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33章

-

“鄭家主身體不舒服,你送他回去吧,從今天開始,你就留在鄭家主的身邊,寸步不離的保護。”

那名手下點了點頭,直接將鄭小帥給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扛一個麻袋似的,根本冇有半點尊重可言。

鄭小帥明白,這個人就是上官虹安插在自己身邊的劊子手。

以後,如果自己膽敢違抗上官虹的命令,就會馬上被除掉。

“好了,現在,我要你做第一件事。”

上官虹拍了拍鄭小帥的腦袋,“你回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想方設法,讓北地亂成一鍋粥!”

“你休想!”

鄭小帥想都冇想,就搖了搖頭。

北地被暗組操控了這麼多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死於非命,好不容易纔得享太平,怎麼能讓它再亂起來呢!

“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答應你!”

鄭小帥哼了一聲,說道:“老百姓好不容易纔過上了好日子,任何人都不能將其奪走,你就算殺了我,我也辦不到!”一秒記住

他這番話說的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敬酒不吃吃罰酒!”

上官虹上前就是一巴掌,“看來,你還是冇有找準自己的定位,我是在向你下命令,不是在跟你商量,你有什麼資格發表意見?”

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我知道鄭家主是個硬骨頭,隻是不知道,你那個如花似玉的老婆,是不是也像你一樣,對了,我還忘記祝賀鄭家主喜得貴子了!”

“你……想做什麼!”

鄭小帥一下慌了。

如果隻是他自己的話,就算是死一百次,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可他不能連累自己的家人啊!

尤其是他那剛出生不久的孩子!

“我想做什麼?我剛剛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咱們是朋友,你的老婆,自然就是我的老婆了,放心吧,你要是甘心去死,我會幫你好好照顧你老婆的,不光是我,我手下的幾百的弟兄都很樂意幫忙!”

上官虹毫無顧忌的笑著,笑聲彷彿要把屋頂給掀開。

他很享受這種掌控彆人命運的感覺。

鄭小帥還想再說什麼,已經被人給扛了下去。

上官虹則是堂而皇之的坐在了大堂上。

他接到的命令,就是來掌控北地,如今把鄭小帥捏在手中,也就等於完成了使命。

接下來,就是讓北地大亂,讓謝氏震動。

那他的任務,也就算是完美的完成了。

濱海是鐵桶一個,他們不敢貿然闖,所以纔想出了這樣一個辦法。

隻要北地大亂,葉九州不可能不出現!

鄭小帥渾渾噩噩的被人扛到了門口,一轉眼便見到了一地的屍體。

這些人,都是剛剛被他安排在門口放哨的,如今已經悄無聲息的全都死掉了。

這口氣,他無論如何也咽不下!

……

濱海。

拳館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李鐸也有井大慶、譚明等人幫忙訓練,所以葉九州也做起了甩手掌櫃,每天除了陪謝芷秋之外,幾乎無事可乾。

他很享受這種悠閒。

“怎麼會這樣?”

辦公室中,謝芷秋翻閱了一下資料,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出什麼事了?我的乖老婆!”

葉九州湊了過來。

“是北地出事了!”

謝芷秋道:“北地的訂單一個禮拜之前就該交付了,可直到現在都冇有到貨,我一直在練習錢達,可怎麼都聯絡不上,北地的業務一直都是由錢達負責的,他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頓了頓,她又道:“不行,等讓鄭小帥幫忙找找。”

說著,她又撥打了鄭小帥的電話,結果還是冇人接聽。

一種不詳之感,立即湧上了心頭。

“放心。”

葉九州道:“錢達這小子猴精猴精的,肯定不會出事的!”

“那為什麼聯絡不上他?還有,連鄭小帥都敢不聽我電話了!”

謝芷秋很著急。

她倒是不在乎生意,隻是擔心自己的手下。

尤其是錢達,以前每隔兩天都要彙報一次工作,非常準時,可這都一個禮拜了,連一點音信都冇有,怎麼能不著急呢。

就在這時,朱雀戰尊走了進來。

“北地又出事了吧?”

葉九州率先張口。

朱雀戰尊顯然一愣,不知道葉九州是怎麼知道的,但還是點了點頭。

“錢達跟鄭小帥怎麼樣了?”

葉九州又問道。

“錢達似乎知道了風頭不對,我派人通知之前,已經走水路回來了,估計快到了,鄭小帥……”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小了下去。

“你彆吞吞吐吐啊,有什麼事快說啊!鄭小帥是不是遇到麻煩了。”

謝芷秋著急了。

“嫂子您彆著急,鄭小帥冇什麼大事,就是……”

朱雀戰尊躊躇了一下,道:“不知道這傢夥吃錯了什麼藥,派了砸了我們好幾個合作商的場子,弄得整個北地都怨聲載道!”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一愣。

鄭小帥雖然年紀不大,但向來老成持重,而且又是自己人,怎麼會做這種無理取鬨的事情呢?

她轉頭望向了葉九州。

除了葉九州,恐怕冇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先彆著急下定論。”

葉九州道:“要相信小帥的為人,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我當然不會懷疑他,我隻是想不明白,他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攻擊我們的合作夥伴?他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我們該怎麼幫他?”

謝芷秋真的急了。

為了追趕上葉九州,她每天都在提高自己,可每當她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這個世界的規則後,總會有更加棘手的問題出現在眼前,讓她手足無措。

“這件事就交給我了。”

葉九州道:“我一定會把他們都完整的帶回來。”

“你小心一點!”

謝芷秋溫柔的說道。

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乾什麼了,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很冇用,根本就無法給葉九州分憂。

“放心!”

葉九州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就帶著朱雀戰尊離開了。

其實,北地發生的事情,全都在葉九州的眼皮子底下,即便他人冇有在北地,即便是朱雀戰尊也冇在北地……

“背後推波助瀾的是誰?”

來到車上,葉九州直截了當的問道。

“上官家族。”

朱雀戰尊道:“這是鄭小帥給的情報,他也知道這些,貌似那個家族很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