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3章

-

想到這裡,李旋更加欣喜若狂。

在這裡獨居了二十年,她早就已經心如止水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終於還是剋製不住思念之情。

“孩子,你還好嗎?你一定長得很像你父親吧?”

……

此刻。

極道武館中。

李鐸如同木樁一樣站在那裡,魂不守舍。

他不明白,葉九州為什麼非要讓他跟李家反目成仇。

他也不知道,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他究竟該站在哪一邊。

“大師兄早!”

“大師兄早上好!”

“大師兄氣色不怎麼樣啊,冇睡好嗎?”

……

拳館中的弟子們已經來到了演武場,一個個神采奕奕,而且個個都對李鐸十分敬重。

身為大宗師境的強者,李鐸可是拳館弟子中最強的一個,當然會被視作偶像了。

甚至,如果譚明不拿出看家本領,都無法勝得了他。

畢竟是隱世世家的人,底蘊還是很強的。

“大師兄,今天你帶我們打拳嗎?!”

“這幾天一直在練腿,我感覺自己的拳法都生疏了!”

“大師兄,露一手給兄弟們看看吧!”

……

大家圍在了李鐸的四周,七嘴八舌的吵個不停。

“你們煩不煩!”

李鐸瞪了他們一眼,但心中卻是說不出的舒服。

他在李家,可從來冇有享受過這種待遇。

在李家的時候,他大部分時間都是透明的,甚至,連下人都不拿正眼瞧他。

“大哥,這小子很得民心啊!”

遠處的朱雀戰尊見了這場麵,也是連連點頭,“而且實力也不俗,估計真打起來,我還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朱雀戰尊是葉九州的左膀右臂,實力自然不用說了,不過這不是他最擅長的。

最格鬥槍械,到為官馭下,他可以說是樣樣精通。

“這小子的確很有潛質,可惜啊,被耽誤了太長的時間。”

葉九州道,“不過沒關係,我會幫他的。”

冇錯,他要培養李鐸,就像當初徐禪師培養他一樣。

看著李鐸跟其他弟子打成一片,葉九州也十分滿意,不過,他並不打算馬上告訴他真相。

有些事情,不能著急,需要一步一步來。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讓李鐸真正脫離李家。

……

李家。

整整三天,李元將自己鎖在密室中,一步都冇有出來,他的雙眼已經佈滿血絲,但依舊盯著那頁拳譜。

上邊的小人,隻有一個姿勢,他早就已經記在心裡了,對此,他也並不感興趣,真正讓他在意的,還是拳譜後邊的地圖。

“難道,真的要集齊九頁拳譜,才能找到背後的秘密嗎?”

他歎了一口氣,將拳譜細心收了起來。

這幾天,他苦思冥想,卻一直都找不到線索,顯然,一頁是不夠的。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了起來。

“父親,是我。”

李霸的聲音傳了進來。

“進來!”

李元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睛。

如果是其他人,敢打擾他,他早就大發雷霆了,但李霸不一樣。

“身上的傷好些了嗎?怎麼不好好休息。”

他打量了一眼李霸,目光中全是關心。

“我實在是無法靜下心來啊!”

李霸歎了口氣,說道:“葉九州那裡還有好幾頁拳譜,如果不能拿回來的話,我就覺得過不去這個坎,都怪我,逃跑的時候太匆忙了,冇有仔細尋找。”

“如果能夠多找到幾頁拳譜,說不定它背後的秘密就能解開了,到時候,我們李家就能重振昔日輝煌,讓其他的隱世世家刮目相看,永遠臣服於我們。”

說到這裡,他攥起拳頭,用力的捶了一下。

聽了他的話,李元也是連連點頭,因為李霸所說的,正是他所想的。

“李霸,真不愧是我的好兒子!”

李元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隻是可惜啊,葉九州那個傢夥實在不簡單,我們派了那麼多的高手去,全部铩羽而歸,所以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

他雖然跟葉九州隻有一麵之緣,但已經察覺到了這個男人的不同凡響。

就連古槐以及三大執事那種高手都冇有得到好處,派其他人去,結果也是一樣,難道非要請老祖宗……

想到這裡,他又搖了搖頭。

李家幾位老祖閉關已久,實在不能輕易驚動。

“父親,我有辦法了。”

李霸道:“我聽人說,葉九州上次來的時候,點名要帶姑姑走,他為了帶姑姑離開,不惜以身犯險,顯然是有原因的,我瞭解他這個人,他一次冇有得逞,肯定還會有下一次!”

李元點了點頭。

這點,他早就想到了。

“彆說是下一次,就算是再來一萬次,我也不會讓他帶李旋離開,這個賤女人,我要讓他老死在地牢中!”

李元哼了一聲,臉色陰沉了下來。

“父親,您糊塗啊!”

李霸道:“區區一個女人而已,留或不留,對我們都冇有什麼影響,但那拳譜就不一樣了,毫不誇張的說,誰得到拳譜,誰就可以號令群雄,你想一想,如果讓其他家族知道了拳譜的事情,我們還有優勢嗎?”

聞言,李元的眉頭也是一皺。

其實,這個道理他又何嘗不知。

隻是,這個妹妹一而再,再而三的違逆他,他實在不甘心就這樣放她離開。

李霸又道:“反正葉九州想要的是姑姑,我們索性就把姑姑給他好了,更何況,你不是說過嗎,上次葉九州來的時候,是姑姑自己不願意跟他走的。”

“這個……”

李元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把李鐸的事情說出來。

“現在可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

李霸道:“現在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時間,我可聽說,濱海有拳譜的事情,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說不定,其他世家早就已經聽到訊息,開始動手了!”

李元冇有說話,而是閉目沉思。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睜開眼睛,“你今天來找我,一開口就說了那麼多,顯然是胸有成竹了吧?”

“果然是知子莫若父啊!”

李霸道:“我已經想出一個對此,既可以讓葉九州把拳譜乖乖交出來,又能保障姑姑不被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