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18章

-

殺回李家?

李鐸吃了一驚。

他什麼時候說過要殺回李家,雖然父親有心殺他,但他也不能做出如此不孝的事情啊。

“師父……”

“不用問了,你很快就會明白了。”

葉九州打斷了他的話,有些事,現在還不是明說的時候。

他能理解李鐸的心情,從小在李家長大,自然認為自己是李家的一份子,因此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幻想。

可他哪裡知道,李家自李元以下,根本就冇有幾個人真心把他當自己人。

如果不是葉九州硬帶他出來,說不定,他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走,回去。”

葉九州站了起來,讓雷子背起李鐸,一行人這才下山。

此次棋盤山一行,收穫頗多,遠遠超出了葉九州的預料,不過,總體說來,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且,他也摸清了李家的底細。

師父那筆賬,遲早又收回來,不過,收賬的人不止他一個。

又回到濱海的拳館,李鐸也是感慨頗深。

回想當初來到濱海的時候,還大言不慚的要挑戰葉九州,結果弄得十分狼狽,彷彿就發生在昨天一樣。

那段時間,在葉九州的身邊,在拳館當中,他收穫了很多東西,除了武藝之外,更多的是難得的溫情。

這種感覺,他在李家可從來冇有感受到過。

在李家,他彷彿就是一個外人,根本就冇有人在意他的冷暖。

望著拳館的招牌,他久久出神,一時間,他也分不清楚,這裡和李家,究竟哪裡纔是他的家。

“大師兄回來了?”

突然,有人喊了一聲,聲音裡帶著驚喜。

“真是大師兄回來了!大師兄回來了!”

很快,整個拳館都被驚動了,幾十個人衝了出來,把李鐸圍在中間,尤其是幾個剛入門不久的弟子,見到李鐸,就像是見到了大明星一樣。

“這就是大師兄啊,雖然有點狼狽,有點憔悴,有點精神不振,有點……嗯,但總體來說,還是很帥的!”

幾個女弟子圍著李鐸,開始品頭論足。

……

李鐸本想罵他們幾句,可是話到嘴邊,卻突然哽嚥了。

“我回來了。”

他擠出了一絲微笑,眼淚也跟著流了出來。

大家都有些茫然,不知道大師兄為什麼會哭,馬上就有人遞過來一張紙巾。

“大師兄,這張紙巾是我用過的,如果你不嫌棄……”

“滾!”

李鐸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眼淚也止住了。

深夜。

極道武館,客房內。

李霸渾身纏滿了繃帶,臉上更是青一塊紫一塊,不過這條小命始終是保住了。

他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冇想到葉九州冇有下殺手,而且還給他請來了最好的衣服。

他心裡明白,葉九州突然對他仁慈,並不是畏懼於李家的勢力,而是有其他圖謀。

不過,究竟是什麼,他就不清楚了。

正胡思亂想著,紗窗上突然出現了一都影子。

“什麼人?”

李霸掙紮著坐了起來,伸手搬來了一張椅子。

他心裡明白,這裡防衛森嚴,如果有人能夠潛進來,一定是絕頂的高手,所以他不敢大意。

外邊的人影也不說話,一推紗窗,便跳了起來,行動十分輕盈,如同猿猴一般。

那人的身形剛剛落地,便向李霸躥了過來,速度極快。

李霸吃了一驚,連忙將手上的椅子扔了出去,藉機閃到一旁。

他已經看出來了,對方就是來取他性命的。

此時,也來不及多問,隻能向門口跑去。

拳館中到處都是人,隻要他逃到門口,大叫一聲,自然會有人來救他。

然而……

他重傷之下,身體本來就不靈便,再加上刺客行動太過迅速,已經搶先一步,堵住了門口,同時,一腳踢向了他的胸口。

“啊——”

他慘叫一聲,重重的跌倒在地。

而那刺客,也絲毫冇有手下留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已經多了一對峨眉刺。

“是你!”

李霸迷迷糊糊中,突然睜大了眼睛,“崖柏,你要我死?”

從對方的身手中,他就已經看出來了,一定是李家的人,當看到這對峨眉刺的時候,心中更無懷疑。

對方一聽,也不驚訝,隻是嘿嘿一聲冷笑。

李霸再無懷疑。

這聲音,這身手,除了崖柏之外,他再也想不出第二個了。

即便是他完好無損的時候,也未必是崖柏的對手,現在就更加不用說了。

“有刺客,快來人啊!”

就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外頭,突然有人喊了一聲。

頓時,燈火通明!

院中人聲鼎沸,腳步聲紛至遝來。

把刺客明顯猶豫了一下,隨即將手上的一對峨眉刺向李霸扔了過來,也不管有冇有刺中,便跳窗逃去。

“追!”

“他去後院了!”

“前後包抄”

……

屋內,李霸拔下了肩膀上的峨眉刺,臉色鐵青到了極點。

“好你個崖柏,竟然敢以下犯上!”

“你真是不想活了!”

鮮血順著他的指縫流了下來,讓他剛剛好的差不多的傷勢,又雪上加霜。

“人還活著!”

窗外傳來一陣粗獷的聲音。

李霸聽了之後,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

是雷子!

那個折磨過他的男人!

跟在身後的,是葉九州,一個讓人失去信心的男人!

“竟然敢硬闖濱海禁地,看來,你的命很值錢嘛!”

葉九州看了一眼氣若遊絲的李霸。

李霸哼了一聲,冇有理會。

“是誰要殺你?”

“跟你有關係嗎?”

李霸道:“你既然已經去過李家了,就應該信守承諾,放了我。”

葉九州搖了搖頭。

“李旋不肯跟我走,所以,我們的承諾不能算數!不過嘛……”

頓了頓,葉九州又道:“不過嘛,我跟李元做了另外一樁交易,他也真是喜歡你,竟然不惜用另一個兒子來跟你交換。”

李霸一怔。

是誰?

父親拿誰來換自己的性命了?

是李通?

還是李鐸?

葉九州笑了笑,道:“本來,我是打算要放你走的,可是看你的樣子,恐怕剛出門口,就得被人暗殺!可是冇辦法,我答應了李元,隻好信守承諾了!”

“雷子,放人!”

說完,他便向門外走去。

“等一下!”

李鐸艱難的爬了起來。

開什麼玩笑啊!

在拳館中,都有人來刺殺他,此去棋盤山一百多裡路,一路上不知道要麵對多少危險。

他此時離開,就跟送死冇有什麼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