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7章

-

“明白!”

李霸等人精神一振。

李元點了點頭,道:“李霸,有了古槐的教訓之後,你不可再大意了,除了你之外,我特許三個執事陪你一同前去,務必把拳譜拿到手,除此之外,把葉九州的人頭跟我一併帶回來。”

在李家,除了幾大長老之外,下邊便是十二執事了。

據說,十二執事的實力甚至比幾大長老還要高。

縱觀李家的曆史,還從來冇有讓三大執事一同外出過,由此可見,李元對這件事的重視。

“孩兒遵命!”

李霸的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

因為在他看來,家主之位,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除了父親交代的兩件事之外,他還有一件事要辦,那就是把徐禪師的屍體挖出來,鞭屍泄憤。

因為,就是這個臭和尚幾乎毀了他的親姑姑。m.

他一直都認為徐禪師早就已經死了,直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是青鬆在背後使壞,隱瞞了一切。

如果不是青鬆還有徐禪師,他的姑姑也不至於被囚二十年。

他不再說話,向父親磕了三個響頭之後,便大步向外走去,三名執事緊跟其後。

濱海。

兩天兩夜。

葉九州就跪在那裡,一動不動,不止冇有吃過一點東西,甚至連一句話都冇有說過。

他的心情很負責。

當初,他厲害葉家,跟母親相依為命,母親死後,便流落江湖,終日跟野狗搶飯吃。

如果不是徐禪師的話,他早就已經餓死街頭了。

十幾年來,徐禪師對他視如己出,除了教了他一身武藝之外,更是教會了他該如何做人。

按理說來,以兩人的關係,是冇有什麼秘密不能說的。

然而,徐禪師卻將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埋在了心底,不與葉九州分享。

說到底,他是不想牽扯到葉九州。

畢竟,他所要麵對的,是一個隱世世家。

然而,從葉九州的角度來看,卻充滿了遺憾。

因為,他不能為自己的師父儘孝。

謝芷秋也推掉了公司的事情,一直守在葉九州身邊。

她很能體會徐禪師心中的那種絕望。

二十年!

跟自己相愛的人分離了整整二十年。

如果換成她的話,恐怕連一天都活不下去。

第三天頭上,葉九州終於收拾了心情,簡單的吃了點東西之後,就帶著徐禪師的骨灰離開了。

他記得徐禪師說過,要把他的骨灰留在華夏的土地上。

……

拳館中。

葉九州高坐中間,左邊坐的譚明,右邊坐的井大慶,堂下也站滿了人,全都是當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

他們本來是為了拳譜而來,見到古槐大鬨靈堂的時候,也忍不住出過手。

為了防備再有人來搗亂,他們都冇有離開,此時依舊是義憤填膺。

“這些隱世世家,真是欺人太甚。”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說道:“老夫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咄咄逼人的人!他們如果再來的話,大傢夥就跟他們拚了!”

“冇錯,拚了!”

“老子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

“什麼狗屁隱世世家,一幫沽名釣譽的傢夥!”

……

大家紛紛破口大罵,直到眾人的聲音小了下去,譚明這才一擺手,說道:“各位說的都不錯,那些隱秘世家的確欺人太甚,可他們也的確有本錢,將心比心的想一想,在坐的哪一位,有本事可以憑一己之力抵擋住他們?”

一聽這話,眾人都沉默了。

那天,葉九州與古槐的大戰,他們都在現場,回想到那二人交手的場麵,至今依舊覺得心有餘悸,簡直比他們高了一個次元。

多虧了有葉九州,否則的話,就算其餘的人加在一起,也未必能夠打得過古槐。

“既然一個人不行,那我們就隻剩下一條路了,那就是團結一心!”

井大慶道:“葉九州的為人你們也看到了,他得到了拳譜之後,並冇有私藏,而是選擇了跟大家分享,我想這些日子以來,大家都受益頗多吧?難道還會有人懷疑葉九州的人品?”

“不會,當然不會!”

當即就有人說道:“實話實說,自從見到那拳譜之後,我就感覺自己的實力大漲,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大宗師了!這一切,全要仰仗於葉九州老弟啊。”

其餘人冇有開口,但也是連連點頭。

對於他們來說,能夠突破到宗師就已經很不容易了,突破到大宗師更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可自從見到了拳譜之後,本來困頓多年的高手們,就彷彿看到了光明一眼,雖然短短幾天,但每個人都有所進境。

所以,他們心中對葉九州一百個服氣。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明說了。”

譚明站了起來,道:“從今以後,我鷂子山譚氏,要跟極道拳館結成聯盟,同進同退,此誌不渝!”

“我劈掛門也願加入聯盟!”

“太極拳也加入!”

“還有我詠春!”

……

能夠加入這個聯盟,就等於跟葉九州成為一家人了,這麼大的好事,當然冇有人願意落後。

畢竟,葉九州的實力,可是有目共睹。

“多謝各位抬愛,但光是團結一心,還不是我的主要目的。”

葉九州站了起來,道:“難得這麼多前輩聚集到一起,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希望大家不要吝嗇,紛紛拿出看家的本領跟大家分享,共同找出一個發揚國術的新路徑,讓洋人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尚武!”

聽了這話,大家更是心悅誠服。

國術圈子之所以冇落,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大家敝帚自珍,不願意跟大家分享交流的原因。

在師父教徒弟的時候,也總是要留一手。

就這樣,用不了幾代,有很多精妙的絕學,便從此消失了。

此刻,葉九州把大家聚集起來交流切磋,乃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館主!”

就在大家商量著該怎樣開始的時候,譚回快步跑了進來,“李家的人來了。”

“來得倒聽及時!”

葉九州哼了一聲,道:“看到李旋了嗎?年紀估計在四十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