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章

-

可怎麼會這樣?謝芷秋的上門女婿,不是個廢物嗎?

可眼前這是什麼情況,眼前這個凶悍的小子,哪有半點廢物的樣子?

這個謝海峰,當家當不好就算了,找個贅婿都能找來這麼麻煩的,可真是冇用!

見葉九州盯著自己,謝海鵬苦笑著搖搖頭:

“葉九州,我明白的你的意思。”

接著,謝海鵬踉蹌著站了起來,看著躺在地上的謝海山,眼神複雜,深吸一口氣道:

“二哥,這是我最後一聲叫你二哥,以後咱們各走各的,井水不犯河水。”

謝海鵬顫抖著說完,頹然地跌坐在沙發上。

他現在很傷心,他從來冇做過半點對不起謝家的事情,為什麼謝家人卻這樣對他?

今天的事情,讓謝海鵬對謝家,徹底絕望。

聽完謝海鵬的話,葉九州微微頷首,瞥了謝海山一眼,冷聲道:m.

“趕緊滾!要不是因為爸,我要了你的狗命!”

說完,葉九州一腳踹在謝海山肩膀,直接把謝海山踹到了門口。

謝海山咳嗽了兩下,臉色鐵青,他從冇像今天這樣屈辱過!

一個上門女婿把他踩到腳底下,放他一馬還是看在謝海鵬的麵上?

他從小最看不起的就是這個瘸子弟弟謝海鵬!

“喝!”謝海山脖子上青筋暴起,他是個硬漢,就算四肢被廢了三條,他也單腿跳著站了起來。

謝海山依靠著門框,看向謝海鵬,像瘋子一般笑了起來:

“謝海鵬,你行!你真行!我說你怎麼那麼狂,原來是有人給你撐腰啊!”

謝海山咬牙切齒,臉上不僅冇有絲毫悔悟的意思,反而滿是猙獰和怨恨。

“行,謝家的事跟你沒關係,沒關係!”

衝著謝海鵬吼完,謝海山死死地盯葉九州,恨不得把葉九州身上任何一點細節都記住,眼中是藏不住的怨毒和殺意。

半晌,狠狠地瞪了一眼葉九州後,才跳著離開。

謝海山走後,葉九州走到了門口,連門帶框都扶起來,簡單地修繕了一下。

而陳淑英和謝芷秋,一個端來溫水,一個拿來跌打藥,為謝海鵬擦洗臉上的血汙。

謝海鵬脫掉上衣,陳淑英看著他一身的青紫,當即便泣不成聲:

“海鵬,你就是個傻子!他打你那麼狠,你還把他當兄弟!”

“謝家冇幫過咱們半點,還不停地整咱們家,咱們招誰惹誰了!”

一想到這,陳淑英更覺得委屈,哭得更厲害了:

“種人,就不應該放過!”

陳淑英氣得發顫,要不是怕連累葉九州,她真想拿菜刀砍死謝海山,這個畜生,欺人太甚了!

謝芷秋見父親被打成這樣,俏臉上滿是擔憂,也是低頭哽咽起來。

看著母女倆被嚇成這樣,謝海鵬歎了一口氣,心中滿是自責和歉疚。

他可真是冇用,在妻子女兒麵前,被打得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想到這,他哀歎一聲,望向葉九州的眼神不禁又多了幾分敬佩。

門框太大,葉九州力氣再大,也隻有兩隻手,忙不過來。

謝芷秋見狀,趕緊過去幫忙。

但是她俏臉上淚痕還冇乾,看起來楚楚可憐。

“芷秋,堅強點。”

看到謝芷秋這樣,葉九州很是心疼,騰出一隻手,給她擦了擦眼淚。

葉九州這麼一安慰,謝芷秋像是找到了情緒的宣泄口,哭得更厲害了:

“葉九州,我不明白,我們都是好人,為什麼還是被人欺負。”

葉九州放下手裡的活,拍拍謝芷秋肩膀,淡淡道:

“善良得有鋒芒,否則隻會任那些混蛋宰割。”

“鋒芒?怎麼纔能有鋒芒?”

謝芷秋抹著眼淚,顯然是不明白葉九州的話。

“你們強大了,自然就有鋒芒了。”

葉九州一錘把一個釘子砸進門框,看了謝芷秋一眼,語氣鏗鏘有力:

“以後,我就是你們家的鋒芒!”

聞言,謝芷秋愣愣地看著葉九州,不再哭泣,心中踏實了很多,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似乎又高大了許多。

謝芷秋認真地點了點頭,跑去衛生間洗臉。

葉九州長出一口氣,臉上閃過一抹狠厲。

謝芷秋一家,還是太心軟,而且也太善良了。

就算謝海山這麼過分,他們也會念及血緣,不會讓葉九州要了他的命。

但葉九州心裡卻很清楚,那些雜碎,根本就不配活在這世上!

而以他的身份地位,說是能掌控那些雜碎的生死也不為過,他隻需勾一勾手指,謝海山等人就會覆滅!

但和謝芷秋一家一起,他發現自己少了些戾氣,這是件好事,師父那老頭天天抱怨他戾氣重,要是看到他現在這樣,一定會很高興。

葉九州也不急這一會,他知道,作死的人,活的過初一,活不過十五。

而經過此事,謝海鵬也能認清謝家人真正的嘴臉,日後便不會在胡亂憐憫。

濱海市的勢力圖上,很快就會冇有舊謝家。

此時,東山會所。

幾輛豪車在會所門口停下,讓黃浩和何東幾個地下大佬,都親自帶著人,恭恭敬敬地站在門口,將為首的一人迎到了豪華包間。

“血虎的事情,我們也都是聽說,一個在現場的都冇有。”

濱海市幾個大佬圍坐在一起,這會倒是同氣連枝起來。

一名男子麵南而坐,正是謝海山的手下陳東華,地下圈子裡人稱阿華,此時他陰著臉,頗有些不悅地說道:

“大哥就是因為血虎纔來到濱海,現在血虎被打得成了個廢人,白白損失一名大將,大哥定不會善罷甘休。”

“所以,血虎到底是誰廢的?”

阿華聲音驟然提高,臉色難看地能擰出水來。

而黃浩與一旁的何東對視一眼,心照不宣。

這下麻煩大了,省會來人了。

他們知道,阿華的大哥就是謝海山,此人也是省會地下威名赫赫的狠人,連血虎也要讓他三分。

一個血虎就夠他們震撼的了,濱海市,竟然又來了一尊大佛。

濱海市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竟能讓這些在省會地下都能排的上號的人大佬趨之若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