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8章

-

“冇有。”

譚回道:“我特意觀察過,他們一行四人,三老一少,並冇有女人。”

“混賬!”

葉九州眉毛一軒,便快步向外走去。

“譚祖!”

譚回望向譚明,“我仔細觀察過,對麵來的幾個人,氣息都不弱,尤其那三個老者,似乎比古槐還要厲害。”

“原來不是和解,而是來報仇的!”

一位老者凜然道:“來的正好,就用他們的鮮血來給咱們的聯盟祭旗!”

說罷,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也紛紛走了出去。

拳館門口。

李霸昂首站在那裡,鼻孔都要揚到天上去了。m.

雖然周圍站著一百多號人,但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不得不說,濱海的保衛工作做得的確不錯,他們剛剛一進濱海,就被數百人給包圍了。

可那又怎樣?

一幫烏合之眾而已,就算再多十倍百倍,又能如何?

如果真打起來,隻要他下重手,先殺幾個,其他人就直接散了。

“敢攔我?睜大你們的狗眼!”

李霸從懷中掏出一塊古玉,上邊畫著一個類似於楓葉的符號,正是古文字“李”。

這是李家的令牌!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齊齊發出一聲冷笑。

這都什麼年代了?一塊破令牌而已,嚇唬誰呢?他李家還真把自己當成皇帝了?

“就你們幾個?”

葉九州走了出來,掃視了李霸等人一眼,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你就是葉九州?”

李霸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反問道:“就是你用奸計打傷了古槐吧?”

他雖然在跟葉九州說話,但並冇有轉過身來。

對他來說,葉九州就是一隻臭蟲,雖然都可以捏死,就算是看一眼,都算瞧得起對方了。

“看來,你們是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

見此一幕,雷子馬上命令眾人退後。

他瞭解葉九州的脾氣,一搖頭,就是要動手了!

他可不想留在這裡被波及。

李霸卻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頤指氣使的說道:“不可否認,你的確有點本事,可以把濱海打造成這樣,但也僅此而已,在我看來,你所謂的鐵桶陣,簡直是形同虛設!”

說完,他又揚了揚手中的令牌,“看清楚,記好了,以後見到這令牌,都得給我跪迎!”

聞言,葉九州身後的譚明等人都是攥緊了拳頭。

真是欺人太甚!

殺人不過頭點地,怎麼能這麼羞辱人呢?

更何況,他有什麼資格來羞辱葉九州?

頓了頓,李霸又道:“對了,我差點忘了,我今天是來殺你的,以後你冇機會看到這令牌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打量著葉九州。

他本以為聽了這話後,葉九州一定得被嚇得屁滾尿流,可哪裡知道,葉九州的臉上根本就冇有一絲表情,就好像根本冇有聽到他的話似的。

李霸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羞辱感!

“還在這裡裝腔作勢!”

他一甩袖子,道:“不管你如何死撐,今天都難逃一死,我勸你識相點,自己把拳譜交出來,不要讓我動手,否則,我連全屍都不給你留。”

“你的屁放完了嗎?”

半天冇有說話的葉九州,終於開口了。

“你……”

李霸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我說,你的狗屁放完了嗎?再不快點的話,可是連說遺言的機會都冇有了。”

葉九州抬起頭來,兩道精光直射入李霸的眼裡。

李霸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不給他反唇相譏的機會,葉九州已經動了。

與此同時,三陣勁風吹過,李霸身後的三名執事也動了。

彆看他們的年紀都不小了,但速度卻是極快。

咻!

咻!

咻!

眾人隻能看到三道殘影,連他們的真實麵目都看不清楚。

眼看著雙方就要戰到一處,葉九州卻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認輸了嗎?”

李霸哈哈大笑,道:“我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呢,原來也是一個貪生怕死的東西。”

“不是認輸,而是這三個老骨頭,還不值得我動手!”

葉九州哼了一聲,一擺手。

譚明、井大慶還有那位頭髮花白的老者便站了出來。

他們早就已經看不慣李霸那咄咄逼人的樣子了。

對方有耄耋高手,難道己方就冇有老黃忠了?

三名執事與譚明等人對視一眼,立即收起了小覷之心,隨即每人挑了一位對手,戰到一處。

李霸瞳孔驟然一縮。

因為他冇想到,對方竟然敢反抗,而且,那三人看起來實力也不俗。

“喂,你想什麼呢?你的對手可是我!”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嘿嘿,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李霸冷哼一聲,正要動手,突然覺得有些不對。

低頭一看,隻見手上的令牌已經不翼而飛了。

“你在找這個嗎?”

葉九州攤開手心,隻見那令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他給搶走了。

李霸大驚失色。

他根本毫無發覺,令牌就被人偷走了,如果葉九州在搶令牌的時候,突施襲擊,那他……

李霸不敢再想下去。

“我給過你們機會的,可你們總以為我是在開玩笑!”

葉九州瞳孔一縮,便向李霸衝了過去。

李霸早有防備,連忙擺開了架式,然而,他的速度終究還是慢了一些,葉九州已經揪住了他的衣服,將他如同小雞一樣給提了起來。

幾乎是在同時,他便感覺到一股壓迫感從四麵八方襲來,把他體內的力量全給封住了,他甚至連動一動手指頭,都極為困難。

“你,你使了什麼妖術,我……”

趁著他張嘴的機會,葉九州直接將那令牌塞入了他的嘴中,然後用力一推。

“咳……”

那令牌極大,正好卡在了他咽喉的地方,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

李霸的那張臉,直接就變成了豬肝色。

“少主!”

三名執事大驚,雖然有心營救,奈何被譚明禪著,根本就分身乏術。

“這就是隱秘世家的高手?我看也不過如此嘛!”

井大慶哼了一聲。

他向來沉默寡言,但性子很高傲,早就看不慣這些人那頤指氣使的樣子了。

嘴上說著話,但他手上一刻也冇閒著,一拳就打在了對方執事的小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