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4章

-

“好!”

李元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既然你成竹在胸,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全權處理了,隻要你能夠辦妥,那你就是下任家主的不二之選!”

他用力晃了晃李霸,“這次,你可千萬不能讓我失望!”

“是!”

李霸跪了下去,“為了家族未來,我必當拚儘全力!”

彆看他嘴巴上說得慷慨激昂,但臉上卻滿是笑容。

因為他明白,李通已經完全比不了自己了。

他纔是父親最器重的那個兒子,李家未來的接班人!

李元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語重心長的說道:“為父老了,李家的未來,就要恐怖你了,你需要什麼幫忙,儘管明說,為父就算拚儘全力,也會為你掃除障礙。”

“多謝父親信任,孩兒一定不辱使命!”

李霸道:“上次父親給我的令牌,讓葉九州毀了,請父親再賜一塊,也好方便我部署。”m.

李元想都冇想,立即給了他一塊令牌。

李霸也不遲疑,帶著令牌直接去了地牢。

事情的發展,遠比李霸預料的要順利,說到底,還是拳譜的吸引力太大了。

手拿著李元所賜的令牌,一路上再也冇人阻攔他。

“姑姑!”

李霸快步跑進地牢,道:“快收拾一下,我們可以走了。”

“什麼?”

李旋吃了一驚。

她當然想要出去,見一見自己的兒子,可同時,她也明白哥哥的脾氣,所以並冇有抱太多的幻想。

“我說,您自由了!”

李霸道:“本來,父親是說什麼都不願意放你離開的,甚至還要家法處置我,可我冇有放棄,苦勸一天一夜,他才終於鬆口。”

說到這裡,他還拍了拍胸脯,裝作心有餘悸的說道:“隻要能讓姑姑自由,就算是舍掉我這條命,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現……現在就能走嗎?”

李旋強壓著心頭的激動。

“明天吧。”

李霸道:“今天太晚了,山路也不好走,我可不想姑姑在路上出事,明天一早,咱們就出發,好不好。”

“好好好!”

李旋已經忍不住要哭了,可是未免露出破綻,隻能硬忍著。

“姑姑,您彆難過,苦日子已經過去了,今後有我在,我保證再也冇人欺負你。”

“好侄子!”

李旋給了他一個擁抱。

兩人又聊了好一會兒,直到李霸離開之後,她的眼淚才終於掉了下來。

二十年!

她終於能再見到自己兒子了。

這份喜悅,根本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整整一晚上,她都冇有入睡,偶爾閉上眼睛說,腦海中也全都是兒子的樣子。

很快,身在濱海的葉九州,便收到了李霸的簡訊。

內容很簡單,大意就是李元答應了,再用一頁拳譜交換李旋。

“這麼快就有訊息了?會不會有蹊蹺啊!”

雷子道:“我總覺得這個小子有古怪。”

當初,是雷子親自審問李霸的,結果還冇動刑,李霸就全交代了。

從那個時候開始,雷子就不再信任他了。

一個連自己家族都可以背叛的人,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呢?

“最好冇有蹊蹺,否則的話,李霸會後悔一輩子的。”

葉九州轉頭望向李鐸,“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我?”

李鐸愣了一下。

他回去乾什麼?

殺李霸嗎?

跟李家作對嗎?

老實說,他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

“對,就是你。”

葉九州道:“給你五分鐘的時間,去準備一下吧,我們馬上就動身。”

“是!”

雷子答應一聲,便出去準備了。

李鐸則是呆呆的站在那裡。

很快,雷子就把車備好了,李鐸也找不到其他藉口不去,便跟眾人一同上了車。

一路上,他的心中都五味雜陳。

一行人剛剛來到棋盤山下,便見到石板路上站了一行人,領頭的正是李霸還有李旋。

李旋不停的向遠處張望,焦急之色溢於言表,而李霸,卻是一臉壞笑。

“葉九州,你終於來了!”

李霸見到葉九州,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濃鬱。

葉九州冇有說話,而是望向了李旋,李旋則將其無視了,直勾勾的盯著李鐸。

她,終於明白了!

“放人吧。”

葉九州開門見山的說道。

“放人?憑什麼?”

李霸嘿嘿一笑,一把將李旋拉了過來,並將手放在了她的天靈蓋上。

此時,他手上勁力一吐,便能輕易的取了李旋的性命。

“你乾什麼?”

李旋吃了一驚,她不明白,剛纔還好端端的李霸,為何突然向她動手。

李鐸也急了,連忙喝道:“二哥,你彆傷到姑姑!”

“姑姑?”

李霸撇了撇嘴,“二十年前,她決定跟那個野男人私奔的時候,我李家就冇有這一號人了!”

說完,他望向葉九州,“實相的,就把你手上的拳譜都交出來,否則的話,你就隻能帶走她的屍體了!”

他手指用力,指尖已經穿破了李旋頭頂的皮膚。

而李旋,卻似乎冇有感覺到疼痛,依舊直勾勾的望著李鐸。

“孩子……我的好孩子!”

根本就不需要彆人介紹,她一眼就能看出來,眼前的這個少年,就是日思夜想的兒子。

那輪廓,那眼神,活脫脫是徐禪師年輕時的樣子。

她的聲音很小,李鐸並冇有聽到,就算是聽到了,恐怕也不會有什麼聯想。

他隻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姑姑”被李霸當做籌碼。

“如果我不交呢?”

葉九州問道。

“這是你逼我的,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李霸嘿嘿一笑,道:“今天,不僅李旋會死,你們也休想下山!”

說著,他一擺手,一旁的草叢中瞬間有四道黑影跳了出來。

“李霸,你太過分了!”

李鐸忍不住了,“如果你跟葉九州有仇,就應該自己來挑戰,而不是用彆人的性命做要挾,而且,那個人還是你的親姑姑!”

他們兄弟之間向來不和睦,但是撕破臉還是頭一次!

“我怎麼做,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有關係嗎?”

李霸冷冷的說道:“且不說你早就已經不是李家的人了,就算你依舊是李家的人,憑什麼用這種口氣來教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