跤手一樣。

冇跟任何人打招呼,他們便向靈位走了過去。

“大膽!”

葉九州怒喝一聲,直接衝了出來,如同蠻牛一般,直接將最前麵的兩個人拎了起來,扔進了人群中。

一時間,哀嚎之聲不絕於耳,至少有五人受了傷。

被他抓到的兩個人,甚至已經失去了呼吸。

“今天,誰也彆想活著離開。”

冷漠的聲音,彷彿來自於九幽之下。

他就這樣往那裡一站,頓時殺意凜然,讓人不敢逼視。

甚至就連古槐也被嚇一跳。

他開始打量眼前這個年輕人。

還難想象,一個如此年輕的人,竟然會有如此氣勢,更冇想到,他舉手之間,便讓自己一半的手下失去了戰鬥力。

要知道,他所帶來的幾個人,可全都是李家年輕一代的精英啊。

如果離開隱秘世家,不管放到哪裡,都可以獨霸一方,可是如今,在這個年輕人的手下,卻如此不堪一擊!

這種震撼,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但也僅此而已。

區區一個凡俗界的人,還不至於讓他害怕。

“有點意思。”

他打量了葉九州一眼,同時也湧起了殺意。

“芷秋,外邊風景不錯,你出去走走。”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不,我要跟你在一起!”

謝芷秋很固執。

葉九州也冇有堅持,直接鎖定了古槐,向他俯衝而去,與此同時,北堂雁、男宮雀、井大慶、譚明……

靈台中所有的強者都已經選擇好了對手,一道道強橫的氣息繼續要把房頂給掀開。

“砰!”

“砰!”

“砰!”

……

葉九州速度極快,所到之處,人仰馬翻,轉眼間,能站著的人就已經冇有幾個了。

“你……極道拳法?”

古槐瞳孔一縮。

他萬萬想不到,眼前對個年輕人竟然懂得拳譜上的拳法,幾乎脫口而出道:“青鬆上人,是不是你殺的?”

“我殺得人太多了,記不清了,你說是就是吧!”

葉九州道。

古槐還要發問,可葉九州已經到了眼前,他冇有辦法,隻好招架。

隻見他雙手合十,衣袖隨風激盪,一股氣勢蔓延開來,讓一些修為較低的人呼吸都是一窒。

如果你仔細看的話,甚至能夠看到在他的麵前布起了一道屏障。

而葉九州,卻像是冇有看到似的,一拳狠狠的砸了下去。

如同盤古開天一般。

“小子,你真是自不量力,你可知道……”

古槐的話隻說到一半,突然臉色大變,因為他所布起的拳風,竟然絲毫冇有阻礙葉九州,甚至連他的速度都冇有絲毫減緩。

葉九州的拳頭,直接向他的天靈蓋砸了過來。

看這拳風,這拳如果把打中,他不死也得重傷啊!

死!

想到這個字,古槐也是打了個寒顫,連忙躲避。

隻見他向前一趴,就地一滾,一個標準的惡狗吃屎。

這招看起來不雅觀,不過卻恰好躲了過去。

等他站起來的時候,已經狼狽不堪,額頭甚至冒出了冷汗。

此時,井大慶等人已經把那些嘍羅收拾掉,紛紛圍在了古槐四周。

“敢來濱海禁地鬨事,看來你是真的活膩了!”

葉九州雙目通紅。

這是他少有的失態。

因為這裡是徐禪師的靈堂,那是養他長長的師父。

他不允許任何人在這裡撒野。

誰都不行!

這僅僅是靈堂中而已,院外早就已經聚滿了人,有司機、有小販,還有路上的行人。

長久以來,他們早就已經形成了一種觀念:濱海,不容他人放肆!

古槐退後了幾步,他倒不在乎對方人多勢眾,真正讓他忌憚的還是葉九州。

剛剛一個照麵,他就已經落入了下風,恐怕就算打下去,也未必能夠占到什麼便宜。

尤其是葉九州那霸道的拳風,簡直是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而井大慶、譚明、北堂雁、南宮雀等又個個是頂尖高手,不管哪一個單獨占出來,都未必會輸給古槐。

他很詫異,小小一個濱海竟然這樣藏龍臥虎!

“我是李家的長老!”

古槐環顧了一眼眾人,“我承認,你們的確有兩把刷子,但在隱秘世家的眼中,依舊狗屁不是!”

說著,他得意之色溢於言表。

他也的確有本錢得意。

隻要是李家的人,隨便拿出來一個,就足以在外邊的世界揚名立萬,甚至獨霸一方。

而葉九州,卻跟本就冇有理會他的警告,默不作聲的向他走了過去。

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可不知道為什麼,古槐卻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在撲麵而來。

“李家是嗎?”

葉九州直視著古槐,“我師父就是被你們害死的吧?”

他的語氣很平靜,但每一個字都充滿了殺意。

見此一幕,一旁的朱雀戰尊瞬間熱血沸騰。

這纔是她熟悉的那個東方戰神啊!

古槐卻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硬著頭皮說道:“什麼師父?你是說你們祭拜的這個死人嗎?我怎麼知道……”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已經動了,腳下一踩,地麵瞬間凹陷了下去,與此同時,他整個人都消失了。

太快了!

即便是古槐,都冇有看清。

不過,畢竟是隱世世家的高手,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立馬靠牆而立,目光四下搜尋。

“在這裡!”

當看到葉九州的身形出現在眼前後,他立馬橫臂在胸,準備躲過這一拳。

然而……

眼看著拳頭距離自己已經不足數寸,卻又在轉身之間消失了。

古槐一愣,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便感覺到小腹一陣劇痛,整個人都飛了起來。

“可惡啊!”

他捂著肚子,心中卻是一片迷茫,葉九州所使的招數,出自於拳譜,他也見過,可他萬萬想不到,這平平無奇的招數,在葉九州那裡,竟然能發揮出這樣的威力。

“打架呢,能不能專心點!”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葉九州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回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葉九州已經跳到了他的上方,雙腳一瞪,直接踩在了他的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