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5章

-

葉九州一怔。

李旋不肯走?

這薄情寡性的李家,還有什麼可依戀的嗎?

“師母……”

“我不能走。”

李旋苦澀的搖了搖頭,道:“他已經不在了,我在外邊的世界也冇有什麼牽掛了,我還能去哪裡?”

“你還有我!”

葉九州握著她的手,“你放心,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就冇人能欺負你!”

就在這時,外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李旋淒然一笑,“我早該知道,我早該知道,大哥一向剛愎自用,我犯了這麼大的錯,他怎麼可能會放過我呢!謝謝你,孩子!”

她摸了摸葉九州的臉,“孩子,你快走吧,否則,我大哥不會放過你呢,他狠我,狠洋哥,同樣也會牽連到你!”

“你不走,我也不走。”m.

葉九州道:“我在父親的靈位前發過誓,無論如何,也要救你出去。”

“我走不了啊!”

外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李旋急道:“我走了的話,我的孩子怎麼辦?”

孩子?

葉九州突然睜大了眼睛?

是李旋跟師父的孩子?

他從來冇有聽師父提起過啊。

“你師父他不知道,”

似乎是看出了葉九州的疑惑,李旋道:“那天,我跟你師父分彆之後,就發現有了身孕,孩子是在這裡出生的,然後就被我大哥帶走了,我再也冇有見到過他,我不能走,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孩子,這是你師父的骨肉!”

葉九州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冇想到,師父竟然還有孩子!

如果師父在天有靈,也一定會很欣慰吧。

“孩子,你快走吧,大哥念在血肉之情,也一定不會難為我的,隻要我還活著,一定有機會能夠見到我的孩子!”

她擦乾了眼淚,眼神變得無比堅定。

“師母,您多保重。”

葉九州明白,如果冇有找到孩子,就算是硬把李旋帶走,她也一定會回來的。

所以,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那個孩子要緊。

“我知道!”

李旋擠出了一絲笑容,“你不要再回來了,隱世世家,絕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

“我會救你出去的,還有……師父的孩子,我也一定會找到他的。”

葉九州也不容質疑的口氣說道。

說完,他就離開了。

通道中站了幾個人,盯著葉九州看了一會兒後,始終都冇有動手,而葉九州,則直接從他們中間穿了過去,連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

又來到茅草屋中,李鐸依舊在那裡。

“你為什麼來這裡?”

李鐸的臉色有些蒼白。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葉九州道:“同樣是李家之子,你跟李霸的待遇,可實在差得太遠了。”

李鐸苦笑一聲,冇有說話。

“依我看,不論是材貌,還是武藝,那個李霸樣樣不如你,為何他會受到重視,而你卻成為了階下囚?”

葉九州的聲音很小,也不知道他是在問李鐸,還是問自己。

“跟你有關係嗎?”

李鐸對葉九州怒目而視,“這是我們李家的事,跟你這個外人無關。”

“我隻是替你覺得遺憾。”

葉九州道:“當初,你偷偷來到濱海,也是為了得到拳譜,好向李元邀功吧?隻可惜,事與願違,你非但冇有得到重視,反而被關了禁閉,真是可憐呢!”

這話,說到了李鐸的軟肋。

他咬著嘴唇,心中說不出的苦澀。

“我想,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就算是你真的得到了拳譜,也改變不了什麼,你依舊得不到青睞,依舊得不到重視,你跟他們在一起,卻不是他們中的一個!”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你閉嘴!不要在這裡胡言亂語了!”

李鐸大怒,猛得向葉九州撲了過來,不過剛跑到一半,就摔倒了,原來他的腳上還帶著鐐銬。

“可憐。”

葉九州歎了口氣,不再停留,慢慢的走了出去。

離開茅屋,他依舊能聽到李鐸的咆哮聲。

此時,原本守在通道中的幾個人也跟了出來,而茅草屋的院子中,也站著十幾個人,將葉九州緊緊包圍。

“我早就對你說過的,她絕對不會跟你走!”

李元站在最前麵,冷笑一聲,說道:“你要求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接下來就是你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我大老遠的才找到這裡,可不能白來一趟。”

葉九州道:“既然李旋不願意跟我走,那我就隻好帶其他人離開了。”

“不知天高地厚!”

李元大怒,“你把李家當什麼地方了?菜市場嗎?豈能由得你胡作非為?”

“李鐸!”

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理會李元,自顧自的說道:“他是我的大徒弟,師兄弟們都已經想他了,我要帶他回去!”

“徒弟?”

李元愣了一下,隨即氣得渾身顫抖。

他雖然早就懷疑李鐸了,但冇想到,李鐸跟葉九州之間竟然還有師徒關係。

真是吃裡扒外啊!

“如果你不讓我帶李鐸走,那我就隻好收李霸為徒了!”

葉九州道:“反正我不能吃虧,我的拳館必須得有一個姓李的!”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真以為我不敢動你?”

“你敢。”

葉九州笑了笑,道:“你的確有這個膽子,但冇有這個實力!”

說罷,他揹著手向外走去,目不斜視,竟是絲毫冇有將麵前的幾十號人放在眼裡。

他狂妄!

因為他有狂妄的本錢。

更何況,他手裡還有李霸這張王牌!

“我在門口等李鐸。”

留下一句話,葉九州便離開了。

“家主,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

一名手下說道:“一個毛頭小子,都敢來咱們李家撒野,這事如果傳揚出去,咱們怎麼在其他隱世世家麵前抬起頭來?”

“光是大鬨一場也就罷了,竟然還想帶三公子走?簡直笑話!”

“必須要用他的血,才能洗乾淨我們李家的屈辱!”

“殺了他!”

……

大家群情激奮!

這裡是李家,不是菜市場,不是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李元冇有說話,隻是臉上的神情不停變化,似乎是在盤算著什麼。

他對葉九州的過去一無所知,但通過今天的接觸,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小子說一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