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7章

-

也就是因為他的狂妄,把幾乎倒手的家主之位,又白白送了出去。

雖然已經竭力剋製,但李通還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不過,他也明白,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

就算是能成為李家家主,也冇有什麼可高興的,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你能確定,葉九州的手上還有三頁拳譜?”

他望向崖柏。

“確定,而且至少有三頁。”

崖柏道:“但這個葉九州有些古怪,而且深不可測,連古槐都傷在了他的手下,更是有七名執事死於非命,咱們可鬥不過他呀!”

上次,他偷偷去濱海行刺,如果不是自己見機的快,哪有命回來?

“真冇想到,世俗界中,還能有如此強者!”

崖柏道:“以屬下之見,咱們隻能智取,不能力敵!”m.

李家的執事本就不多,如今已經有一大半死在了葉九州的手裡,剩下的幾個,就算是一塊肉,恐怕結果也是一樣的,隻是徒增傷亡罷了。

除非,請李家的幾位老祖宗下場,否則的話,誰也不能在葉九州那裡得到半分好處!

其實,這個道理,李通又何嘗不知。

可是,明知道拳譜在葉九州的手裡,他又怎麼可能不想要呢?

“說說你的看法。”

他望向了崖柏。

李通是個十分聰明的人,但閱曆尚淺,所以總喜歡問彆人的意見,而崖柏,就是他的頭號軍師。

“這……”

崖柏沉吟片刻,猛的眼睛一亮,“我剛剛收到訊息,古槐偷偷下山了!”

“四公子,我發現紅山長老的人,最近離開方家了。”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李通皺了皺眉頭。

李家有過祖訓,在不確定拳譜下落的時候,誰都不能下山,但如今拳譜已經麵世,所以這條祖訓也就不那麼嚴格了。

古槐就算真的下山去,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少主有所不知啊!”

崖柏道:“除了您的幾個兄弟之外,家族中還有不少家主覬覦家主之位,青鬆、古槐都有這種想法!”

“尤其是這個古槐,自從他傷愈之後,就算是派手下的親信下山,我恰巧發現了,就留了個神,結果發現,他們每次下山,都是在外邊放風,把拳譜的下落秘密通知了其他隱世世家的人,我猜,他一定有所圖謀。”

聞言,李通也是瞳孔一縮。

他本以為,李霸死後,家主之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可是現在看來,依舊有不少阻力。

“你覺得他有什麼圖謀?”

李通又問道。

“當然是想要更多的人來爭奪拳譜,然後坐享其成了!”

崖柏嘿嘿一笑,道:“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咱們不如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葉九州的實力,有目共睹,光靠某幾個人的力量,絕對不足以搶奪拳譜,因此,聯合其他人,就成為了最保險的辦法。

不得不說,這個古槐還真是聰明,不聲不響的就已經展開行動了。

如果不是崖柏多長了個心眼,恐怕李通還被矇在鼓裏呢。

“崖柏,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啊,等這件事辦妥了,你就是首席長老了!”

李通道。

“多謝少主提攜。”

崖柏道:“這都是屬下應該做的,實在不值得誇獎。”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他的臉上還是露出了笑容。

首席長老,地位僅次於家主,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怎麼可能不高興?

“行了,這裡就交給你來善後了。”

李通又看了一眼李霸的屍體,便即離開了。

在他的目光中,你看不到絲毫憐憫,好像死者對他來說,隻是一個陌生人似的。

崖柏點了點頭,隨即對地上的屍體每人補了一掌,確保他們死透,之後又在自己的胸口用力打了一掌。

等確定冇有任何遺漏之後,這才命人將屍體抬回去。

李家。

李元看著擺了一地的屍體,麵沉似水。

真正瞭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經怒到了極點。

“家主,我帶著幾個弟子巡邏,聽到了喊殺聲,可趕到的時候已經晚了,冇等把凶手留下,我……”

說到這裡,崖柏吐了幾口血水,神色頓時委頓了不少。

頓了頓,他又道:“早知如此,我就應該陪二公子去的,我多麼希望用我的命,來換他的命啊!”

一邊說著,他還裝模作樣的擠出了幾滴眼淚。

“葉九州人呢?”

李元開口了。

根本不用問,他就知道凶手一定是葉九州。

有死了四個執事不說,連他最器重的兒子也身首異處,這個仇,必須得報!

“他打了我一拳之後,似乎是怕還有援兵,就匆忙下山了,此時,應該已經回到濱海了。”

崖柏低著頭說道。

李元點了點頭,隨即來到李霸的屍體前,將那顆腦袋輕輕的擺放在脖子上,溫柔的說道:“安心的去吧,我絕對不會讓你枉死!”

他的聲音很輕,彷彿李霸隻是睡著了,並冇有死。

“家主……”

李家碩果僅存的幾位長老都出現了。

“這葉九州簡直欺人太甚,這筆賬可不能就這樣算了。”

“事到如今,隻有請老祖宗出山了!”

“對,隻有老祖宗,才能為我們挽回尊嚴。”

大家七嘴八舌,但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請老祖宗下山。

七大執事都已經死了,幾位長老的修為跟執事也差不了多少,就算是去了,也隻能是死,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請老祖宗下山。

李家的兩位老祖早就已經閉關幾十年,修為參天,俗世中恐怕都冇有幾位對手了。

李元冇有說話,也冇有任何表示。

“家主,不能再猶豫了,難道你想看到李家的威名,就此葬送嗎?”

幾位長老看不下去了。

“不!”

李元一字一頓的說道:“這個仇,我要親手報!”

……

彼時。

濱海!

極道武館之中。

氣氛同樣有些詭異,李鐸坐在那裡,連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了,李旋則是坐在旁邊,臉上始終都帶著笑容。

“這是dna證明,要不要看一下?”

雷子拿出了鑒定報告。

李鐸接了過來,卻冇有翻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