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1章

-

十分鐘後。

雷子走了出來。

“特麼的,原來是個繡花枕頭,我還冇開始呢,他自己就招了!”

一邊說著,他將一張紙遞了過來。

他很不開心。

雷子本以為隱世世家的少爺,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冇成想,還不如大街上的小混混。

葉九州接過紙,粗略的掃了一眼,暗暗點了點頭。

“大哥,咱們什麼時候出發?”

朱雀戰尊問道。

“我一個人去就行。”

葉九州道:“他們號稱隱世世家,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去的人多了,說不定會打草驚蛇,還是我一個人方便些。”m.

“那你先去,我們在山下接應。”

朱雀戰尊很瞭解葉九州的實力,就算是刀山火海中,也一定能夠全身而退,就擔心對方耍什麼隱招。

在彆人的地盤上,還是小心為妙。

葉九州點了點頭。

他知道這是兄弟們的一片好意,所以不能拒絕。

當天下午,他就一個人先出發了。

棋盤山就在濱海以南三百多裡的地方,隻不過路上有些崎嶇,再加上山高林密,交通不是很方便,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

甚至就連譚明這種老江湖,也隻是有過一些耳聞而已,絕對想不到,隱世世家會藏在這裡。

來到山腳下的時候,手機就已經冇有信號了,抬頭望去,隻能看到半山腰,山峰都被籠罩在了雲霧當中。

葉九州深深吸了一口氣,精神立馬一振。

“這些人還真是會挑地方,選了這樣一個鐘靈毓秀的好地方。”

所謂天精地華,很大程度上指的就是這新鮮的空氣。

呼吸過之後,可以讓人精神百倍,就算是普通人在這種地方生活,也足以延年益壽。

山路十分陡峭,極為耗費體力,有的地方猿猴都不一定能夠攀登,因此,即便有遊客,也知道半路折返。

恐怕,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李家才能夠在這裡隱居,而不被人發現。

……

李家。

此刻,李家的堂中聚滿了人,不過所有人都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家主李元,向來脾氣急躁,自從青鬆死後,更是動不動大發雷霆,因此誰都不敢觸他黴頭。

此時,李元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樣,走來走去,眉頭都擰在了一起。

兩天了!

足足兩天了,李霸還冇有回來,他不得不著急!

在四個孩子中,他最仰仗李霸,所以才把這個好差事交給他,這樣,將來傳位的時候,就不用擔心彆人說閒話了。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甚至專門找了三位執事一同去往。

這樣的陣容,就算是去龍潭虎穴,都不應該有問題了,可是,兩天過去了,為什麼還是冇有音信?

“這臭小子,該不會是被外邊的花花世界給迷住,樂不思蜀了吧?”

他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就在此時,負責放哨的手下快步跑了進來。

“怎麼樣了?”

李元連忙問道。

“回家主,探子傳來情報,冇有發現少主。”

手下喘墜粗氣說道。

“再探,再報!”

李元已經快失去耐心了。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古槐呢?讓他來見我!”

他有一種直覺,這個老不死的一定有什麼話冇說。

這些個長老,個個都有自己的小算盤,不能儘信!

等這件事完了,一定要把所有長老都換掉,以免去後顧之憂。

“回家主,古槐長老傷重,不能下床走動。”

一人說道。

“罷了,既然不能下床,那就讓他好好休息吧。”

李元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老傢夥,竟然還耍花樣!

不是喜歡養傷嗎?那就養吧,以後都不用再來了!

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經開始準備換掉這些長老了,隻是找不到合適的人選。身邊的每個人,他都不相信,除了自己的四個孩子。

現在好了,四個孩子都長大成人了,除了李鐸不成器之外,其餘三個都能獨當一麵。

等時機成熟,他就要扶持自己的孩子上位,將李家真正掌控在手裡。

“失蹤了這麼多年的拳譜,突然間集中出現,難道是某中預示嗎?”

他喃喃自語著,“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千萬不能錯過,我要趁此機會,讓李家成為第一世家,建立萬世不拔的基業!”

一想到自己君臨天下的那一天,他的臉上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他們之所以隱世,並不是因為看透了塵世,而是在韜光養晦,有更深遠的圖謀。

這二十年,不能白等!

“當——”

外邊突然傳來了一道鐘聲。

鐘聲(終生)有福,李家的大門口就掛了一口鐘,每有客人來的時候,就會敲響,不過已經很多年冇有響過了,

“誰?”

李元豁然站了起來。

他冇想到,這口鐘還有被敲響的一天。

除了他之外,李家上上下下都被驚動了,甚至包括還在養傷的古槐。

“來了嗎?真的來了嗎?”

他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他心中有一個計劃,不過這個計劃必須要葉九州親自來棋盤山才行。

老實說,他並不認為葉九州有這個膽量,結果……

葉九州真的來了!

“古槐長老,家主剛纔有提起你了,說是有事要問。”

門外的心腹說道。

“你怎麼回答的?”

“我說您傷重,不能出去拜見。”

“說得好,以後家主再問,還是這樣回答!”

“是!”

心腹答應一聲之後,便離開了,古槐也是深深吸了一口氣。

現在出去?

開什麼玩笑!

有那個催命鬼在外邊,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可能出去啊!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葉九州的名字,他就覺得心神不寧,現在都落下病根了。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他攥緊了拳頭,平生從來冇有像此刻一樣緊張過。

……

此時,葉九州就站在那口巨鐘下,四下打量著。

“你是什麼人?怎麼找到這裡的?”

“趕緊滾,否則後果自負!”

兩名弟子全神戒備的盯著葉九州,一點也不敢大意。

葉九州冇有說話,隻是盯著二人脖子上的楓葉紋身,久久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