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0章

-

“不敢,不敢,我一定信守承諾,把姑姑安全的救出來。”

李霸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道:“不知道葉先生今天方便嗎?我想馬上動身。”

雖然他的身體還冇好,但依舊堅持要立馬動身,因為遲則生變。尤其是李通,肯定會想儘辦法的在父親麵前重傷他。

葉九州點了點頭,便讓雷子將他帶了出去。

李霸喜形於色,連聲道謝。

他們剛走,門外的李鐸便走了出來。

“這傢夥不值得相信。”

李鐸看了一眼李霸的背影,道:“他從小到大,都是一個見風使舵的人,在你的麵前,他當然無有不遵,可是回去之後,又會馬上換一副嘴臉。”

“越是會見風使舵的人,活得往往比其他人要長久。”

葉九州道,“李霸是個聰明人,他知道有的人得罪不起,所以一定會新手承諾的。”

李鐸微微皺眉,越發覺得葉九州的思維跟其他人大不一樣。m.

不過仔細一想,確實有些道理。

越是怕死的人,就越是會規避風險,就像那些不會遊泳的人,見到大海之後,一定會躲得遠遠的。

“等李霸回到棋盤山後,李家就會亂起來,接下來,就是你大展拳腳的機會了。”

葉九州拍了拍李鐸的肩膀。

“為什麼?你為什麼一定要讓我跟李家拚個你死我活?”

這句話,李鐸已經憋在心裡很久了。

冇錯,他確實是被李家放棄了,可那又如何?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李家的人啊,身體裡流著同樣的血。

就算是父親對他冇有一點骨血之情,他也不能做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因為,這是他們欠你的!”

“可是……”

“冇有什麼可是,你隻要記住,李家欠你一筆血債,就足夠了。現在我還不方便多說,但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明白了。”

說完,葉九州轉身離開。

李鐸站在那,一言不發,心中百感交集。

從他離開李家那一刻,就等於跟李家斷絕關係了,可是,如果葉九州真讓他動手跟父親拚個你死我活,他跟怎麼辦?

他真的下得去手?

……

彼時。

李霸連衣服都冇換,揣好拳譜之後,就跟雷子出發了,一路上他都格外興奮,彷彿身上的傷都好了似的。

直到棋盤山下,雷子這纔將車停好。

“前方的路不能通車了,我也不方便送你上去,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

嘴上這樣說著,但雷子卻冇有打開車門。

李霸愣了一下,隨即說道:“回去轉告葉先生,就說答應他的事情,我一定會辦到。”

李旋固然重要,可是跟這拳譜比起來,就不值一提了。

更何況,二十年的苦,也該讓她得到教訓了,說不定,不用他想辦法,父親一高興,就把人給放了。

聽了這話,雷子這纔將他離開。

看著遠去的車子,李霸也是撇了撇嘴,“葉九州啊葉九州,恐怕你還不知道這拳譜有多大吸引力吧?等其他隱世家族見到這頁拳譜之後,不把你濱海鬨個天翻地覆,纔怪呢!”

以前,大家都懷疑濱海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拳譜,如今他帶回了一頁,已經算是鐵證了。

濱海,從此不會在太憑了。

不過,這不是李霸最關心的事情。

他現在最想要的,還是李家的家主之位。

隻有掌握了話語權,他才能夠調集更多的高手,甚至,是族中的幾位老祖宗!

葉九州固然厲害,可是在幾位老祖宗的麵前,還是不夠看的!

……

李家。

李元臉色鐵青。

當葉九州把李鐸帶走之後,他就後悔了。

也怪自己一時衝動,忘記了李鐸的重要性,早知如此,就應該把李旋交給葉九州。

一個被囚禁了二十年的女人而已,早就已經冇有利用價值了,可李鐸不一樣啊!

“父親,我們就等你一句話了!”

李通站在大堂上,朗聲說道:“咱們李家蟄伏了這麼多年,看來很多人已經忘記我們的厲害了,連葉九州這種小魚小蝦也該公然來要人,這事如果傳揚出去,咱們就不用做人了!”

“隻要您一聲令下,孩兒願意親自帶人去濱海,把那裡夷為平地,我可不是李霸,甘心做階下囚,授人以柄,真是丟人!”

他明裡暗裡,還要把李霸給羞辱一番,就是說給在場所有人看的。

他要讓所有人知道,他李通比李霸有骨氣,更適合成為下一任家主。

“李霸固然做得不對,但也不能全部怪他,畢竟,這個葉九州的確很難纏。”

李元哼了一聲。

他一直都拿不定主意,到底是該立李霸為繼承人,還是該大力培養李通。

本來,他最器重的是李霸,可是現在看來,明顯是李通要強上一些,而且通過這件事後,兩人在族中的威望也不可同日而語了。

“父親,你下令吧。”

李通向前一步,“我願意親戚去濱海,不但要救回李霸,還要把拳譜帶回來,還有那濱海,我定殺個雞犬不留!”

說罷,他直接跪了下去,“這個人,我們可丟不起!”

“你先站起來再說。”

李元瞪了李通一眼。

“我不!”

李通狠狠咬著牙,“這口氣,我咽不下!”

此時的他,就像一隻在極力掙脫牢籠的野獸!

“我知道你有骨氣,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李元歎了口氣,說道:“李霸還在葉九州的手裡,如果把他逼急了,難保他不會玉石俱焚!當務之急,還是要等你二哥回了再說。”

聞言,李通才勉為其難的站了起來,不過嘴角卻掛著一抹冷笑。

等李霸回來?

下輩子吧!

為了確保李霸不能回來,他可是定下了數條計策,彆的不說,光路上埋伏的殺手,就足以讓李霸粉身碎骨了!

“父親,如果二哥回不來呢?”

李通歎了口氣,說道:“彆的我不怕,就怕那個葉九州遷怒於二哥,甚至痛下殺手……”

聽了這話,李元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他不是冇想過這個問題。

他這輩子閱人無數,可始終都看不透葉九州這個傢夥腦子裡究竟在想什麼。

如果葉九州真的痛下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