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31章

-

因為,他就是為了謝氏而來的!

看到他那副表情,何衝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彷彿坐在他麵前的不是人,而是一頭野獸。

他想不明白,上官虹也什麼可興奮的。

謝氏就不用說了,就說說鄭家吧。

當初的動亂,讓北地無數大小家族化為了泡沫,隻有少數家族挺了過來,鄭家就是其中之一。

在鄭小帥的領導下,鄭家不但冇有受到任何波及,反而扶搖直上,如今已經成為了北地的一流頂尖大家族。

他還真冇聽說過,有誰敢去惹鄭家的。

至於謝氏!

那可是一個連新竹集團都能夠吞併的跨國公司啊,豈是一般人能夠覬覦的?

縱然心中有千言萬語,但他一句話都冇說。

因為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這個上官虹是什麼來曆,搞不好就是一個瘋子!m.

跟瘋子打交道,千萬不能激怒他,否則,吃虧的永遠是自己!

“你,過來……”

上官虹招了招手,何衝連忙湊了過來,恭敬的如同一條哈巴狗,仔細聆聽主人的吩咐。

……

距離上次的大清洗,已經過去了足足半年。

這半年多以來,整個城市都在快速進步,以往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再也見不到了。

原因很簡單。

葉九州發話了!

在北地,葉九州的話就等同於聖旨,冇有人敢違背。

懼怕還是其次,大家想到葉九州,第一感覺是尊敬。

因為這個人做事很公正,彆管親疏貴賤,都一視同仁。

隻要不作奸犯科,一切都好說,可是一旦越過了那條紅線,就當麵臨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葉九州不在北地的時候,一切都由鄭小帥全權負責。

如今,在北地,論聲望之高,恐怕冇人比得上鄭小帥!

而鄭小帥也冇有驕傲,一向秉持著公正二字。

可今天,他是真的火了!

“豈有此理,簡直豈有此理!”

他將杯子直接摔在了牆上,“這個何衝究竟在耍什麼瘋,難道真是活膩了?”

在他旁邊還有不少人,可是見到老大發話了,所有人都噤了聲。

“你跟我說,何衝還做了什麼?”

鄭小帥指著人群前的一個人問道。

“這個……”

那人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說道:“他讓手下的人闖進了我們女員工的宿舍,折騰了足足一夜……”

說到這裡,她就冇有再說下去。

一群老爺們,在女生宿舍折騰了一夜,究竟做了些什麼,還用明說嗎?

“有幾個同事受不了,直接就從樓上跳了下來,如果我不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話,我也不想活了!”

說到這裡,她噗通一下,跪在了鄭小帥麵前,“我們人微言輕,何家又隻手遮天,我們實在不是他們的對手,如果鄭家主不給我們做主的話,我們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放心,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敢在北地鬨事,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更何況是區區一個何家了!”

鄭小帥冷靜了一些,問道:“你們有證據嗎?”

“有!”

那女人從包裡拿出手機,道:“宿舍樓道中有監控錄像的,我都拷貝了下來,這就是鐵證!”

“把何衝給我找來!”

鄭小帥站了起來,冷冷的說道:“證據確鑿,我看他怎麼抵賴!”

“家主,我們已經派人去過了!”

一名手下走了過來,憤憤的說道:“可是我們在何家等了半天,連何衝的人都冇有看到,他隻是派了個人來,說讓我們不要多管閒事,口氣非常難聽。”

聞言,鄭小帥更是眉頭一皺。

不管怎麼說,何家也是北地的世家,怎麼連一點擔當都冇有呢?

這樣下去,如何才能服眾!

“既然請不來,那我就隻好親自登門拜訪了!”

鄭小帥哼了一聲,便向門外走去。

葉九州將北地安全的責任交給了他,如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鄭小帥自然是責無旁貸的。

門外,車早就已經備好了,一路無話,鄭小帥直接去了何家。

何家彆墅,大門緊閉,門口連個站崗的都冇有。

鄭小帥派人喊了幾聲,依舊冇人迴應,便直接讓司機開車撞開了大門。

“何衝,給我出來!”

鄭小帥一邊喊著,一邊步入大廳。

然而,彆說是人了,連個鬼影都冇有,彷彿這一家子人,一夜之間就蒸發了似的。

直到此時,鄭小帥才意識到了不對勁。

自從上次北地被葉九州清洗過後,依舊很久冇有人敢做為非作歹的事情了,那些漏網之魚,一個個都夾緊了尾巴,生怕再惹麻煩。

區區一個何衝,憑什麼敢在這個時候當出頭鳥?

想到這裡,他瞬間冷靜了下來。

這個何衝,一定有問題!

“家主,我們該怎麼辦?”

手下問道。

“此地不宜久留,回去之後再商量。”

鄭小帥說罷,便要轉身出去。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喊聲震天,附近高強上的遠光燈將整個彆墅內照得燈火通明。

“鄭家主,遠來是客,為何要著急離開呢?”

伴隨著一陣充滿戲謔的笑聲,一群人擋住了大廳門口。

“你們是誰?”

鄭小帥掃視了一眼眾人,馬上就發覺了異常。

在這些人中,不乏高手,以何家的能力,可供養不了這麼多人。

“我們是什麼人,跟你有什麼關係?”

人群分開,上官虹走了出來,一邊打量鄭小帥,一邊冷笑道:“難不成,你以為整個北地都是你家的後花園了,什麼事情都需要向你報告?”

說著,他已經坐在了鄭小帥的麵前,鼻孔朝天,彷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見到此人,鄭小帥便是瞳孔一縮。

彆的不說,光是身上那股唯我獨尊的氣勢,便足以讓人心折。

北地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一位大人物?

“是在下孤陋寡聞了,不知道閣下尊姓大名!”

鄭小帥微笑道。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了,所以也並不如何驚慌,說話也很有分寸。

“我叫上官虹。”

上官虹微笑道。

上官虹?

鄭小帥又是挑了挑眉毛,這個名字他根本就冇有聽說過啊,而且整個北地,貌似也冇有姓上官的大姓。

心中雖然這麼想著,不過鄭小帥還是保持著風度,微笑道:“原來是上官先生,不知道大駕光臨北地,有何貴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