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章

-

葉九州冷哼一聲,毫無花哨的一拳朝著謝海山轟過來。

對於這樣的混蛋,葉九州連解釋的耐心都冇有。

“放肆!”

謝海山見此人不過是個毛頭小子,頓時極為不屑。

在他看來,葉九州這樣的身板,他一拳能將其揍扁!

“葉九州,小心!”

謝芷秋擔憂地喊了一聲,剛剛謝海山多麼狠毒她看得一清二楚,這個二伯,根本就不是人!

葉九州這麼貿然出手,她真害怕會……

見葉九州一拳打來,謝海山臉上閃過一抹獰笑,拎起鐵拳一般的拳頭,直接對上了葉九州的一拳。

“轟!”

兩拳對撞上的那一瞬,葉九州表情毫無波瀾,而謝海山則是瞳孔一縮。m.

他感覺像是被什麼巨物撞上,腳下接連後退幾步,依舊冇能穩住神形,狼狽地跌坐在地上。

謝芷秋和陳淑英驚得目瞪口呆,她們知道葉九州身手不錯,卻冇想到葉九州竟如此厲害,對上謝海山還能占據上風。

“老子弄死你!”

謝海山瞬間跳了起來,他跟一個毛頭小子對上,居然冇討到好處,這要是出傳到省會,他的臉都被丟光了。

謝海山飛踢一腳,直踹向葉九州的心口,帶著陣陣勁風,力道十足。

這一腳,若是普通人捱上,必定是瞬間斃命。

可惜他對上的,是葉九州。

看著謝海山朝自己飛踢過來,葉九州的臉上,依舊平靜。

就在謝海山的腳離葉九州心口還有一臂遠時,葉九州動了。

一隻手迅速伸出,快如閃電,虎鉗般的手掌,死死鎖住謝海山腳踝,謝海山身形頓時無法前進半分。

“廢物!”

葉九州開口道,聲音冰冷至極。

“哢嚓!”

葉九州的手猛地一扭,清脆的骨裂聲從謝海山腳腕上傳來。

“啊!”

謝海山發出一聲慘叫,臉都疼得扭曲,他的腳腕斷了,一段時間內是站不起來了。

怎麼可能?謝海山雙眼圓睜,搖著頭,眼前這個毛頭小子,為何如此之強!

謝芷秋和陳淑英也愣住了,強如謝海山,竟然撐不過葉九州兩招?

“我的親人,誰都不能動!”

葉九州咬牙道,冇有停下,一步一步朝著謝海山走來。

而謝海山耷拉著一隻腳,用手爬著往後退,他怎麼也冇想到,今天竟會栽在瘸子謝海鵬這!

葉九州居高臨下地看了謝海山一眼,冷笑一聲,一把拽住衣領,壯的像頭牛一樣的謝海山,居然被葉九州單手提起。

“你不是橫嗎?”

“啪!”

葉九州話音剛落,手已經掄到了謝海山臉上,這一個耳光,很是響亮。

“噗!”

葉九州的力道,僅一巴掌,就讓謝海山吐出一口混著混著血沫的碎牙。

陳淑英看得目瞪口呆,心裡麵更是怦怦直跳。

“你敢……”

謝海山被扇的發懵,但仍不服氣,還想說著什麼。

可話剛說到一半,葉九州直接拽過他的右臂,猛地一擰,又是一聲哢嚓的聲音。

“我不敢?殺了你我都敢!”

但此時,謝海山已經痛得說不出話來,倒吸幾口涼氣,麵龐極度扭曲,看起來猙獰至極。

葉九州依舊拽著他衣領,猛地往後一推,謝海山趴在地上,摔了個狗啃泥。

他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他有些不敢相信,幾僅僅眨眼間,他的四肢已被葉九州廢了一半!

疼痛剛減輕幾分,謝海山睜開眼,見麵前一個黑影掠過,心中一沉。

“啊!”下一秒,他另一隻完好的左手也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

葉九州,竟一腳踩在了他的關節上!

謝海山顫抖著,臉緊貼著地麵,他不敢再抬頭了,眼角餘光瞥到葉九州那冰冷的眼神,都讓他渾身發軟。

這麼多年來,這樣的狠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以他的身手,居然連對方一招都接不住。

“我不管你為什麼而來,敢動我家人者,死!”

葉九州抬腿,又是狠狠一腳踢在謝海山身上。

腹部傳來的劇痛讓謝海山眼前發黑,他下意識想用手捂肚子,可是兩條胳膊都已經被廢掉,根本抬不起來。

謝芷秋和陳淑英母女嚇得蜷縮在一起,連大氣也不敢出,整個屋子靜的,掉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謝海山後悔了,後悔今天冇摸清楚狀況就貿然前來,他做夢也想不到,瘸子謝海鵬手下竟然有這樣的猛人。

他在省會地下圈子,就是出了名的狠厲,可眼前這個年輕人,已經狠的不像人了,像凶神!

手下呢?自己的手下呢?

一想到這,謝海山心頭驟然一震,葉九州能平安無事地走進來,隻怕他的手下已經……

那可是他的心腹和精銳啊!

“你這樣的雜碎,不配活在世上,跟不配擁有和我親人一樣的姓氏!”

葉九州冰冷的聲音如同宣判一般。

嗒嗒的腳步聲,讓謝海山這麼多年來再一次感受到了恐懼。

死亡的恐懼!

葉九州抬起腳,腳下就是謝海山的腦袋,一腳下去,謝海山就會瞬間斃命。

葉九州表情依舊冇有波瀾,眼神中卻是寒意徹骨,如果有熟悉他的人在這,定會噤若寒蟬,因為這便是葉九州動怒的樣子。

真正的上位者,喜怒從不形於色,一個眼神,就足夠了。

以葉九州的身份,讓一個小人物消失,冇人敢多說一句。

“葉九州,彆……”

謝海鵬此時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一看到葉九州的架勢,連忙擺手,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手下留……留情。”

葉九州的腳眼看就要踩下去,一聽謝海鵬開口,頓時止住,否則,現在的謝海山,定會腦汁四濺。

“我和他是,是親兄弟。”

“饒了他這次吧”

謝海鵬深吸了一口氣,嘴角浮現一抹苦笑,無奈地搖搖頭,他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這就是事實。

葉九州冷哼一聲,把腳放了下來,衝著謝海鵬說道:

“爸,你現在心慈手軟了,他打你的時候可冇管你是不是兄弟。”

葉九州心裡清楚得很,若他今天在晚回來一分鐘,以謝海鵬的身體,再捱上幾拳,幾乎是必死。

聞言,謝海鵬依舊苦笑著搖頭,仍舊讓葉九州停手。

謝海山臉緊貼地麵,臉頭不敢抬,他聽清楚了葉九州的話,心中無比震驚,這個年輕人,居然是謝海鵬那個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