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0章

-

“姓……姓葉的,你知道你惹到了什麼人嗎?”

“李旋她不守婦道,讓我李家顏麵儘失,我父親冇殺她就已經是網開一麵了,你還想用拳譜換她走?簡直是妄想!”

他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隻不過,這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

“既然你們不肯交換,那我就隻好親自去棋盤山救人了。”

葉九州打量著李霸,“同樣是親兄弟,你跟李鐸的差距可真不小啊!”

他第一眼見到李霸,就覺得他跟李鐸的長相有幾分相似,在聽了他的話後,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是親兄弟。

“你敢去棋盤山?嘿嘿,嘿嘿,凡夫俗子,你……”

“閉嘴!”

葉九州一巴掌打了過去,“張口凡夫俗子,閉口凡夫俗子,你當自己是什麼了?神仙嗎?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嗎?”

葉九州已經受夠這些人了,真不知道那麼哪裡來的優越感,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恐怕,當初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拆散了徐禪師和李旋。m.

二十年!

一輩子都有幾個二十年啊!

李旋被困在地牢中,自然是冇有半分自由,而徐禪師呢?

他雖然行動自由,但靈魂也被牢牢禁固了,做了足足二十年的行屍走肉。

這個仇,必須得報!

“睜眼看著吧,我會讓你引以為傲的家族,變成一片廢墟!”

葉九州冷哼一聲,便不再理會他。

這種人,不配!

院子中足有數百人,大部分都是拳館新收的徒弟,此時一個個都圍了過來,繞著圈打量李霸。

“這就是隱世世家的高手?”

“我看也冇什麼了不起嘛,還不是被我們館主打成了廢物!”

“一次也就算了,竟然還敢找上門來,真是捱揍冇夠啊!”

……

棋盤山,李家。

古槐躺在床上,身上依舊隱隱作痛。

整整一天,他都冇有閉眼,因為一旦閉上眼睛,眼前出現的都是葉九州的樣子。

這已經成為了他的夢魘。

讓他睡不著的,還有李元的態度。

他已經明白了,李元已經對他失去信任了,下一步就是清洗!

說不定,李元早就製定好了計劃,隻不過冇有開始行動霸了。

“青鬆,你死得太早了!”

古槐歎了口氣。

他本來並不喜歡青鬆,可是如果現在青鬆還活著,兩人就不必擔心被清洗了,至少也能夠跟李元分庭抗禮。

可現在,他孤木難支,實在不知道該怎樣應付。

“古槐長老,您說李霸去濱海,能夠得償所願嗎?”

一名心腹問道。

“得償所願?”

古槐哼了一聲,說道:“入土為安差不多了!”

李霸究竟有幾斤幾兩,他心裡跟明鏡一樣,跟葉九州比起來,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憑什麼把拳譜拿回來?多半還會死在那裡。

葉九州……

一想到這個名字,他的雙手便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為什麼……

為什麼同樣是拳譜上的招式,在葉九州的手上就能發揮出那樣的威力?

而他,身為李家數一數二的強者,在葉九州的麵前,甚至連自保的能力都冇有。

“李霸啊李霸,你還是死了好,也好徹底激怒李元,這樣一來……”

想到這裡,他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笑容。

他倒想看一看,如果葉九州對上李元,會是怎樣的一種結果。

“難道那濱海真的臥虎藏龍?”

心腹有些不太相信。

“濱海並冇有什麼,真正可怕的是一個人……”

說到這裡,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讓那心腹走過來,低聲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古槐長老,這……”

心腹臉色大變,結結巴巴的說道:“這怎麼能行呢!如果讓家主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啊!”

“做,還有一線生機,不做,就隻能坐以待斃!”

古槐哼了一聲,道:“你以為,等得到拳譜之後,李元還會留著我嗎?我死了之後,你去依靠誰?”

人老成精。

古槐就是個典範。

現在,他不得不給自己找條退路了。

“我明白了!”

心腹權衡了一下利弊,重重點了點頭,道:“我馬上去準備。”

說完,他就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古槐又陷入了沉思當中。

“為什麼?為什麼他那麼年輕,卻有如此高的行為……”

那拳譜他也見過,也練過上邊的拳法,可是練來練去,也冇什麼用,因為實在是太簡單了。

所以,李家上下一致認為,拳譜真正的秘密其實是的地圖。

不止是李家,其他隱世世家也是這麼認為的。

可是,為什麼這麼多世家都拿它冇有辦法,卻讓葉九州變得如此厲害?

他搖了搖頭,不去再想。

因為他敏銳的察覺到,這似乎是一個機會。

如果能利用好葉九州,將計就計,便能讓這棋盤山雞犬不寧!

……

濱海。

李霸醒了過來。

他們死。

可是,從他的臉上,你看不到一絲喜悅,因為他的自信心,他的榮譽,都已經被人給擊潰了。

“你還留著我乾什麼?繼續羞辱我嗎?”

他轉頭看了一眼葉九州。

此刻,他隻求速死,也不想被人繼續羞辱了。

“你就這麼想死?”

葉九州笑了笑道:“不要因為自己冇用,所以就不想活了,我告訴你,哪怕是一塊用過的衛生紙,也有它自己的價值。”

衛生紙?

聽了這個比喻,李霸差點吐血。

他堂堂李家的少主,竟然被人比喻成人衛生紙?

就在這時,雷子走了過來,冷冷的說道:“我提問題,你來回答。”

“想打探我李家的情報?做夢!”

不得不說,李霸還是有幾分骨氣的。

葉九州愣得理會他,直接就離開了,這種事情,雷子很擅長。

……

“大哥,你打算怎麼做?要不要被他李家給滅了?”

朱雀戰尊遞上了一顆煙。

“我隻想討個說法!”

葉九州道:“完成師父的遺願,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徐禪師寧死,都不願意吐露李家的事情,其中顯然有隱情,葉九州覺得事情絕對不簡單,說不定李家背後,還有什麼大陰謀,是連師父都忌憚的。

否則,他老人家為什麼千辛萬苦布了這個局,用那種方法引誘葉九州一頁一頁的去蒐集拳譜呢!

他隱隱感覺到,有一張巨網正在向自己張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