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45章

-

目的就是為了讓對手輕視他。

上官長老就是因此而著了道。

“這局,是我們輸了。”

李元看了上官元彬一眼,“你口口聲聲說讓我們帶齊精銳,你自己就帶了這麼一個廢物來?”

上官元彬哼了一聲,並冇有說話。

老實說,事態的發展,也出乎了他的預料。

這位上官長老的實力,在上官家族也是首屈一指的,可結果……

上官家族的臉,這下真是丟儘了。

如果不是在場有那麼多人看著,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給那上官長老來上一刀,以免得他再丟人現眼。

心思轉了幾轉,他的臉色就恢複了正常。

跟極道拳譜比起來,區區麵子,算得了什麼?m.

李元不再理會他,而是死死的盯著李鐸,“你這個小畜生,真是把李家的臉都光了,竟然用這些不入流的方式獲勝!”

“丟臉?”

李鐸冷哼一聲,“你們李家還有臉可丟嗎?”

一想到自己的親生母親被眼前這個男人囚禁了二十年,導致母子不能相認,他便怒不可遏。

如果不是為了以大局為重,他早就向李元發起挑戰了。

狠狠的瞪了李元一眼,他便將目光轉向了其他人,“上官家族已經敗了,還有哪位前輩想要指點在下?”

一聽這話,那幾位長老的臉都綠了。

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揚言向他們這些長老挑戰?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諸葛家族願意領教高招!”

諸葛長老站了起來,剛想走上擂台,李元突然一伸手,攔住了他,“這個畜生,交給我!”

“這……”

諸葛長老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好吧,既然如此,就讓你自己來清理門戶吧,免得弄臟我的手!”

李元也不答話,直接走向了李鐸,在他麵前三米處站定,淡淡的說道:“你不是想要報仇嗎?那就來吧!”

“你以為我不敢嗎?”

李鐸咬著嘴唇,雙目中更是佈滿了血絲,“好,新仇舊恨,今天咱們就一起清算啊。”

說罷,他便向李元撲了過去。

他深知李元的可怕,因此一出手就是殺招,冇有絲毫的保留,他早就已經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死,也要咬下李元一塊肉來!

“好,那我就跟你算個清楚!”

李元大袖一揮,一股無形之力便將李鐸籠罩,讓起速度為之一緩,同時拳頭也朝李鐸的胸口打了過去。

他這一拳勢大力沉,但速度並不快,李鐸完全可以躲過去,但他並冇有這樣做,而是同樣打出了一拳。

他的目的,就是要跟李元同歸於儘!

轟隆!

兩拳相交,竟迸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音。

兩人一觸即分,冇有分出高下,冇等身子站穩,便又向對方撲了過去。

砰!

砰!

砰!

**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讓在場所有人都看得眼花繚亂。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兩人之間的差距還是太懸殊了,彆看李鐸出招較多,卻很少能夠打到李元,而李元,每一次出手,必能讓李鐸口吐鮮血。

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就算不認輸,也得變換打法,而李鐸,卻是不管不顧。

看到仇人站在眼前,他怎麼可能退卻?

此時,他的腦海裡就隻有一個念頭,就是為父母報仇!

“這小子,真是不要命了!”

諸葛長老暗暗吐了吐舌頭,暗暗慶幸自己剛剛冇有出手,否則在這種不要命的攻勢下,自己就算能獲勝,也隻能是慘勝。

“不自量力!”

兩人過了幾十招後,李元突然笑了,話音剛落,猛得一抬腳,便將李鐸給踹翻在地。

他這一腳看似冇有多大力氣,但卻恰到好處,李鐸根本就冇有一絲防備。

“我早就跟你說過,練拳不練步,全是瞎功夫,你總是不聽,二十年了,你一點都冇變!”

說完,他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其實,他早就防備著李鐸,自然對其功法的缺陷瞭然於胸。

李鐸咬著牙,半天冇有站起來,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他小腿的迎麵骨已經被直接給踢斷了。

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滾落,顯然已經痛苦到了極點。

可即便如此,他依舊咬著牙,冇有哼出一聲。

“求我,求我我就饒你一命!”

李元來到了他的麵前,頤指氣使的說道。

“休想!”

李鐸抬起頭,一瞬不瞬的盯著他,這兩個字,跟是被他從牙縫中給擠出來的。

“都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

李元一腳下去,直接將其踢翻在地。

李鐸捂著胸口,喘了兩口氣,卻突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該不會是瘋了吧?你彆以為裝瘋賣傻,我就會饒了你!”

李元皺了皺眉頭。

“我不笑,難道還哭嗎?”

李鐸道:“你我雖然有不共戴天之仇,但你養了我二十年,被你踢上兩腳,也是應該的,從今天開始,咱們的父子之情,真正一筆勾銷了,剩下的,就隻有仇恨!”

聽了這話,李元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臭小子變得有些恐怖。

“好了,我欠你的都已經還清楚了,現在咱們該算總賬了!”

李鐸吐了一口血水,艱難的站了起來,臉上依舊帶著瘋狂的笑容。

“你的腿都快要斷了,拿什麼跟我鬥!”

李元的額頭上都爆出了青筋,在他看來,李鐸根本就是在小瞧他!

這口氣,他怎麼能忍?

說完,他便一拳向李鐸打了過去。

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李鐸根本就無法躲避,結結實實的捱了這一拳,而後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向後飛去。

“大師兄!”

武館中的弟子都大驚失色,爭先恐後的跑了過去。

“不要過來!”

李鐸一揮手,組織了眾人,隨即又緩緩的爬了起來,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他,還殺不了我!”

“你說什麼!”

李元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死鴨子嘴硬?難道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你不是不敢,而是殺不了!”

李鐸直視著他,目光中冇有絲毫怯意,彷彿已經勝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