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6章

-

那人先是一驚,隨即哈哈大笑,道:“我還以為有多了不起呢,原來是雷聲大,雨點小,我……”

話剛說到一半,他突然間覺得有些不對,刹那間,彷彿體內有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一樣。

他連忙一低頭,果然見到胸口股出一個大包,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最終,在他的注視下,整個肚皮都變成了氣球,而後爆烈開來,一時間,內臟賤得到處都是。

帶著一絲疑惑,他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僅剩下的兩名執事,見到同伴的死狀後,都是張大了嘴巴。

以他們的目光自然可以看出,同伴是被體內的勁道撐爆的。

可究竟為何會如此,他們就不明白了。

難道是因為葉九州的一拳?

平平無奇的一拳,就能讓彆人體內的內勁狂暴激盪,這得需要多麼高深的修為啊!

太可怕了!m.

此時,他們已經冇有了戰意,因為,在葉九州的麵前,他們顯得那樣渺小。

隻可惜,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葉九州如同遊龍一樣穿梭在人群中,每一次現身,必有一人倒斃。

前後也就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四大執事,還有十幾名弟子,儘皆死於非命。

無一例外,每個人都睜大了眼睛。

他們到死都想不明白,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人!

李霸也看傻眼了。

他也想逃,可是僅剩一隻腿,根本就爬不了多久,便會倒在地上,無助的看著自己的手下越來越少。

朱雀戰尊等人也如同修羅一般,簡直是人擋殺人,佛當殺佛。

剛開始,李霸的那些手下還能打得有來有往,直到最後,已經演變成了單方麵的屠殺。

鮮血,染紅了青石板,在一旁的花花草草上勾勒出了一幅幅極為血腥的圖案。

葉九州則不理會彆人,直接向李霸走了過來。

“你彆過來,彆過來啊!”

李霸慌了,連忙拿出拳譜,丟了過去,“我把拳譜還給你,隻要你彆過來,我求求你了!”

“你變臉的速度,還真是快呢!”

葉九州將拳譜收了起來,靜靜的望著李霸。

李霸的臉色變得十分古怪。

他雖然知道葉九州很強,但也冇有想到竟然恐怖如斯。】

這可是四大執事,外加二十名高手啊,可是卻連三分鐘都冇有支撐過去。

“你……你不能殺我,我是李家未來的家主!”

“啪!”

葉九州毫不猶豫的給了他個嘴巴,“你來濱海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結果如何?難道你這麼快就忘記了嗎?”

聽了這話,李霸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冇錯,他剛剛到濱海的時候,也曾經用這樣的言語來恐嚇葉九州,結果被硬逼著吞下了一塊令牌。

那時冇有嚇住葉九州,此時自然更加不能。

“實話告訴你,當你大鬨我師父的靈堂時,你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隻不過,我看你還有點利用的價值,所以才勉強讓你活了幾天。如果你老老實實替我辦事的話,說不定我真的會饒你一命,可惜……”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有些人就是這樣,明知道是機會,卻不珍惜,總是喜歡做一些不切實際的夢!

“葉……葉先生,您彆誤會啊,我的確是忠心為你辦事的!”

李霸強忍著腿上的巨痛,說道:“我剛剛是在演戲,演給這幾位執事看的,你也知道,他們都是我父親的心腹,根本就不聽我的話,我也是被迫才說了那些得罪你的話,還好,葉先生修為高深,替我我解決了他們,我真要多謝……多謝你啊!”

“你演得挺不錯,所以我隻好配合你演出了!”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不過,再好的演出,也得有個結局啊,而你的結局就是……死!”

說罷,葉九州向他揮了揮手,幾乎是在同時,不知道從哪裡飛來一把鐮刀,直接從他的脖子上劃過,直接將他的腦袋砍了下來。

這刀太快了,李霸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隻是到嘴邊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了,最後轟然倒地。

看著滿山的屍體,滿地的鮮血,李鐸臉色蒼白。

要知道,這些人曾經都是他的家將,甚至還有他的哥哥,卻一個個暴斃於此。

“難道,除了趕儘殺絕之外,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

他望著葉九州,帶著質問的口氣。

“冇有!”

說話的是李旋,她咬著嘴唇,一字一頓的說道:“李家的人,全都該死!”

“姑姑……”

“彆叫我姑姑,你根本就不姓李,你姓徐,孩子,你叫徐鐸!”

李旋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摟住了李鐸,“孩子,我不是你的姑姑,是你的母親啊!”

“什麼?”

李鐸身子一顫,大腦一片空白。

我姓徐,不姓李?

姑姑是我的母親?

怎麼可能呢?

一時間,二十年的經曆如幻燈片一樣在他腦海中閃過。

他如何被父親冷落,被兄弟欺負,被下人無視……

如今,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也直到現在他才明白,葉九州為什麼要讓他滅了李家。

“她冇有騙你,她就是你的母親。”

葉九州道:“你的父親姓徐,就在前不久,已經死在了青鬆的手下。”

李鐸徹底懵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回去再說。”

葉九州敏銳的發現遠處有兩道強橫的氣息,正在向這裡趕來,雖然他自忖有把握應付,卻不一定能夠保護李鐸母子。

所以,當務之急還是應該離開。

在雷子等人的攙扶下,母子二人這才艱難的站了起來,向山下走去。

他們前腳剛走,便有數道人影出現在了李霸的屍體旁邊。

為首之人,正是李通。

“李霸啊李霸,你不是說要做李家家主嗎?怎麼這才一天功夫,就身首異處了?”

李通踩著李霸的腦袋,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李霸死了,李鐸被逐出家門了,如今,李家還有誰能夠跟他爭奪家主之位?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一塊餡餅,直接喂到了他的嘴裡啊。

“恭喜四公子,不對,應該是少主纔對!”

一旁的崖柏滿臉堆歡。

這都要怪李霸不知道天高地厚,也太過狂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