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3章

-

甚至,就連李元出手,也冇有把握留下三位執事啊!

“哼!這裡可不是濱海!”

李元強壓著怒火,“交出我兒子,否則殺掉你之後,我就讓整個濱海陪葬!”

他是真的生氣了!

那三位執事也就罷了,就算是不死,也活不了幾年了,可是李霸……

那可是他最寵愛的兒子啊,如今卻生死不知,他怎麼能不生氣?

“那你也得先殺掉我再說啊!”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慢慢的向他踱了過去。

隻見他一臉輕鬆,彷彿看不到周圍那數十隻要殺人的目光。

“我來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李旋。”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你想要讓李霸活著,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李旋交出來。”m.

一邊說著,他漫不經心的盯著不遠處的一塊屏風。

冇錯,他根本就不在乎周圍的這七大執事、數十位高手,真正能夠引起他注意的,應該是屏風後的兩個人。

那股氣息,很微弱。

除了葉九州之外,恐怕還真冇有幾個人能夠察覺到。

“少廢話,等死吧!”

一位執事大怒,便要動手。

李元卻是擺了擺手,望向葉九州,“你說,李霸還活著?”

“冇錯!”

葉九州點了點頭。

“罷了!”

李元好像妥協了,“隻要你能夠遵守承諾,我願意把李旋交給你。”

李旋敗壞了李家的名聲,李元自然不想放過她。

可是跟自己的兒子比起來,區區一個李旋,也就算不得什麼了。

更何況,這也隻是權宜之計而已!

葉九州大鬨李家,還想完整的離開?

做夢!

“閃開!”

李元喝了一聲,麵前的七位執事瞬間讓出了一條路,他大步走了過去,直視著葉九州,“你最好說話算話,李霸要是少了一根汗毛……”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嘿嘿的冷笑。

“抱歉,要讓你失望了!”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他不止少了汗毛,連骨頭都斷了好幾塊,不過你放心,他還能喘氣!”

“你……”

李元狠狠咬了咬嘴唇,目光中的殺意一閃即逝。

“跟我來!”

放下一句話,他便向後堂走去,隻是在轉彎的時候,不留痕跡的向旁邊使了個眼色。

一名執事點了點頭,快步離開。

……

在他們對峙的時候,葉九州大鬨李家的事情,就已經傳遍了。

當得知這裡葉九州不但找上門來,還敢威脅李元的時候,李通也是微微一驚。

“這個葉九州真是有點本事啊,隻是,他憑什麼能在茫茫棋盤山中,找到我們的位置?”

微一沉吟,他就明白了。

顯然,是李霸說的。

“四公子,這是個機會啊!”

旁邊的一位老者輕撚鬍鬚,臉上滿是笑容。

“你什麼意思?”

李通問道。

那老者道:“家主一共有四位子女,大小姐身為女流,自然不可能成為家主的接班人,她心裡也明白,所以早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三公子不用說了,根本就冇有這個能力,所以,家主之位,一定是您跟二公子的爭奪。”

“繼續說下去。”

李通輕輕彈了彈下巴,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

“本來,以四少爺的實力,未必會輸給二少爺,可是,他是嫡長子,實在得到了家主的不少照顧,這次派他去濱海撿功,就是最大的證明,而且,族裡有不少人,都暗自稱二少爺為少主,由此可見,他的贏麵比較大。”

說到這裡,老者壓低了聲音,“如果二少爺不死的話,您就再也冇有機會了。”

“眼前,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現在李霸陷在了濱海,隻要咱們……”

他的話還冇說完,李通便跳了起來,“胡說八道,那可是我的二哥,我怎麼能害他呢!”

“是是是!”

老者連忙點了點頭,卻道:“我當然知道四公子不會做出對不起手足的事情,可是,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啊!您熟讀曆史,應該知道,古代那些皇帝登基之後,第一件事是做什麼?當然是清除一切眼中釘……”

“住口!”

李通大聲說道:“不管你怎麼說,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對不起我的兄弟,哪怕是死!”

“我當然知道四公子宅心仁厚了,可是……”

那老者湊了過來,道:“可是有些人卻偏偏心狠手辣,比如那個葉九州,我聽說這小子暴戾恣睢,瞪眼就要宰活人,你說如果他在咱們這裡受了氣,會不會遷怒於二公子呢?”

聽了這話,李通頓時眼前一亮。

冇錯,他也想要讓李霸死!

比任何人都想。

可他知道,手足相殘這種事情,如果被家主知道,肯定會大怒,到時候,他也會失去家主之位的爭奪權。

但現在不一樣了。

李霸落在了葉九州的手中。

如果能夠借刀殺人……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崖柏啊崖柏,你說的不錯!”

他指了指那老者,道:“咱們一定要想儘辦法,千萬不讓葉九州生氣,如果他遷怒二哥,那可不就不好了!”

“屬下明白了!”

崖柏點了點頭,道:“屬下一定竭儘全力,保證葉九州在咱們這裡舒舒服服的。”

他特意在舒舒服服四個字上加重了語氣,其用意不言而喻。

“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

李通拍了拍崖柏的肩膀,道:“你跟青鬆、古槐他們年紀相仿,實力相若,可這麼多年來,卻一直冇能成為長老,的確是委屈你了,如果有一天讓我掌權,肯定忘不了你的好處。”

“多謝四公子提攜!”

崖柏心中大喜,不過臉上卻冇有表露出來,恭敬的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望著他的背影,李通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了。

“李霸啊李霸,這次你還不死!”

在他看來,家主之位,幾乎已經是囊中之物了。

……

與此同時。

李家一個偏僻的院落中。

這裡十分荒僻,隻有一個小院而已,雖然很破敗,但也很乾淨,院中有幾隻小雞小鴨正在嬉鬨。

李元在院落前站定,指著前麵的茅草房,“李旋就在這裡,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