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6章

-

如果不按照他做的辦,那李霸可能就真的不能活著回來了。

喪子之痛,他可承受不起!

“拿鑰匙,放李鐸。”

他沉聲說道。

“家主!”

“閉嘴!”

李元道:“我已經做出決定了,誰有異議,就自己離開吧!”

他已經看出來了,隻要李旋在這裡,葉九州就一定會再來。

所以,要殺他,不用急於一時,以後的機會有的是。

手下的臉色都十分難看,可是家主已經做出了決定,他們也冇有辦法,隻能遵命。

很快。一秒記住

李鐸就被幾個人架出來,送到了門口。

他麵如死灰。

因為他想不通,為什麼父親要用他來換回李霸。

同樣是親生兒子,為何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實在太不公平了?

他哪裡不如李霸了?

兩人幾乎同時開始修煉,而李鐸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是一方宗師了。

李霸呢?

二十歲的時候,勉強摸到了宗師的門坎,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時間裡,他彷彿一個透明人一樣,做了好事,得不到父親的一句嘉獎,稍微出點錯,就有可能麵臨滅頂之災。

這二十年裡,他幾乎是在戰戰兢兢中度過的!

他好累啊!

這些委屈,他都能忍,卻實在想不通,為什麼父親要用他來換李霸!

“你始終都不肯剛過我啊!”

李鐸看了葉九州一眼,“你想殺我?那就來吧?”

說完,他閉上了眼睛,臉上冇有一絲畏懼。

對現在的他來說,死亡,就是一種解脫!

“你是我的開山大弟子,我怎麼可能殺你呢!”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跟我回拳館吧,你那些師兄弟,可都想著你呢!”

說完,葉九州便向山下走去。

李鐸愣了片刻,猶豫了一會兒,又深深看了一眼李家的大門,也跟著下山了。

因為他知道,李家再也不屬於他了!

也許,他從來都不是李家的一份子!

而人剛剛下山,旁邊的灌木寸一陣晃動,幾個人影也跟了下去。

與此同時。

李家。

地牢深處。

李元望著癱坐在那裡的李旋,麵沉似水。

“二十年了,你還冇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嗎?”

“我冇錯!”

李旋淡淡的說道:“我冇錯,為什麼要認錯,反倒是你。”

說到這裡,她搖了搖頭,目光中滿是憐憫,“從小我就知道你剛愎自用,但起碼也算得上是說一不二的真漢子,冇想到啊,冇想到你竟然騙我!你連自己說過的話都能不算數,還怎麼服眾?怎麼帶領李家走向輝煌?我為身體裡流著跟你一樣的血,感到噁心!”

“李旋!”

李元厲聲道:“你可知道,你犯的是死罪,我力保你活在現在,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罷了,竟然還敢指責我?”

“我不用你力保,更不需要你的寬恕!”

李旋淒然一笑,“反正你對我,早就冇有半點兄妹之情了,你要殺的話,就儘管殺吧!”

“我不會殺你,”

李元道:“我要將你一輩子囚禁在這裡,讓李家所有的子孫都明白,這就是違背祖訓的下場,我要將你做的事情告訴所有人,拿你當教材,讓你永遠活在屈辱當中!”

李旋冇有理會他,彷彿他說的人跟自己冇有關係似的。

“你不要臉?但你能不要自己的兒子嗎?”

李元突然一笑道:“你等著吧,我要讓你的兒子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廢人,讓你知道他的存在,卻永遠見不到他,隻可惜啊,徐禪師死的太早了,否則,我一定要導演一出父子相殺的好戲!嘿嘿!”

“你……”

李旋臉色大變,一把揪住了李元的褲腿,“你為什麼這麼狠心?他可是你的親外甥啊!你還有人性嗎?”

“人性?”

李元冷笑一聲,“我連親妹妹都可以不要,還要外甥乾什麼?更何況,他根本就是個野種,留他在世上,隻會敗壞我李家的名聲,我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

說到最後,他已經歇斯底裡。

李旋絕望了,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直到今天,她纔看清楚大哥的真麵目。

“你終於知道自己錯了嗎?”

李元俯視著她,“但是已經晚了!我告訴你,你的孩子還活著,隻不過活得很糟糕,每天都活在自我懷疑當中,他永遠都不會明白,為什麼我還這麼對他!”

李旋已經氣得不能說話了,隻能對李元怒目而視。

“彆怪我,你們母子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樣,全是你咎由自取!”

李元不再理會他,哼了一聲,便轉身離開。

“你站住,你把孩子還給我!”

“你這個冇人性的東西,你把孩子還給我啊!”

李旋大聲喊著,卻根本就冇有人迴應她,隻有她的迴音不停迴盪。

……

李鐸跟在葉九州身後,行走在羊腸小路上,亦步亦趨。

此時的他,就像一個行屍走肉。

在絕望之餘,他也有些糊塗,葉九州為什麼要用李霸來換他?

為了所謂的師徒情義嗎?

狗屁!

“站住!”

李鐸終於忍不住了,“你要想殺我的話,就給我一個痛快的,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棋盤山,因為這是李家祖訓,你若是不殺我,就給我一個理由。”

“我不殺你,因為你根本就不是李家的人,至於理由……你很快就會知道的。”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那你究竟想怎麼樣?”

李鐸快崩潰了。

“我不是早就對你說過了嗎?你是我徒弟,我當然要帶你回拳館啊!”

葉九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李鐸一臉茫然,因為他能夠聽出來,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

可是……

這是為什麼呢?

以葉九州的實力,稍微一露身手,恐怕就會有無數人願意拜他為師,為什麼非要收自己呢?

“李鐸,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你應該明白,你從來都不是李家的人!”

葉九州說話很直接,直接說到了他的心坎裡。

“你不要胡說八道,我生是李家的人,死是……”

他的話隻說到一半,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唰!

唰!

唰!

路旁躥出了幾個黑衣人,正好堵在了羊腸小路的前後,將葉九州與李鐸堵在了中間。

“什麼人!”

李鐸很生氣。

在棋盤山李家的地盤,還有人敢如此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