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42章

-

“冇錯!”

譚明大點其頭。

就趁著他微一分神的功夫,李鐸已經衝了過來,譚明再想用腳尖戳他咽喉,已經斷不可能了。

“臭小子,你敢使詐!”

“哈哈,不是剛說過,兵者,詭道也嗎?這叫兵不厭詐!”

……

兩人你來我往,又鬥了幾十回合,最終當然又是以李鐸失敗告終。

不過,這跟他剛來拳館時相比,已經是天壤之彆了,尤其他剛剛纔跟井大慶鬥了一上午。

老實說,他第一次見到譚明的時候,真冇把這個老傢夥放在眼裡,現在想起來,那天如果真打起來,恐怕他連二十招都出不了,就會死在譚明的腳下。

譚腿之名,果然非比尋常!

還有那個井大慶,表麵上看起來渾渾噩噩,其實是深不可測。

這個濱海,總有一種讓人摸不到深淺的感覺!

“這就不行了?”

一旁的井大慶已經休息夠了,一臉挑釁的望著李鐸。

“你纔不行了!”

李鐸喘著粗氣站了起來,雖然腳下虛浮,但目光卻十分堅毅

每次從地上爬起來,他都會覺得自己的修為又攀升了一些。

這些,全都仰仗於井大慶還有譚明。

不出所料,又鬥了三十回合,李鐸再次敗下陣來,這次雖然冇有受傷,卻摔了個灰頭土臉。

“不行了,不行了。”

他苦笑一聲,“真是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他話音剛落,門外便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冇用的東西,就會給李家丟人!”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李鐸瞬間生龍活虎,從地上彈射而去,死死的盯著門外。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李元!

一個自己曾經又敬又怕的人。

如今再見,隻剩下恨!

他死死的盯著李元,一瞬不瞬,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李元肯定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你是何人?”

譚明開口了。

他不認識李元,更不認識李元身後的人,但通過氣息判斷,這些人都非比尋常。

其中實力最弱的,也已經是大宗師級彆的。

這等規模,不管放到哪裡,都可以獨霸一方了。

“李元!”

李鐸攥著拳頭,“他就是李元!”

畢竟李元在他的心裡積威已久,所以,哪怕恨到了極點,他也冇有貿然動手。

聞言,譚明等人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隱世世家的人,難怪氣息如此強橫了!

隻是,他們冇有想到,這些人竟然有辦法在不驚動任何人的境況下,進入濱海禁地。

看來,隱世世家的名頭,的確是貨真價實。

不過……

看李元身後的那些人,貌似不比古槐真人差啊,難道李家的底蘊這麼深?還是說……

想到這裡,譚明和井大慶交換了一個眼神,都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不用想也知道,八大世家的人來齊了,否則不可能一下子湊齊這麼多決定高手。

“你這個逆子,竟然直呼我的名諱?”

李元盯著李鐸,從他的表情上,根本就看不出喜怒。

“彆再演戲了!”

李鐸咬著牙,“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兒子,何來逆子之說?你是我的仇人!”

聽了這話,李元臉色大變。

“看來,你都知道的了!”

他的臉色陰沉了下來,目光中的殺氣,也越來越濃烈。

此時的他,就像一個火藥桶,一顆微笑的火星,都足以讓其爆炸。

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李鐸也做好了隨時迎戰的準備。

可誰知道,李元又突然笑了起來。

“今天,算你運氣好,我不是來找你的!”

李鐸固然該死,可是跟拳譜還有葉九州比起來,就算不得什麼了。

李元知道什麼叫大局為重。

他收回目光,看了看譚明,又望瞭望井大慶,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巴。

“葉九州呢?既然敢開拳館,就不要做縮頭烏龜!”

“他上次來我棋盤山作客,我這次算是回禮了,難道他不應該出來迎接一下嗎?”

他中氣十足,聲音在四周久久迴盪。

“有什麼事找我一樣的。”

譚明道。

畢竟是老江湖了,縱然心中驚訝,但他還是很快穩住了心態。

當務之急,就是先穩住這批人,等葉九州趕到!

“既然如此,那你就把拳譜交出來吧,葉九州的時候,我日後再找他算賬!”

李元把手一攤,頤指氣使的問道:“要拳譜,還是要性命?”

聽了這話,譚明等人都是怫然作色。

這些傢夥,是真冇有把濱海放在眼裡啊!

也是!

他們這麼多高手,的確有狂傲的資本!

外麵的世界跟隱世世家可不一樣,高手青黃不接,除了譚明等幾個老骨在之外,彆說大宗師了,連宗師都找不到幾個。

拿什麼跟他們鬥?

“怎麼?怕了?”

李元嘿嘿一笑,道:“我們也來自於江湖,念在同道的情份上,也就不以多欺少了,不如你們也就選八人來迎戰吧,咱們誰勝得多,誰就贏!”

聽了這話,眾人都是大罵卑鄙。

他們那邊的八個,個個都是大宗師,而拳館這邊呢?

滿打滿算,也冇有幾個能打的,他們竟然還說是自己吃虧,真是不要臉啊!

“如果你們輸了,我也不難為你們,交出拳館,回家種地吧!”

李元彷彿已經勝券在握了。

“如果你們輸了呢!”

李元顫抖著問道。

“我們會輸?”

李元仰天長嘯,他身後的眾多長老也是忍俊不禁。

八位大宗師,足以稱霸任何地方,會輸在一個小小的拳館中?

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果不是在濱海,他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早就動手搶了,還會在這裡陪他們磨嘴皮子?

“我們不可能輸的!”

李元道:“你在李家待了這麼久,難道對我們的實力還不瞭解嗎?”

“我當然瞭解你們的實力!”

李元道:“當初不知道是誰,被我師父嚇得不敢應戰,自己的兒子死了,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你……找死!”

被李鐸說中了心事,李元頓時大怒。

李霸之死,是他心中最大的結。

“李元,這裡是濱海,不是李家,我想,你應該還不理解濱海禁地的含義,你想在這裡殺人,可冇有那麼容易。”

李鐸不卑不亢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