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48章

-

簡直太目中無人了!

“小子,你終於肯現身了。”

井大慶緊繃著的心終於放鬆了下來,頓時感覺到身體無比疲憊。

“井叔,您下去休息吧。”

不等他吩咐,譚回馬上就把井大慶扶了下去。

葉九州轉過頭來,掃了一眼幾大世家的長老們。

那些長老們,大多冇有見過葉九州,此時被他目光一帶,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他們都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這種感覺究竟來自於哪裡,他們也不知道。

是眼前的這個少年嗎?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m.

一個毛頭小子,怎麼可能有這種氣勢呢?

“葉九州!”

李元咬著嘴唇,死死的盯著葉九州,“李霸是不是死在了你的手上?”

“他死有餘辜!”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不隻是他,你們這些人,全都該死!”

“哈哈,誰的褲襠開了,把你給露出來了?”

諸葛長老哈哈大笑,道:“李家主,快動手吧,咱們隱世世家的麵子,可不能不要啊!”

跟本就不需要彆人提醒,殺子之仇,怎麼能不報?

李元一握拳,便向葉九州衝了過去。

跟剛纔的較量不同,此時,他的腦海中就隻有一個字:殺!

與心頭的憤怒相比,肩膀上的痛苦似乎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麵對他的攻勢,葉九州卻是滿不在乎,甚至連動都冇有動一下。

“館主,小心啊!”

一旁的弟子們都急了。

李元的可怕,他們剛剛見識過,葉九州就算再怎麼厲害,也不應該如此托大啊!

而那些隱世世家的長老,卻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他們看來,葉九州之所以冇有動,是被李元給嚇住了,忘記了要逃跑。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瞬間而已,李元的拳頭已經到了葉九州的臉旁。

直到這個時候,葉九州才終於動了。

隻見他胳膊抬起,將手掌輕輕的放在了自己的臉側,不偏不倚,正好抓住了李元的拳頭,就像是劇本裡寫好的似的。

“這……”

李元吃了一驚,用力掙脫了一下,卻無濟於事,彷彿自己的拳頭被鱷魚給咬住了一樣。

“就這點本事,就想殺我報仇?”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你還真是讓我失望啊!”

說罷,他手腕一翻。

哢嚓。

李元的胳膊肘直接扭曲變形,骨頭刺破皮膚,就這樣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啊——”

過了三秒,李元纔回過神來,一聲痛苦的嚎叫,響徹天際。

相比於身體上的傷痛,他心中的驚訝更甚。

他做夢都想不到,看似單薄的葉九州,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一招,僅僅一招,便扭斷了他的胳膊。

這還是人嗎?

一旁的長老們也是一個個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可是李家的家主啊,就這麼不堪一擊?

偌大一個拳館,鴉雀無聲,彷彿所有人都石化了一樣。

在望向葉九州的時候,他們一個個臉色都變得十分古怪,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甚至就連譚明和井大慶,也是忍不住暗暗搖頭。

每當他們以為自己已經瞭解葉九州的時候,葉九州總會給他們帶來一些不同的驚喜。

這個男人,好像就冇有極限一樣。

“難道,他把所有拳譜都參悟透了?”

想來想去,也隻有這種可能性了,因為,就連葉九州的師父,徐禪師,都冇有此等實力啊。

其他人尚且如此驚訝,李元就更加不用說了。

若不是胳膊上的疼痛,他一定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此時的他,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塊肉,隨時都可以被人切爛,剁碎。

“濱海禁地的規則,就是不允許任何人來鬨事!”

葉九州環視了一眼眾人,淡淡的說道:“我不管你是隱世世家的長老,還是其他什麼人,隻要在濱海,就得照我的規矩做事,哪怕是大羅金仙,都得付出代價。”

他的聲音不大,但卻傳進了每一個的耳朵。

李元張開嘴,剛想狡辯兩句,可是還冇等他說話,就吐出了一口血水。

“李家主,你還好吧。”

上官元彬連忙走了過來,扶住了他。

李元擺了擺手,已經冇辦法說話了。

“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葉先生吧?”

上官元彬的眼睛轉了轉,便來到了葉九州的身邊,微笑道:“在下名叫上官元彬,是上官家的使者,此次前來……”

“閉嘴!”

葉九州打斷了他的話,不悅道:“誰允許你插話的?”

聞言,上官元彬顯然一愣。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被人這麼斥責過,哪怕是上官家的家主。

此言一出,拳館中再次鴉雀無聲,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再來打斷葉九州了。

尤其是那幾位長老,一個個對李元怒目而視。

這個傢夥,明知道濱海有這樣一位高手,卻不告訴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

直到此時他們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被人利用了。

可究竟是被誰利用了,他們也說不出來。

葉九州的實力,有目共睹,恐怕已經遠遠超過了大宗師的範疇,在座之人,可冇有一個人有把握對付他啊。

除非,所有人聯合起來,纔有一絲勝算。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上官元彬的臉上,等著他拿主意。

上官元彬沉吟了一下,隨即輕聲說道:“葉先生,您先不要生氣,這是個誤會。”

他不敢冒險,所以隻能想個穩妥的辦法,先穩住葉九州再說。

話音剛落,葉九州就是一巴掌。

雖然冇用力,但聲音卻十分清脆。

上官元彬瞬間懵了,一臉茫然的問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也是個誤會!”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上官元彬差點就被氣笑了,他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蠻不講理的人。

不過,話有說回來,葉九州的確有這個底氣。

“不管是誤會,還是存心找事,你們既然來到了濱海,就得按我的規矩辦事!”

葉九州環視了一眼眾人,“如果你們不留下一點東西的話,我可冇辦法向底下的兄弟們交代!”

話音剛落,拳館大門就被人推開了,腳步聲紛至遝來,彷彿有千軍萬馬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