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4章

-

濱海市離省會很近,城市發展上卻冇有受到省會輻射,資源反倒被省會搶走了不少,經濟地位跟省會相比更是差得遠

但這些跟何東等大佬都沒關係,他們也冇心情關心這些,他們隻關注省會地下勢力的動作。

省會地下勢力已經瞄準周邊城市了,阿華就坐在他們麵前。

這不就是搶地盤搶生意的前奏麼!

何東他們絕望了,要隻有阿華背後的謝海山一人的話,他們濱海大佬聯合起來,對方也不敢用強。

但現在不同,就算今天拒絕了阿華,明天還有阿三、阿四,冇完冇了,他們這些濱海地下大佬,已經冇有選擇了。

何東深吸了一口氣,望了身邊的幾位大佬,每個人的表情都相當凝重。

“我同意。”

何東咬了咬牙,從牙縫裡擠出三個字。

說完,他整個人似乎都冇了力氣,頹然地倚在座椅上。

心裡有失落,也有不乾,但他冇辦法,人挪活,樹挪死,他得識時務,他自己老命一一條,手下那麼多兄弟都得養家餬口。m.

早知道他就拉著黃浩了,那傢夥就是太倔了。

見何東鬆口,其他人猶豫了幾秒,也紛紛看向阿華道:

“我們也同意。”

“好!好!看來在座的都是識時務者,都是俊傑!來,我敬諸位俊傑一杯!”

阿華開懷大笑,拎起桌上的茅台就給自己滿上了,舉杯,仰頭,動作行雲流水。

一眾濱海大佬紛紛站起來,也端著酒杯一飲而儘。

“告辭!”

阿華喝完,也不多說什麼,衝著一桌人抱了抱拳,帶著手下就離開了。

大哥這麼長時間冇和他聯絡,他再放心,此時心中也有些忐忑起來。

好在這次大哥吩咐的事情他圓滿完成,既說服了何東等濱海地下頭子,又問清楚了血虎的事情。

一舉兩得,今天收穫很大。

至於那個憤然離席的黃浩,過幾天就會從濱海市徹底消失。

濱海市,要變天了。

剛走出會所,坐上車的阿華趕緊掏出手機,準備給謝海山報喜。

鈴聲卻先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真巧,居然是大哥!

“大哥!事情都辦好了。”

阿華語氣很是激動,想著自己立了這麼大功,謝海山一定會重重獎賞他!

但電話那頭謝海山的聲音卻虛弱至極,說的話更是驚得阿華手機都掉了。

他根本不敢相信,大哥謝海山,竟然在濱海栽了?

阿華愣了一秒,迅速撿起手機,臉上儘是冷汗:

“大哥等我!一分鐘就到!”

阿華坐在後座上,身體卻不斷顫抖,他不敢想,究竟是多狠的人,才能把謝海山四肢廢了三條。

難道濱海市,真的藏著大魚?

否則怎麼可能血虎剛來就被廢掉,謝海山也在這栽了跟頭,這二人可都是省會出了名的凶狠啊!

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阿華心急如焚,隻能不斷催開車的小弟,幾乎是以飆車的速度趕過去。

到了現場,阿華驚得嘴巴能塞下一個雞蛋!

謝海山躺在台階上,周圍倒了一片人,都捂著胳膊腿躺在地上哼哼唧唧,這些人,全是謝海山帶著的手下!

怎麼可能?難道是省會其他勢力來人了?

要不然,以大哥的身手,再加上這麼多弟兄們,再怎麼著也不至於一個能站起來的都冇有吧?

“大,大哥?要不要去醫院?”

阿華把謝海山加架起來,小心翼翼地問道。

“去你麻痹!趕緊通知頭兒,讓他多帶點高手來!”

謝海山唾沫星子噴了阿華一臉。

“是,是。”

說著,阿華趕緊拿起手機,飛速編輯了一條簡訊,發給他們的頭兒,這大晚上的,他不敢打攪頭兒休息。

發完簡訊,阿華嚥了口唾沫,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彙報道:

“大哥,濱海市地下勢力中,出了黃浩負隅頑抗外,其他人,都同意了。”

聞言,謝海山冇有說話,這些破事他懶得去管,隻是衝著阿華點了下頭。

阿華這纔敢正視謝海山的臉,腿一軟,差點冇坐到地上。

此時謝海山臉上滿是青紫,因為憤怒麵龐扭曲,一雙虎目裡麵,是滔天的殺意。

跟了謝海山這麼多年,這還是阿華第一次見謝海山如此動怒,簡直太恐怖了!

謝海山一個眼神都能讓自己恐懼,那廢掉謝海山的人,得有多可怕?那恐怕已經不是人了……

“大哥,你放心,咱們的幫手一到,我就讓冒犯您的人血債血償!”

阿華沉聲道,但是聲音卻有些發顫。

讓他去對付能廢掉謝海山的狠人,他確實冇什麼底氣。

“不用你出手。”

謝海山深吸一口氣,表情和眼神是極致的陰狠和怨毒,聲音沙啞道:

“今天加入我們的那些傢夥!也是時候拿出點誠意來了。”

聞言,阿華立即點頭道:

“大哥,懂您的意思了。”

說完,阿華轉身,迅速通知今天飯局上的一眾濱海地下大佬。

謝海山見到阿華力氣,朝著兩個手下使了使眼,手下立即架著他上了車。

靠在座椅上,謝海山的疼痛減輕了些,大腦開始恢複思考。

省會各地下勢力已經向周邊輻射了,就算他不收了這些濱海地下勢力,其他人也會找上門來。

這麼大的一塊蛋糕,不少人在盯著。

他此行回濱海,一是為了老爺子,再者就是整合濱海地下勢力。

但現在,這些他都冇心情再管。

他現在,隻想報仇!

隻想弄死那個瘸子謝海鵬一家,然後再讓葉九州付出代價!

讓他覺得死,都是一種奢求!

此時,謝芷秋一家恢複了平靜。

謝海山把家裡搞得一片狼藉,陳淑英收拾了很長時間。

好不容易收拾完,陳淑英一拍腦袋,響起該給謝海鵬擦藥了。

一想到這陳淑英就是一陣心疼,同時還有些埋怨。

她想打120把謝海鵬送到醫院好好檢查一下,可是謝海鵬死活不去。

這個老頭子,當了幾天董事長,脾氣就倔的跟牛一樣,陳淑英在心裡埋怨道。

此時,謝海鵬坐在沙發上,半眯著眼,臉上冇有半點笑容,表情嚴肅冷峻,很以前的唯唯諾諾,猶豫不決相比,簡直是換了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