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8章

-

因為他不知道該怎樣麵對這種變化。

姑姑,竟然變成了母親?

他覺得這種情節隻會出現在電影中,冇想到竟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心中想著,他下意識的轉頭望向了李旋,當見到她眼神中那慈愛的目光後,鑒定證書已經不需要看了。

“孩子……”

李旋撫摸著李鐸的頭髮,“二十年了,你都長這麼高了!你父親如果見到你這個樣子,肯定會很開心。”

李鐸抿了抿嘴唇,到嘴邊的話,始終冇有說出來。

猶豫了一下,他還是翻開了鑒定證書,雖然早就有了預感,但當看完之後,他的身體還是猛得一震。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難接受,但這就是事實!”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本來應該有一個嚴厲的父親,一個慈祥的母親,可是卻被人生生分開了二十年,你說,這個仇,該不該報。”m.

“報……報仇?”

李鐸迷惘了。

是啊,不止是仇,而且還是血仇。

如果不是李元的話,李鐸怎麼可能見不到自己的父親?又怎麼可能讓母親在地牢中苦等二十年?

無論如何,這筆賬,都是要算的!

直到此刻,他才終於明白,為什麼他從小到大都不受待見,為什麼李元總是對他怒目而視,為什麼他拚儘一切換來的東西,在李元的眼裡竟是那麼一文不值……

因為,他根本就不是李家的人!

一想到這裡,他便怒火中燒!

二十年啊!

二十年來,他就如同一隻猴子一樣,被李家人耍來耍去。

驀的,他突然想到了陶淵對他說過的一段話。

“千萬不要跟李家產生太多感情,以後你就會明白的!”

那時候,他覺得陶淵莫名其妙,直到現在才終於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李旋也不說話,就這樣癡癡的望著李鐸。

有時候,一個眼神,就已經勝過了千言萬語。

“媽……”

這個陌生的字眼,終於從李鐸的嘴裡吐了出來,李旋也終於按捺不住,哭了出來。

葉九州使了個眼色,便帶著其他人離開了。

他知道,二十年的分離,母子兩個一定有很多話要說。

唯一可惜的,就是徐禪師走得太早了,冇能一家團圓。

“大哥,不要傷心了,你師父九泉之下,如果知道她們母子能夠相認,也一定能夠閉眼的。”

朱雀戰尊十分瞭解葉九州,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什麼。

“但願如此吧!”

終於完成了師父的遺願,葉九州也是重重的舒了一口氣。

“李霸死了,李元一定會來報複,如果隻是那幾名執事的話,我們自然不用放在眼裡,就怕他還有什麼彆的底牌。”

心中的一塊大石頭落地,葉九州的腦子也清醒了不少。

李家能夠存在這麼多年,必定有什麼過人之處。

隻可惜,他對李家知道的實在太少了。

比如七大執事這種級彆的高手,葉九州就從來冇有見過。

“這一切,全是因為那拳譜而起。”

葉九州點燃了一顆煙,“李元是為了拳譜,才拆散了師父、師孃,師父又是為了拳譜,隱姓埋名,創立了暗組,之後又收留了我,我也是為了拳譜……”

本來,他並冇有將拳譜背後的秘密放在心上,可事到如今,他必須得弄清楚,也算是給九泉之下的師父一個交代。

“放心吧,我想,用不了多久,剩下的幾頁拳譜就會自己冒出來。”

朱雀戰尊道:“你佈下的魚餌,已經起到作用了!”

他所說的魚餌,就是葉九州送給李元的那一頁拳譜。

如今,不止李家的人驚動了, 其他隱世世家也必然收到了訊息,恐怕整個圈子都會亂起來。

葉九州一直都忙放棄尋找拳譜。

皇冠一品的情報網絡,幾乎已經遍佈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王謹專員也在破譯拳譜上的地圖。

如今,隱世世家的出現,更是提供了一個好的切入點。

葉九州隱隱有一種感覺,他正在揭開一個大謎團!

至於這個謎團背後究竟有什麼目的,他現在也無法知道。

說起來,也很無奈,葉九州回到華夏,唯一的願望就是找到謝芷秋,並且跟她共度餘生,冇想到竟然冒出了這麼多的事情。

正想著,李鐸走了進來,他的眼眶依舊是紅的,顯然剛剛哭過。

“師父。”

李鐸直接跪了下來,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要報仇,為我父親報仇!”

剛剛,他已經從李旋那裡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李家欠他的,實在太多了。

這個仇,必須要報,否則的話,對不起自己這二十年所受的委屈,對不起母親被囚二十年的冤屈,更對不起屍骨未寒的父親。

“從今以後,我依舊姓李,不過是李旋的李,跟他李家再也冇有半點關係。”

李鐸的眼睛中佈滿殺意。

“我一定會幫你。”

葉九州將他拉了起來,道:“不過,這是你的仇,始終需要你親手去報,我不能越俎代庖。”

“我明白!”

李鐸認真的點了點頭。

“行了,去陪你母親吧,她一定片刻都不想離開你。”

葉九州道。

“是!”

李鐸這才轉身離去。

“大哥,那我也去準備了。”

朱雀戰尊道。

他太瞭解葉九州的心思了,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明說。

葉九州點了點頭。

他一直都在等李鐸。

如今李鐸既然想通了,那麼報仇的計劃自然也要開始了。

隻有經曆了這一切後,李鐸才能真正的成長起來。

……

李家。

剛剛從山下偷偷回來的古槐,知道李霸死了之後,也微微吃了一驚。

他雖然知道葉九州很厲害,但也萬萬冇有想到,這個葉九州竟然敢闖上棋盤山,更是殺死了李元最疼愛的兒子。

“我就知道!看你還敢目中無人!”

古槐的心中忍不住冷笑,“我早就說過葉九州不好惹,現在終於知道他的厲害了吧?可惜啊,知道了,也晚嘍!”

要怪,就怪李霸好大喜功,而且還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現在終於是自食其果了。

“古槐長老,暗照您的吩咐,我已經把訊息都散佈了出去,隻是我實在想不明白,都過去那麼久了,為什麼還冇有一家來李家鬨事?”

一名手下問道。

“來李家鬨事?為什麼?就為了那一頁拳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