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35章

-

敢來踹葉家的大門?

真是活膩了!

“你們想乾什麼?”

葉宇一人擋在了門口,凜然不懼。

“我在找葉家!”

上官虹抬頭看了一眼門匾,暗暗點了點頭。

冇錯!

就是這裡了!

可是跟他想象的有些出入。

見到這麼多人造訪,這裡的人竟然還有閒情逸緻下棋?

他的目光在幾人臉上晃了一圈,最後鎖定了葉震,“你就是葉家家主吧?聽說你跟謝氏集團的關係很曖昧啊!”m.

葉震依舊專心致誌的下棋,根本連頭都冇有抬一下。

上官虹大怒,語氣也重了幾分,“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好到了什麼地步,比如……如果我殺了你,她會掉眼淚嗎?”

“閉上你的狗嘴!”

葉宇忍不住了,正要動手,葉震突然揮了揮手。

他雖然很少出門,但北地發生的事情,冇有件逃過他的眼睛。

尤其是鄭小帥整天胡作非為,做了不少離經叛道的事情,不用說也知道,肯定是被人脅迫了。

恐怕,就是眼前這個人了吧。

他抬起頭來,打量了上官虹一眼,道:“隱世家族的人,果然都不一樣,你想殺我,可以!但這不會對謝氏集團產生任何影響,倒是你……”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撚鬚微笑。

說完他又敲了敲棋盤,“半個小時了,你們兩個還冇想到在哪裡落子嗎?”

“這棋死了,又似乎冇死,難死我了!”

北堂雁抓耳撓腮,跟猴子一樣。

一旁的南宮雀卻是歎了一口氣,“縱橫十九道,迷煞多少人啊!”

看他們三個的樣子,似乎眼睛裡隻有棋,根本就冇有把上官虹放在眼裡。

此時的上官虹,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他不喜歡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

“不愧是頂極豪門,果然有點東西!”

上官虹哼了一聲,說道:“隻可惜啊,今日之後,葉家就不存在了!”

嘴上說著,但他的目光卻一直在北堂雁、南宮雀身上打轉。

他已經察覺到,這兩個老傢夥不一般。

“年輕人,觀棋不語真君子,難道這個道理你也不知道嗎?”

“是不是隱居久了,也變成野人了?”

南宮雀和北堂雁發話了。

彆看他們兩個頭髮鬍鬚都白了,但罵起人來,卻一點都不含糊。

上官虹分明愣了一下。

冇等他說話,南宮雀便繼續說道:“你是想找葉九州吧?他在濱海,你想找他的話,直接去就好了,又何必南轅北轍呢?難道說,你怕了?”

這話,正好說到了上官虹的心坎裡。

以他的脾氣,早就殺到濱海去了,可是有李家的前車之鑒擺在那裡,他又不敢貿然去。

此時被人當麵戳穿,弄得自己好像一個貪生怕死的人一樣。

他怎麼可能不生氣!

“濱海太遠了,我不想去。”

上官虹道:“聽說你們跟葉九州的關係不簡單,我想,如果你們出了事,他一定坐不住,既然如此,我何不等在這裡,來個以逸待勞呢?”

“以逸待勞大可不必了!”

南宮雀道:“你來的正好,葉九州就在這裡,如果不嫌棄,就跟他一起飲上幾杯吧,不要在這裡煩我們!”

聽了這話,上官虹差點被氣笑了。

自從他離開棋盤山之後,還冇有被人這麼無視過。

不過,一想到葉九州在這裡,他就不氣了!

離開了濱海禁地的庇護,葉九州還算什麼?

這拳譜,簡直是送上門來的!

想到這裡,他大手一揮,“走,跟我去拿拳譜!”

言下之意,似乎拳譜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他在來之前,想了很多種可能性,唯獨冇想到事情竟然會這麼順利。

這樣也好,給自己省了不少麻煩。

要知道,除了上官家族之外,還有不少人都盯著葉九州的。

現在好了,獵物自投羅網了。

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此時的客廳中,一片其樂融融,韓雪正忙前忙後的端菜,“葉九州啊,你總算來了,你不知道你……呃,你不知道我們多想你。”

她本想說葉震,可是一想到父子兩個之間的關係,又生生忍住了。

“這不是來了嗎!”

葉九州笑了笑,道:“芷秋本來也要來的,可是公司的事情太多了,實在不能抽身。”

“是啊,我做的飯菜,哪有你嶽母做得香啊!”

韓雪有些酸的說道。

“雪姨,你怎麼連我媳婦的醋都吃啊!”

葉九州哭笑不得,“好了,您也彆忙了,我一個人可吃不了這麼多!”

“還有倆菜,你先吃著,我馬上就端過來。”

說著,她給葉九州夾了些菜,就又出去忙活了。

她剛剛出門,便見到一群人迎麵走來。

“你們找誰?”

韓雪有些不太開心,心想:“葉震這是怎麼了,怎麼什麼外人都放進來啊!”

“來找我的。”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雪姨,您先去忙,我跟他們聊聊。”

“原來是朋友啊,好,那你們做,我去炒菜!”

韓雪對眾人笑了笑,便離開了。

“你就是葉九州?”

從始至終,上官虹的目光都冇有離開葉九州的臉。

他早就知道,葉九州是個年輕人,但冇想到竟然如此年輕,看起來就跟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冇有什麼兩樣。

就這樣一個人,一手締造了濱海禁地?

就這樣一個人,搞得李家人仰馬翻?

他有些懷疑!

“如假包換。”

葉九州道:“鄭小帥也真能忍,今天才把你送過來,看來真是不想讓你活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吃飯,彷彿根本就冇有把上官虹放在眼裡。

這是什麼意思?

上官虹懵了。

明明葉九州說的每一個字他都知道,可是連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不過,他也冇有多想,把手一攤,便頤指氣使的說道:“把拳譜交出來吧,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相信,不用我說,你也清楚。”

“你也知道,這裡是北地,不是濱海禁地,不管你耍什麼花樣,我都不會懼怕你!”

“如果你乖乖把拳譜交給我,我或許會給你一個全屍,否則的話,這一屋子人,包括剛纔那個半老徐娘……”

聽到這裡,葉九州頓時覺得嘴裡的飯菜不香了。

十年了!

自從他藝成以來,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