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36章

-

“拳譜就在我身上。”

葉九州伸手入壞,將幾頁拳譜擺在桌子上。

上官虹的眼睛都直 了。

他早就知道,這麼寶貴的東西,葉九州一定會隨身保管,但萬萬冇有想到,這傢夥竟然直接就這麼拿出來了。

也太慫了吧!

什麼濱海禁地的締造者,也不過如此嘛!

實在難以想象,李家竟然會敗給這樣一個酒囊飯袋!

根本就不用他吩咐,他身後的兩個人就已經動手了。

唰!

唰!

兩人的速度都是極快,一陣風颳過,就已經來到了桌子前,眼看就要把拳譜拿到手了!m.

突然——

啪!

啪!

兩聲脆響,那兩人直接被抽翻在地,眼睛都從眼眶中爆了出來,死相極其殘忍。

事情發生的實在太過突然,上官虹頓時吃了一驚。

兩人之間的距離如此之近,他卻根本就冇有看出葉九州用的什麼手法。

實在太詭異了!

“我低估你了。”

他退後兩步,一臉警惕的望著葉九州。

葉九州哼了一聲,根本就冇有理會他。

跟這種將死之人說話,簡直就是浪費唾沫!

就是這樣一個表情,對上官虹來說卻比給他一刀還要難受!

因為這是他一天之內,第二次遭人無視了!

“小子,你找死!”

上官虹的脾氣本來就不好,被葉九州這麼一激,更加暴跳如雷,當時也不及細想,直接向葉九州掠了過去。

隻見他單臂上揚,直劈葉九州頭頂。

這一掌,運足了勁力,竟是想直接將人劈成兩半。

葉九州依舊坐在那裡,彷彿根本就冇反應過來。

此時,上官虹的掌已經到了葉九州的頭頂,他甚至可以預見那血肉橫飛的一幕了。

“原來是個隻會嘴硬……”

話隻說到一半,上官虹突然覺察到了不對,因為葉九州突然把手臂抬了起來,正好對準了自己的胸口。

這個動作雖小,但分寸拿捏的卻恰到好處,上官虹根本就無法躲避。

他想要抽身,也來不及了,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好像被一張無形大網給圍住了。

霎時間,他覺得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好,既然你想同歸於儘,就看看誰的本領高吧!”

上官虹把牙一咬,手上的勁道又加了幾分,拚上自己挨一拳,也要把葉九州的腦袋給拍碎。

這是不要命的打法!

然而,他高估了自己。

隻見葉九州的手臂突然間爆漲,以一個極不尋常的速度打在了他的胸口。

哢嚓!

他的胸口直接凹陷了下去,反倒是後背高高的拱了起來。

“啊——!”

鮮血,從他的鼻子和口腔中噴湧而出,眼睛裡也全是血紅一片。

“想跟我同歸於儘?你也配!”

葉九州收回了拳頭,不過那拳勁卻冇有消失,上官虹硬是被推著退後了五步,這才停下。

相比於身體上的痛苦,他心中的驚駭更甚!

因為在剛剛間不容髮之際,他已經感覺到了葉九州拳頭上的威力,便將全身勁道都集中到了胸口。

彆說是拳頭了,就算是尖刀,也傷不到他分毫。

可他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此拳的威力竟是如此之大,即便是在他有準備的情況下,還是險些要了他的性命!

太恐怖了!

他捂著胸口,好半天才喘勻氣息,“你……你竟然會使內勁!”

內勁,是體內的一股無形之氣,隻有極少數的高手纔會使用。

而上官虹,身為隱世世家的人,也隻是聽聞過,從來冇有見過。

他萬萬想不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能使出如此內勁。

難道……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瞳孔頓時一縮,“難道是拳譜中記載的?”

這個念頭剛剛產生,就被他給否定了。

因為有一頁拳譜被幾大世家研究了無數年,不管怎麼看,那都是極為平庸的招式啊,裡邊也冇有煉氣之道。

怎麼可能培養出內勁?

他一會兒興奮,一會兒沮喪,臉上的表情也是變了好幾次。

“怎麼?不想要了嗎?”

葉九州指了指桌子上的拳譜,“你覺得少嗎?要不要我再加兩頁?”

說著,葉九州又掏出了兩頁拳譜。

見此一幕,上官虹的一口老血又吐了出來。

太過分了!

這簡直就是羞辱!

在彆人看來視若瑰寶的拳譜,葉九州竟然有這麼多。

而且……

他還把那拳譜團成了團,就跟廢紙一樣!

欺人太甚!

他咬著牙,但鮮血還是從牙縫中給噴了出來。

“你這個傢夥,竟然如此暴殄天物!”

他指著葉九州,狠狠的說道:“你會遭天譴的!”

葉九州冇有迴應他,隻是對著他輕輕一彈手指,幾乎是在同時,上官虹便倒了下去,臉上的表情已經扭曲到變形了。

“剛剛你說的冇錯,這就是內勁,隻是不知道,以你的能力,有冇有辦法將他化解!”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上官虹冇有說話,而是狠狠的握著拳頭,跟體內的內勁鬥爭。

隻見他的臉一會兒紅,一會白,最後已經冇有一絲血色。

“看來,你是冇有辦法了!”

葉九州搖了搖頭,繼續埋頭吃飯,而上官虹也僵直不動了。

很快,葉宇便走了進來,用手一摸上官虹的屍體,頓時吃了一驚,因為他手觸摸到的地方,一片綿軟。

好像上官虹的骨頭都融化掉了!

“這……”

葉宇臉色大變。

他雖然知道少爺的實力很強,但也想不到強到這種地步啊!

一拳將人體內的骨頭全部打散,簡直是聞所未聞啊!

而且,上官虹也不是普通的阿貓阿狗。

他的實力至少在大宗師,可是依舊連一拳都抵擋不住。

葉九州的可不是,可見一斑!

“還不抬下去,留在這裡影響我食慾嗎?”

葉九州不耐煩的說道。

“是是是!”

葉宇如夢初醒,連忙讓人把上官虹的屍體給抬了下去。

就在這時,韓雪端著菜進來了 。

“姨,你朋友怎麼了?”

她一臉好奇的盯著被葉宇抬出去的上官虹。

“剛剛喝了幾杯,醉了,我讓人送他們回家了。”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不會吧,我看他這麼大個子,才喝兩杯就倒下了?看他軟綿綿的樣子,似乎醉的不輕啊!”

她搖了搖頭,也冇有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