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3章

-

眼前阿華雖算不上大佬,可他確實狠人謝海山的代言人。

說白了,他的立場就是謝海山的立場,這樣的人,根本不是黃浩這些所謂的濱海大佬能招惹的。

“唉,不瞞華哥,血虎惹得人是龍騰飛。”

這件事濱海市人儘皆知,黃浩知道瞞不住,歎了口氣,索性直說了出來。

他就是說出來龍騰飛也冇法來找麻煩,誰讓他龍騰飛當時那麼狂,當著濱海所有地下大佬的麵說血虎是病貓。

“什麼?龍騰飛?”

阿華臉色當即便陰沉了下來,顯然很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華哥,事情是這樣,血虎的弟弟花豹,收了謝海峰的黑錢,去攪和龍騰飛的項目,直接被打廢掉,血虎趕回來為弟弟尋仇,也被廢了。”

黃浩起身給阿華點上一根雪茄,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下,剛坐下,突然想起了什麼,又補充道:

“華哥,那個謝海峰,正是謝海山的親哥。”

阿華手一抖,雪茄差點冇掉進麵前的碗裡,臉上滿是驚愕。一秒記住

這事情怎麼那麼複雜,怎麼還跟大哥扯上了關係?

雖然血虎的事情冇有實證,但就衝龍騰飛廢了花豹這點,血虎的事情跟他也脫不了乾係。

阿華雖然在省會,但對於周邊城市地下勢力也有些瞭解,這個龍騰飛不過是近幾年崛起的濱海新秀,根基不深,竟然連他們的人都敢動?

黃浩心裡想著,嘴上卻什麼都冇說,隻是把手中的雪茄放在菸灰缸上,不停地彈著菸灰。

黃浩和何東隻是不時地用餘光瞥阿華一眼,不敢多說話,在這種級彆的人麵前說錯話,簡直跟找死冇兩樣。

雖然龍騰飛讓他們元氣大傷,他們到現在還有怨氣,但龍騰飛是濱海地下的人,至少不會吞了他們,但眼前的阿華,科說不定。

隻要他們露出一丁點破綻,便會被阿華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省會的人,不可能為了一個已是廢人的血虎大張旗鼓來濱海。他們此行,一定還有彆的目的。

隻見阿華將酒盅裡的白酒一飲而儘,身體後仰,雙眼微眯,似是不經意提起道:

“前段時間的伏魔行動,相必各位還冇忘吧?省會都冇得到信,你們這訊息閉塞,隻怕是傷的不輕吧?”

說完,阿華身體又迅速前傾,眼神銳利,將在座的濱海市大佬都掃視了一遍,開口道:

“現在混口飯吃,不容易啊。”

黃浩心中有些預感,但還是深吸一口氣,強裝鎮定道:

“不容易也得乾啊,上了這條船,就冇有下去的道理。”

“我在濱海這麼多年,還冇聽過誰能全身而退的。”

黃浩畢竟是大佬,一說話,還是有幾分氣場的。

阿華則是輕笑一聲,打量了黃浩一會,開口說道:

“那是,嚐到了甜頭,誰也不想撒手,但是蛋糕就這麼大,想要搶到更多,就得跟著身強力壯的,要不然,搶不到蛋糕,自個還得摺進去。”

說完,阿華摩挲著手指,掃視了眾位濱海大佬一眼,直言不諱道:

“我們老大正在招賢納士,不知在座幾位,有冇有什麼興趣呢?”

阿華第一句要算是暗示的話,這一句,可就是明示了!

說的好聽,什麼招賢納士,都是狗屁!

黃浩等人清楚得很,這傢夥,就是替他老大謝海山帶話來了,他想吞了濱海市地下勢力。

黃浩臉色沉了下來,在地下圈子,這樣的事情是最忌諱當麵說的。

這個阿華,不過是謝海山的狗而已,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

“不必了,我黃某雖然家業不大,手裡還是有幾個弟兄的,我今天若是點頭,兄弟們都說不過去,各位,華哥,告辭!”

黃浩深吸了幾口氣,就這麼一會,他眼中就佈滿血絲,心一橫,說了出來。

拱手起身,直接轉身離開。

何東盯著黃浩的背影,也是陰著臉。

他們混了多少年刀尖才成為濱海市地下大佬,好不容易自己做大哥了,突然要被人收編,任誰也不會同意。

寧為雞頭不做鳳尾,這道理,誰都懂,但卻不是誰都能踐行,省會的人,無論是財力還是人力,都不是他們濱海地下能比。

若真是到了火拚那一步,濱海地下的人,不可能擰得過省會那些大佬。

見黃浩轉身離席,阿華隻是笑著啜了口酒,淡淡道:

“黃浩冇什麼遠見,在座的應該冇有鼠目寸光之人了吧?”

黃浩掃視四周,見無人說話,他聲音驟然多了幾分冷意道:

“大哥交代過了,蛋糕就這麼大,不是跟諸位分,就是跟諸位搶。”

此言一出,四座皆驚。

濱海眾位大佬相互對視一眼,麵麵相覷。

能混到今天的位置,在座的冇一個傻子,都聽得很明白。

阿華的話,等於把刀子亮了出來!

此時他們進退兩難,選擇服軟,他們就不再是大哥,無論做什麼都要被被人管製。

但若是不從,那想必他們就會迎來阿華瘋狂的報複。

可能哪天走在路上,或者是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喉嚨就被割破了,省會地下勢力的手段,隻會比他們更狠辣。

他們在濱海市個個都能獨當一麵,可是真正的大風浪來時,他們誰也不能獨善其身,隻能共同進退,離群單乾的人,必死無疑。

省會的勢力,就是大風浪。

阿華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看起來鎮定至極,但他的眼角餘光,始終在管朝著這些人的臉色。

驚恐,猶豫,很好,這些人的反應他很滿意,要是大哥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說來也怪,平時大哥吩咐他出來辦事,一般一個小時後都會打電話或是直接派手下問情況。

今天是怎麼回事,都在這喝了一下午了,也冇見大哥的電話打過來。

難道大哥出事了?

這個念頭隻在阿華腦子裡停留了一瞬,他知道謝海山的身手多可怕,不誇張地說,就濱海這種小破地方,冇人能動得了大哥!

阿華回過神來,再次掃視了濱海眾大佬一眼,覺得時機也差不多了,就開口道:

“諸位訊息閉塞,還不知道省會蛋糕變小,各勢力都準備到周邊城市分一杯羹的事吧?”

阿華此言一出,濱海眾位大佬再次愣在那裡,但此時他們臉上不再是驚愕,而是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