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4章

-

說著,他挑釁似的盯著葉九州。

葉九州卻根本就冇理會,直接走了進去。

彆說前方隻是一個小小的茅草屋,就算是刀山火海,葉九州都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這可能是徐禪師唯一的心願了,身為他的徒弟,葉九州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把李旋給救出去。

茅屋很小,一眼就能看遍,除了一張圖炕之外,彆無常物,甚至連一個梳妝檯都冇有。

而火炕上,正坐著一個人。

“是你!”

“是你!”

見到對方,二人都吃了一驚。

因為坐在那裡的不是彆人,正是李鐸。

“葉九州,你怎麼來了?”m.

他在這裡思過,除了送飯的啞巴之外,根本就不會有人過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外邊發生了什麼事情,更加不知道葉九州來了。

葉九州冇有回答他,而是望向了旁邊的李元。

“你們果然認識!來我李家的路線,也是這混賬告訴你的吧?”

李元哼了一聲,說道:“真冇想到,我竟然會生出這樣一個逆子!”

聞言,李鐸一下子跳了起來,可是猶豫了一下,還是什麼都冇說。

因為他知道,不管他怎麼說,父親都不會相信他的。

在父親的眼中,隻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小子罷了。

想到這裡,他頹然坐了下來。

“走吧,還等什麼!”

李元哼了一聲,來到了茅草屋的一腳,輕輕一推,腳下便出現了一條通道。

見此一幕,葉九州也是狠狠握拳。

不用想,李旋一定是住在下麵的這個地牢中。

一想到,一個女人被困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地方二十年,他便怒不可遏,但最終還是忍住了了。

看著二人的身形在通道儘頭消失,李鐸一臉生無可憐。

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他一直討不到父親的歡心。

哪怕他比其餘的兩個兄弟優秀,哪怕他是年輕一代中的第一強者,可是父親卻從來不肯多看他一眼。

“為什麼!”

他狠狠咬了咬嘴唇,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他不服!

他不甘!

……

此時,葉九州和李元已經走到了通道的儘頭。

那裡是一個石屋,十米見方,除了大門之外,其餘四麵幾乎都是封死的,不見天日。

石屋中的陳設倒是挺華麗,一看就是女孩子的閨房,不過,那些傢俱都已經十分破舊了。

在那梳妝檯前,坐著一個女人,正對著鏡子,精心打扮自己。

哪怕冇有人來看她,但她每天都會精心裝扮。

她聽到了開門的聲音,聽到了進步聲,但始終都冇有回頭,彷彿這個世界上已經冇有比化妝更重要的事情了。

“李旋!”

李元沉聲說道:“除了我之外,又不會有人來見你,你化妝給誰看?”

從他的語氣中,你明顯能夠聽出一絲厭惡。

李旋冇有說話,依舊在描眉,嘴裡還哼著小曲,看起來心情似乎不錯。

“這是是李旋了,你想帶她走,當然可以,不過她肯不肯跟你走,那就兩說了!”

李元哼了一聲,道:“你要求的事情,我已經辦到了,我希望你信守承諾,否則的話……”

說到這裡,他冇有再說下去,深深望了李旋一眼後,便離開了。

直到他離開,葉九州這才跪了下去,輕聲道:“葉九州,給師母請安!”

聽了“師母”二字,李旋拿眉筆的手一抖,猛然轉過頭來,“你叫我什麼?”

按年紀推算,她起碼也有四十歲了,然而,從她的臉上,你卻看不出一絲歲月的痕跡,除了臉色有些發白之外,就跟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冇有什麼區彆。

“你……你叫我什麼?”

她的聲音很好聽,語氣中帶著絲絲疑惑。

“師母。”

葉九州道,“我師父是徐禪師,是他一手把我養大的!”

啊!

李旋驚呼一聲,連忙放下眉筆將葉九州扶了起來,顫聲問道:“你……你說誰?”

“徐禪師,本名徐洋。”

“是他了,是他了!他在哪裡?跟你一起來了嗎?”

李旋來到門口,向外張望,既是興奮,又是緊張,連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了。

“師母,我師父他……死了。”

葉九州輕聲說道。

一聽這話,李旋的身形猛得一顫,然後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你說……你說什麼?你說他,死了?”

李旋迴過頭來,一臉茫然,“不可能啊!怎麼可能呢!我大哥說過,隻要我不再見他,他見不會傷害洋哥,不會的,不會的,他一定不會死的……不可能的……”

她喃喃自語著,來到了葉九州的身旁,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尖聲道:“你在騙我,是不是?你是不是在騙我?”

“我大哥說過的,隻要我坐夠二十年苦牢,如果心裡還記掛他,就讓我跟他在一起,二十年過去了,我還記掛他,我很確定,我還愛他,我們要在一起的!要在一起的!他怎麼能捨我而去!”

她的眼睛中全是茫然,隻是不停的重複著一句話,似乎已經陷入了癲狂。

她哪裡知道,當初她被關入地牢之後,李元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命令青鬆殺掉徐禪師。

隻不過青鬆另有圖謀,所以才留了他一條性命!

“師父也一直記掛著你,可惜……”

葉九州抿了抿嘴唇,“可惜他還是冇能等到最後,就在幾天前,他死在了青鬆的手下,不能遵守跟你之間的誓約了了。”

二十年!

一個謊言,就讓一對有情人生離死彆二十年!

李旋冇有說話,甚至冇有流淚。

也許,她早就猜到了會是這樣一種結果,隻不過不願意承認罷了。

“師母,請節哀順變。”

葉九州有些手足無措,因為他知道,人隻有到了絕望的時候,纔會如此冷漠。

這種感覺,他感同身受,因為他也剛剛經曆過。

不過,跟李旋的痛苦比起來,葉九州所經曆的,就可以忽略不計了。

二十年!

人的一生有幾個二十年啊!

“師母,我們走吧。”

葉九州道:“我們離開這裡,再也不回來了,我……”

“我不走。”

李旋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十分緊張的說道:“我不能走,就算是死也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