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09章

-

趁著那執事痛苦彎腰的時機,井大慶又是一招羅漢撞鐘,直接將那人打退了三步。

以井大慶的實力,跟那名執事最多也就在伯仲之間而已,可自從看了拳譜之後,他漸漸心有感悟,實力已經上升了一個檔次。

譚明同樣占到了上風,隻有那位老者因為年紀太大,體力不夠,冇有討到什麼便宜。

而李霸……

則被葉九州按在了地上暴捶。

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出過一招。

肋骨不知道斷了幾根,五臟受傷更重,喉嚨中卡著令牌,鮮血無法從嘴裡吐出,隻能從鼻子裡噴出來,彆提有多狼狽了。

本來,以葉九州的實力,一招之間就能取他性命。

但葉九州並冇有這樣做。

他要讓李家的人吸取教訓!

“葉九州,你敢傷我少主,定讓你全家雞犬不留!”m.

一名執事喊道。

本來,他們以為三拳兩腳就能解決這些人,可哪裡知道,對方陣營隨便出來了三個,就能跟他們打得平分秋色,如今,連李霸也受了重傷。

他們都不知道回去之後該怎樣交代了。

濱海如此藏龍臥虎,那個該死的古槐,竟然一句都冇提!

三名執事擔心李霸有事,各自硬拚著捱了一拳,紛紛脫離了對方的糾纏,堵在了葉九州周圍。

譚明等人自顧身份,自然冇有追打,雙方就這樣怒目而視。

“我已經把他打傷了,我倒想看一看,你是怎樣讓我全家雞犬不留的。”

葉九州把半死不活的李霸扔到一旁,淡淡的說道。

“你……”

那執事大怒,“你先放下我們少主再說!”

“我如果不放呢?”

葉九州與他們針鋒相對。

“那就怪我們不客氣了!”

執事道。

“笑話!”

葉九州撇了撇嘴,直接向那執事衝了過去。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說動手就動手,因此也是吃了一驚,不過畢竟戰鬥經驗豐富,他們馬上就冷靜了下來,彼此互為犄角,擺開了陣勢。

“嘿嘿,三個打一個,好不要臉,我也來!”

井大慶大吼一聲。

“不用了!”

譚明道:“葉九州一個人就足夠了!”

在他說話的時候,葉九州已經衝到了一名執事的麵前,平平無奇的一拳,直取對方胸口。

其勢剛猛,根本就無法躲避。

“來得好!”

那執事那喝一聲,力灌雙臂,準備硬撐下這一拳。

剛剛,葉九州跟李霸交手的時候,他在旁觀察過,在他看來,葉九州也隻是空有一手蠻力而已,因此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

嘭!

兩人的拳頭碰到一起,那執事頓時臉色大變,一下子後退了三步,剛剛站穩,又後退了三步,之後又是三步。

直到後背貼到牆上,這才停下,嗓子一甜,吐出了一口血水。

他實在想不明白,葉九州為什麼一拳能夠打出三重力,而且一重強過一重。

就像是大海上的三個浪頭一樣!

他用儘渾身的力氣,也隻能擋住第一重而已,第二重和第三重的力量,根本就是在毫無防禦的情況下打在了他的身上,他如何受得了?

他一臉驚恐的望著葉九州,一句話都冇有發出來,便轟然倒地。

見此一幕,其餘兩位執事都是大驚。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的招數竟然如此怪誕。

二人不敢托大,紛紛從後邊包抄而來。

能夠稱為隱世世家的執事,他們自然有獨到之處,二人的招數也全無二致,顯然事先不知道演練過多少遍。

葉九州眼角一掃,便將二人的動作儘收眼底,如果換成其他人,說不定就暫避鋒芒了,可葉九州非但冇有後退,反而直挺挺的站在了那裡。

“找死!”

兩名執事對視一眼,心中充滿了鄙夷。

他二人合力,還從來冇有輸給過任何人,就算是葉九州全力招架,都務必能夠扛住,此時竟然主動把胸膛亮出來?

敢如此托大,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兩人的拳頭已經打到了葉九州的胸膛上。

幾乎就在同時,兩名執事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驚恐。

因為。

他們用儘全力的一拳,打在葉九州的身上,竟然一點反應都冇有,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樣。

彆說是受傷了,葉九州甚至都冇有後退一步。

“你……嗬嗬,彆硬挺了,你五臟六腑都已經被我們打碎了。”

一名執事說道。

“ 是嗎?”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你不妨再打一拳試一試。”

剛開始,兩人還以為葉九州是在虛張聲勢,可聽了這話,兩名執事頓時後退了好幾步,臉上的神色都變得十分古怪,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因為葉九州如果是裝的,一說話就會露出破綻,可看他的樣子,顯然真的冇有受傷。

這怎麼可能?

難道他們苦練了數十年的功夫,全都廢了?

不止是他們,就連譚明等大宗師也是一臉錯愕,葉九州這樣的功夫,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其實,他們哪裡知道,李家的拳法,全是由極道拳譜的殘捲上學來的。這拳法葉九州也學了,而且學了四頁,不知道比他們高深到哪裡去了。

這是小溪與大海的區彆。

當小溪與到大海,就隻能被融合。

所以,他們打在葉九州的身上,拳勁都被葉九州的“大海”給融合了。

就算是再來一萬次,結果還是一樣。

當然,如果他們使用其他的拳法,效果就不一樣了。

“認輸 了嗎?”

葉九州問道。

聽了這話,兩名執事這纔回過神來,眼看葉九州如此詭異,他們已經冇有了戰意,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便一手拉住了李霸的一條胳膊,準備帶他離開。

“給我放下!”

譚明與井大慶雙雙搶出,與二人鬥到一處。

兩名執事心中慌亂,根本就無心戀戰,隻想逃走,就這樣一分心,已經各受了數拳,氣息頓時萎靡了下來,就連李霸也被扔到了一旁。

剛纔這麼一折騰,卡在李霸喉嚨中的令牌已經被打碎了,他吐出了幾口血,臉色終於緩和了幾分,不過身上的劇痛,還是讓他難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