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44章

-

見此一幕,譚明等人都是精神一振。

他們跟李鐸雖然冇有師徒之名,但這段日子朝夕相處,傾囊相授,感情早就比師徒還要深了。

“我早就說,這小子是個天縱之才!竟然懂得把我井家的外家拳跟譚腿結合起來,腿中有拳,拳中夾腿,妙不可言啊!”

井大慶忍不住開懷大笑,尤其當李鐸使用他所傳授的拳法時,更是得意非凡。

“這或許就是葉九州的目的吧!”

譚明道:“這傢夥真是過分,明明是他的徒弟,卻做起了甩手掌櫃,讓我們來操心!”

在他們兩個說話的時候,場上的局勢已經發生了反轉,李鐸已經被打退了好幾次,左支右絀,十分狼狽。

那上官長老年紀雖然不小,但氣息綿長,掌法更是千奇百怪,乍一看,好像喝醉了酒,可仔細一看,又是剛猛無窮。

“糟糕,李鐸小子要敗!”

井大慶喊道。

他話音剛落,便見到李鐸的速度突然慢了下來,也不再抵擋,隻是當上官長老的雙掌打來時,他就向旁邊一躲,借勢一推上官長老的手臂,然後腳下使絆!一秒記住

在慣性之下,上官長老的身軀直接向前衝去,險些摔倒在地,雖然冇有受傷,但已經狼狽不堪了。

“妙啊!”

譚明道:“這是太極拳意,冇想到這小子連這個都學會了!”

原來,當初葉九州將拳譜展覽出來之後,便有無數名家從四麵八方趕到這裡,大家每天喝酒切磋,索性便住了下來,冇有離開。

李鐸也就是在跟眾人喝酒的時候,博采眾長,什麼招數都會幾招,一旦用出來,經常能讓人措手不及。

此時,上官長老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他堂堂一位長老,竟然連一個後輩都鬥不過,這話如果傳出去,他就不用再見人了!

更讓他詫異的是,剛剛還激動萬分的李鐸,突然間冷靜了下來,彷彿進入了另外一種境界,實在讓人琢磨不透。

“這小子,離開這幾天,倒是學了不少東西!”

李元哼了一聲,說道:“上官長老,不用手下留情,此賊跟我李家已經冇有半點關係了,你如果殺了他,我反而要感謝你呢!”

“好!”

上官長老心中一喜,他等的就是這句話。

如果不是為了顧及李家的麵子,他早就下死手了,還用得著這麼費勁?

咻!

隻見他長袖一揮,氣勢陡然一變,速度更是快到了極致,猶如竄天猴一樣,直接閃到了李鐸的身後,以掌為刀,直劈李鐸後頸。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這上官家族,果然名不虛傳啊!”

譚明眉頭微皺,暗暗為李鐸捏了一把冷汗。

可李鐸卻是不慌不忙,身子微微一扭,左手由下至上一抄,使了一招攬雀尾,便將上官長老攔腰抱了起來。

“怎麼回事?”

上官長老吃了一驚,他萬萬冇有想到,這個小子的力氣竟然這麼大。

不容他多想,李鐸便將其高高拋了出去,如同丟麻袋一樣。

不等上官長老落地,李鐸腳尖一點,使了譚腿中的一招降魔踢鬥,向上官長老的後腰踹了過去。

此時,上官長老身在半空,根本就無法借力,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李鐸踢來。

不過,畢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他絲毫不顯慌張,將渾身勁力聚於一點,一臉陰笑的盯著李鐸,“小子,你這是找死!”

見此一幕,譚明等人也是暗暗為李鐸捏了一把冷汗。

不可否認,李鐸的招數的確千奇百怪,讓人難以招架,不過說到底,還是太嫩了,論功力,還遠不如上官長老深厚。

如果真要比拚內勁的話,李鐸必輸無疑。

一旁的李元顯然也是這麼想的,臉上都要樂出花來了。

可是很快,他就意識到了不對,因為李鐸的速度陡然加快,破風聲震人耳膜,彷彿夾雜著風暴之力。

“這是……”

在場的人無不大驚,紛紛屏住了呼吸。

上官長老也意識到了不好,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隻能咬緊了牙關。

“嘭!”

李鐸的腳,不偏不倚的踢在了上官長老的腰眼上,發出一聲悶響,就像是打在了沙袋上一樣。

“就這?”

上官長老忍不住笑了,“原來是雷聲大,雨點小,我就……”

話還冇說完,他就意識到了不對,因為他剛剛把李鐸的第一重力道化掉,第二重又到了,緊接著又是第三重……

就像是大海上的巨浪一樣,一重接著一重,硬生生的將他踢高了一丈有餘,鮮血從他的鼻腔中噴湧而出,在空中勾勒出了一幅極為詭異的畫麵。

演武場上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上官長老從半空墜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妙啊,妙啊!”

譚明激動的臉色脹紅。

在場之人中,也隻有他一個人能夠看出來,李鐸表麵上使用的是譚腿,其實內勁來自於極道拳法。

這種“三重浪”他曾經見到葉九州使用過一次。

他萬萬冇有想到,李鐸竟然把譚腿跟極道拳法結合在了一起,威力提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此時,上官長老依舊在地上掙紮著,卻無論如何也爬不起來了,自他腰眼以下,已經全部失去了直覺,竟是連脊椎都被踢斷了。

“你……”

“你輸了!”

李鐸哼了一聲,道:“枉你們號稱隱世世家,原來就這麼一點三腳貓的本事!”

一聽這話,上官長老差點被踢暈過去。

老實說,他的真實實力,要遠在李鐸之上,之所以會弄得如此狼狽,完全是因為他輕敵了。

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小在李家長大的李鐸,竟然不用李家的拳法,因此才吃了大虧。

如果他從一開始就真正的把李鐸當成對手,就算不能穩勝,也絕對不該如此狼狽。

一旁的李元也是臉色鐵青。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這才幾日不見,李鐸的實力就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止是實力,甚至連城府都變了。

李鐸剛剛表現出來的憤怒、衝動,都是故意演給他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