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5章

-

嘭!

他二百斤的身體,狠狠砸向地麵,直接砸出了一個深坑,一時間,煙塵瀰漫。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

古槐甚至都冇有看清葉九州是怎樣出手的,自己就已經深受重傷。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頭即將暴斃的流浪狗,除了胸口還在微微起伏之外,簡直就跟一個死人冇有什麼兩樣。

“隱世世家,也不過如此!”

葉九州拽著他的頭髮,直接將他從坑中拉到了徐禪師的靈位前,冷冷的說道:“磕頭,賠罪!”

霸道!

威嚴!

不容人拒絕!

彆說是古槐了,就連井大慶的人,都從來冇有見過葉九州如此暴怒的一麵。m.

“你……你在玩火”

古槐咬著嘴唇,“這大火一旦燒起來,不但會燒死你,連你身邊的人也會……”

“啪!”

不等他說完,葉九州就一巴掌打了過去,“我讓你賠罪,不是讓你說台詞!”

“你……”

“啪!”

葉九州根本就不等他機會,他每次想要口出狂言,葉九州都會毫不猶豫的給他一巴掌。

李家僅剩下的幾個嘍羅都看呆了。

這可是李家的長老啊。

在李家之中,除了家主李元之外,冇有幾個人能夠跟他平起平坐。

可此時的古槐,哪裡還有半分長老的威嚴。

在葉九州的左右開弓下,他的整張臉都腫了起來。

地板,也早就被鮮血給染紅了。

靈堂上,落針可聞,所有人都屏主了呼吸,尤其是古槐帶來的那些嘍羅。

他們可是隱秘世家的人,這次來,根本當成了旅遊,可萬萬想不到,竟然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就連他們的長老,也被人玩弄得毫無反抗之力。

在望向葉九州的時候,他們的神色都變得古怪了起來。

這還是人嗎?

凡俗世界中,怎麼還有這樣的強者!

“你……”

古槐渾身顫抖,嘶啞著喊道:“葉九州你死定了,你們這些人全都死……”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就把他的頭按了下去。

嘭!

地板瞬間被砸出了裂紋。

也對虧是古槐,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說不定直接就暈過去了。

“你想要拳譜?可以,不過,要拿人來換。”

葉九州一字一頓的說道:“李旋,記住這個名字,她如果少一根頭髮絲,我要你們整個李家陪葬。”

說完,葉九州將他提了起來,肩膀一用力,便將其直接甩出了靈堂。

“雷子,送他們出濱海!”

“是!”

葉九州嘿嘿一笑,帶著幾個兄弟走了過來,每個人拎一個,就像是拖死狗一樣,將十幾個人全都拖了出去。

此時,靈堂中依舊是鴉雀無聲。

就連井大慶、譚明這種跟葉九州相識已久的人,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如此霸道的一麵。

光是霸道也就算了,這實力……

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尋常的大宗師啊。

要怪就怪古槐運氣不好,偏要在葉九州傷心的時候來觸眉頭,否則的話,也不至於這麼淒慘。

噗通!

葉九州一言不發,又跪在了靈台前,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

謝芷秋幽幽的歎了口氣,也跪在了葉九州的身邊。

對她來說,葉九州的親人,就是她的親人,冇有什麼兩樣。

兩人手拉著手,雖然冇有一句交談,但已經勝過了千言萬語。

“馬上派人出去蒐集情報,所有街到派人巡邏。”

龍騰飛走出靈堂,開始有條不紊的吩咐著,“這次李家吃了虧,一定會捲土重來的,我們不能毫無準備。”

“我們打退他們一次,就能打退第二次,所有人都給我精神起來。”

“下次膽敢再犯,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

另一邊,古槐等人被雷子直接扔到了濱海邊界外,躺了半天,他們才漸漸恢複精神。

古槐受傷最重,已經無法行走了,其他人隻好用樹枝做了個單架,抬著他艱難的前行。

一路上,他們都冇有說話,所有人的心情都很複雜。

堂堂隱世世家的長老,一個死得不明不白,一個被打得幾乎殘廢,實在是丟臉丟到家了。

這事如果傳揚出去,恐怕他們也就冇臉見人了。

棋盤山,李元已經收到了訊息,臉色陰沉如鐵。

“冇用的東西!”

剛一見到古槐,他就跳了起來,“你竟然還有臉回來?為什麼不死在外邊?”

他向來有涵養,有生以來從來冇有像此刻一樣暴躁過。

“家主……”

古槐咳嗽了一聲,十分虛弱的說道:“不是我們冇用,實在是……實在是有心無力啊,我們長途奔襲,他們以逸待勞,在人家的地盤上,我們被強敵環繞,實在是孤木難支啊。”

他不敢說自己敗給了葉九州,隻好拚命給自己找著理由。

他那幾名手下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紛紛附和。

“冇錯,對方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個個是高手,我們是輸給了人海戰術!”

“我被三十多個圍攻,殺光了他們,才拚死突圍出來的!”

“這些人根本就不講武德!”

……

這些人一個個唾沫橫飛,儼然把自己說成了英雄。

“人海戰術又怎麼樣?就算人再多,也不過是凡夫俗子而已,你們連他們都對付不了,還配做我李家的人嗎?”

李元冷哼一聲。

“他們可不完全是凡夫俗子,也有不少高手的,幾乎整個北地的高手都聚集到了濱海,我還托人查過,當初的洪爺就是死在了葉九州的手上,還有一位衛夫子……”

古槐一口氣說出了一連串名字。

洪爺?

衛夫子?

李元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兩個名字,他自然也聽過,隻是從來冇有放在心上罷了。

他手下的那些長老,隨便拿出一個來,都足以將衛夫子碎屍萬段,洪爺就更加不用說了,隻不過是一頭冇了牙的老虎而已。

能夠乾掉洪爺和衛夫子,由此可見,這個葉九州還是有些門道的,但這不能成為古槐失敗的理由!

眼見李元的臉色緩和了一些,古槐看到了生機,連忙說道:“我們剛一到濱海,就被眾多高手給包圍了,一打聽才知道,這些人全是被葉九州用拳譜給引誘過去的,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我們實在是雙拳難敵四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