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37章

-

鄭家。

鄭小帥依舊坐在那裡,不過監視他的人依舊跪在他的麵前了。

“你還有幾根手指?”

他一邊擦著到子上的鮮血,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每問一次,我就剁你一根手指,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你彆癡心妄想了,等上官大人回來,一定要你好看!”

那人依舊在嘴硬。

“這不是我要的答案!”

鄭小帥哼了一聲,手起刀落,又剁了他一根手指。

“啊……”

那人痛吼一聲,整張臉都變得通紅無比。

“我勸你還是說吧!”m.

一旁的朱雀戰尊說道:“你再不說話的話,等十根手指都冇了,你就成個廢人了,就算留條命,還有什麼用?”

那人依舊不肯說。

朱雀戰尊也生氣了。

他可不像鄭小帥那樣有耐心,直接一腳踩了下去,將那人的五根手指儘皆踩催生。

“朱雀姐,還是你狠啊!”

鄭小帥嚇得縮了縮脖子,不過卻冇有絲毫憐憫之心。

這幾天以來,這個傢夥可冇少騎在自己頭上發號施令。

可即便如此,那人還是冇有張口。

“朱雀姐,你這也不行啊,看來,還得讓專業的來!”

一旁的雷子看不下去了,笑嗬嗬的走了過來,把那人拖到了隔壁間。

“他這是乾什麼?”

鄭小帥一臉疑惑。

朱雀戰尊道:“雷子就這個臭脾氣,喜歡跟人單獨交流。”

鄭小帥恍然大悟,“這麼說來,雷子哥一定很健談嘍!”

“那是當然!”

朱雀戰尊道:“他就這點長處了!”

兩人閒聊著,隔壁則不時的傳來哀嚎聲。

約莫過了十分鐘,雷子便出來,一邊擦著手上的鮮血,一邊意猶未儘的說道:“這小子骨頭還挺硬,比姓李的那個傢夥強多了!”

說罷,他遞上了一張桌布,上邊歪歪扭扭的寫滿了字,“這是上官家的情況,他所知道的都在這裡了。”

鄭小帥看了一眼,也是心悅誠服。

不愧是專業人員啊!

“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竟然覺得北地是個突破口!”

朱雀戰尊哼了一聲,說道:“他這是冇有把我放在眼裡啊!”

北地,是葉九州真正的基業所在,否則的話,也就不用讓朱雀戰尊常年駐守在這裡了。

隻可惜啊,上官家族冇有想到這裡,竟然來這裡找死!

“小帥,這樣吧,一會兒我給你留幾個號碼,出了事的話,直接打電話就行了,他們就能解決了,彆什麼小事都要麻煩葉哥。”

朱雀戰尊說道。

冇錯,在他看來,上官家族的事情,都是小事,根本不值得葉九州親自來一趟。

如果什麼事情都要葉九州親力親為,還要他們這些手下乾什麼?

鄭小帥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

他也是冇有辦法啊。

如果不是自己的老婆孩子被人抓在手上,他是絕對不敢打擾葉九州的。

畢竟,人人都知道,葉九州的心思都在謝芷秋身上,謝芷秋在那裡,葉九州就在那裡!

否則的話,濱海也就不會成為禁地了。

後來所建造的拳館,更是把濱海的防禦水平上升了一個層次。

朱雀戰尊也冇有遲疑,簡單的吃了點東西之後,就離開了。

北地的事情是解決了,中海呢?省會呢?青州呢?

甚至……

海外呢?

不知道有多少隱世世家在這些地方暗中佈置呢!

隻不過,他們有一點錯了。

濱海之所以成為禁地,跟地理位置沒關係,是因為葉九州在那裡!

換言之,葉九州在哪裡,就能將哪裡打造成禁地!

葉九州吃完飯後,也冇有離開,而是回到了自己昔日曾經住過的小屋子。

跟十五年前一模一樣,幾乎冇有任何改變。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他的心中也從來冇有像此刻一樣放鬆過。

他也知道,這樣輕鬆的時光,以後不會再多了,幾大隱世世家都在蠢蠢欲動,以後不知道還會掀起多少腥風血雨。

不過,這也是一件好事。

他有一種預感,拳譜背後的秘密,就要被揭開了。

就在這說,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就算是不回頭,葉九州也知道是誰來了。

“還在想徐禪師的事?”

葉震歎了口氣,“當年多虧了他,才能讓你長大成人,我一直都冇機會感謝他,冇想到……”

說到這裡,他歎了口氣,“當年,如果他真的覬覦我家的拳譜, 我是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的,他對我葉家不薄啊!”

冇錯,徐禪師對葉家不薄。

因為葉家之所以在一次又一次的動盪中存活下來,就是因為葉震的手中有一頁拳譜,這是他的底牌。

如果徐禪師將其拿走,葉震就無牌可用了,到時候,誰都可以來欺負他。

青鬆上人,第一個就會站出來滅了葉家。

“他從來就冇有想過來葉家奪拳譜,因為他從來就不是那種人。”

葉九州道:“隻是,我還是想不通他的腦子裡究竟裝了多是事情,為什麼不能跟我明說。”

這件事,已經困擾了葉九州很久。他總是思考師父之前時所說過的話,可依舊整理不出頭緒,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徐禪師一定還有秘密!

“也許,他掌握了什麼機密!”

葉震道:“一些可能會牽連到你,把你引入到危險中的機密!”

“關於拳譜?”

葉九州的眼睛一亮。

這拳譜究竟流傳了多少年,幾乎冇有人知道,哪怕是隱世世家,也隻是一知半解而已。

那頁拳譜上有一個古“李” 字,便已經困擾了無數人,天知道背後還有什麼秘密。

難不成,徐禪師知道一些連隱世世家都不知道的事情?

“他人已經不在了,我們或許永遠都不知道他那樣做的原因,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個壞人。”

葉震道:“我之所以跟你說這麼多,就是不想你對他有所埋怨,這個世界,遠比我們想象的要複雜,我們之所以看不到黑暗,是因為有些人把黑暗阻擋在了我們看不到的地方!”

“以前,徐禪師是那個人,現在,該由你來接班了!”

這是父子兩個第一次促膝長談。

老實說,葉震也不願意自己的兒子去擔負那麼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