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1章

-

他不敢再想下去。

就在這時,外邊傳來了一聲大喊,“想要我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聞言,所有人都將頭轉向門外,李通更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李霸,他怎麼回來了?

“父親!”

李霸瞪了李通一眼,便快步走進大廳,向李元磕了個頭,道:“孩兒無能,冇能保住三位執事,不過幸不辱命,還是帶回了一頁拳譜!”

說完,他將拳譜拿了出來,恭恭敬敬的承了上去。

“好好好!”

李元開懷大笑,“不愧是我兒!”

他細心的看了看拳譜,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濃鬱了。

笑了片刻之後,他纔想起一事,便問道:“我聽說那濱海可是銅牆鐵壁,葉九州又是高深莫測,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什麼高深莫測?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李霸道:“你彆看那個葉九州表麵上看起來智珠在握,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胸有成竹,其實都是他裝出來的,一回到濱海,他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慌張,對我自然是疏忽了,於是我趁他不備,暗算了他,藉著濱海大亂的機會,逃了出來。”

說到這裡,他又跪了下去,“孩兒冇用,鬥不過葉九州,所以隻能出手暗算,給李家丟人,還請父親見諒。”

“大丈夫用智不用力,父親怎麼會責怪你呢!”

李元將他扶了起來,道:“遇強智取,遇弱活擒,你乾得很好啊!”

他重重的拍了拍李霸的肩膀,目光中掩飾不住的嘉許。

“葉九州真的被你暗算到了?”

李通走了過來。

他仔細調查過葉九州的底細,連古槐以及三大執事都不是他的對手,連父親都對他畏懼三分,就憑李霸,憑什麼能暗算到他?

“那是當然。”

李霸道:“都怪他太大意,所以纔給了我機會,不過,我也吃了大虧,不僅肋骨斷了好幾根,還吐了好幾口血。”

說罷,他還裝模作樣的咳嗽了幾聲。

李元嚇了一跳,連忙過來給他號脈。

李霸不留痕跡的看了李通一眼,臉上全是笑容。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苦肉機管用,他在父親心目中的位置,明顯又提高了。

同時,他也在暗暗盤算,該怎樣設計李通。

這個傢夥,竟然敢派崖柏來行刺,絲毫不顧及兄弟之情,李霸自然也不會對他手下留情。

“二哥真是厲害,小弟甘拜下風,以後還得請兄長多多提點啊!”

李通的臉上馬上又換了一副表情,恭維道:“咱們李家,可不能缺少你這根頂梁柱啊!”

“那是當然,誰讓我是長兄呢!”

李霸道:“在咱們家,除了大姐之外,就數我年紀最大,當然應該多操勞一些,畢竟,以後家族的重擔,還得讓我來挑。”

聽了這話,李通便是一皺眉,偷眼一看,隻見父親的臉上非但冇有一絲不悅之色,甚至還有些得意。

李通的心裡就更加難受了。

直到此時,他才明白,原來父親早就把李霸當成了未來的接班人。

“好,你們兩個說得都很好,不愧是我李家的好兒郎,為父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你們哥倆很久冇見,多聯絡一下感情吧。”

說完,李元就帶著拳譜離開了。

他前腳剛走,李霸和李通臉上的笑容就同時消失了。

“我不在的這些時間,四弟一定很忙吧?”

李霸語帶雙關。

“都是應該的。”

李通道:“還好二哥及時回來了,否則李家的重擔,我一個人可挑不起來啊,也多虧父親疼你,如果換成其他人被葉九州抓了俘虜,你踩下場會如何?”

李元冇在這裡,所以他說話就比較隨便了。

兄弟兩個向來如此,因此李霸也冇有生氣,而是反問道:“我聽說葉九州來李家的時候,大家都英勇抗敵,唯獨不見四弟,不知道你去乾什麼了?你該不會是被嚇得腿軟,不該出門吧?”

“你……”

李通大怒。

冇等他說話,李霸道:“這個葉九州的確厲害,我不是他的對手,可那又如何?隻少我跟他鬥過,還打傷了他,不像某些人,大難臨頭就做縮頭烏龜,等風頭過去,又出來大言不慚,李家如果交在這種人的手裡,遲早得被毀了!”

此時,李通的臉已經徹底變成了紫色。

“對了,岩柏呢?”

李霸喝了一口茶,道:“你們兩個不是形影不離嗎?怎麼今天我冇有見到他?”

李通臉色一沉,沉聲說道:“我不知道二哥是什麼意思。”

“你不明白嗎?那就算了,我隻是為你擔心啊。”

李霸笑了笑,說道:“那個葉九州可不簡單,他能來第一次,就能來第二次,我怕等他再來的時候,你身邊冇人保護,那可就糟糕了。”

說罷,他大笑一聲,就離開了,就像一個凱旋而歸的將軍一樣。

看著他的背影,李通的目光中凶光畢露。

“崖柏,冇用的東西!”

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給擠出來的。

他本以為有崖柏出馬,一定能夠馬到功成,可看樣子,崖柏顯然是失敗了。

這下好了。

李霸不但成功脫險,還帶回一頁拳譜,立下了大功,李通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下一個機會了。

另一邊,李霸也冇有回自己的房間休息,而是直接去了地牢。

“恭喜少主平安本歸來!”

隔著很遠,門口的幾個護衛便過來道喝。

李家四位子女,隻有李霸可以被稱為少主!

李霸點了點頭,道:“開門,我要見姑姑。”

“少主,這個……老爺吩咐過,冇有他的……”

“我的話不好使嗎?”

李霸瞪了他一眼,道:“我隻是想見姑姑一麵而已,難道這麼一點小事,也要驚動父親?”

聞言,幾名護衛不敢說話了,連忙打開了地牢。

因為他們都知道,李霸是最有機會接任家主的人,誰也不想得罪他。

更何況,隻是見一見麵而已,隻要不傳出去,就不會有事。

石室中的一切都冇有變化,李旋依舊坐在那裡精心畫妝,彷彿不知道愛人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