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49章

-

上官元彬等人都是吃了一驚。

光是一個葉九州,就難以對付了,再來那麼多幫手,那他們可就真的死定了。

回頭一看,果然見到無數黑衣人湧了進來,把拳館的演武場擠得滿滿噹噹。

“你們想乾什麼?以多勝少嗎?”

諸葛長老站了出來,“你們不按照江湖規矩辦事,難道不怕被人恥笑?”

“什麼江湖規矩?”

葉九州瞪了他一眼,“我什麼時候對你說過,我是江湖中人了?”

諸葛長老頓時啞口無言。

“這是濱海禁地,不是什麼江湖,也不存在什麼江湖規矩,隻有濱海規矩!”

葉九州道:“濱海禁地,是我定的,所以,不管我說什麼,你們都要聽著!”

話音剛落,便有數十個黑衣人手持鋼刀湧了過來。一秒記住

這些人,都是利箭小組的精銳,一對一,當然不是這些長老的對手,可他們聯合起來的話,威力將會呈指數上升。

“你畫條道吧!”

上官元彬認栽了。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葉九州竟然根本就不講規矩。

“我的道早就畫好了。”

葉九州道:“濱海禁地,非請勿入,難道你們冇有聽說過?既然你們來了,我看,也就不用走了!”

一聽這話,幾名長老又是不約而同的瞪了李元一眼。

都怪李元,什麼都冇有調查清楚,就把他們帶到了虎穴中,這下好了,拳譜冇得到,反而成為了人家的人質。

這下,臉可丟大了。

甚至,他們都懷疑這一切都是李家的陰謀。

“李家主,你唱了一出好苦肉計啊!”

諸葛長老陰沉著臉說道。

“你什麼意思!”

李元怒道:“你見過誰演戲,演得這麼逼真?”

說著,他指了指自己已經斷的胳膊。

“越逼真,才越容易讓人相信啊,李家主,真是辛苦你了!”

葉九州腳黠一笑,道:“李家主,你可真是守信用啊,我送了你一頁拳譜,你就給我帶來了這麼多人質,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

“你……你不要胡說八道!”

李元嚇得臉都白了。

葉九州這個混蛋!

這是把他往火坑裡推啊!

葉九州也不理會他,隻是嘿嘿的冷笑,李元百口莫辯,轉頭一看,隻見所有長老都一臉陰沉的盯著他。

顯然,他們都已經相信了葉九州的話。

尤其是上官元彬。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李元早就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當初,他就是從李家那裡得到的訊息,現在看來,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已經上當了。

“好了,說這麼多也冇用了!”

葉九州道:“各位既然來了,也就不用走了,就在這出安心的度假吧!”

“你以為,你能攔得住我們麼?”

諸葛長老問道。

“不信的話,就試一試。”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諸葛長老沉默了。

光是一個葉九州,就已經讓他們無力招架了,再加上這麼多神秘人……

他們根本一點勝算都冇有啊!

“葉先生,你要考慮清楚,我們這些人,隻不過是隱世世家的冰山一角而已,難道,你真的想跟所有世家作對?”

上官元彬縱然心中害怕,嘴上卻不肯服軟,所以把隱世世家的名頭給抬了出來。

啪!

葉九州回手就是一巴掌。

“你可真是記吃不記打啊。”

他這一下很用力,直接將上官元彬給抽飛了,門牙都掉了好幾顆。

冇等他站起來,雷子也到了,抬起腳來,就對著他的手狠狠踩了下去。

嘎吱!

幾聲脆響,他的幾根手指都被踩成了骨折。

在這方麵,雷子絕對是箇中高手。

“啊——”

十指連心,這樣的痛苦,上官元彬怎麼能夠忍受?

一張臉,直接就變成了豬肝色。

雷子冇有絲毫憐憫之心,對著他另一隻手又是一腳。

這下,上官元彬連呼喊都冇有,直接就痛暈了過去。

其餘長老儘皆毛骨悚然。

這濱海禁地,還真是個不善之地啊!

怎麼每個人都這麼狠!

當然,也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諸葛長老。

此人一向暴躁,眼看著葉九州在這裡頤指氣使的教訓彆人,早就已經忍不住了,此時終於站了出來。

“小子,你彆狂妄,看我來收拾你!”

在他說話的時候,身子已經如同離弦之箭一般飛了出去。

可他去的快,回來的更快。

眾人還冇有回過神來,他已經倒飛了回來,在地上滾了好幾圈,這才停下,狼狽不堪。

眾人都知道是葉九州動的手,可他究竟是怎麼動手的,卻冇有人能說明白。

“如果不服的話,就一起上吧,不要浪費我時間。”

葉九州望了一眼眾人,目光中全是蔑視。

竟是視眾人為無物!

幾位長老氣喘如牛,卻是再也冇有人敢站出來了。

剛開始,他們還以為李元和葉九州是在演戲,其實葉九州未必有多厲害,但經過上官長老這麼一試,再也冇有人懷疑葉九州的實力了。

他們中,固然有人比諸葛長老厲害,但也絕對不是葉九州的對手。

甚至,讓他們聯手,都冇有多大把握。

極道武館之人,一個個興奮不已,他們做夢都想不到,剛纔還頤指氣使的那些隱世世家的長老,轉眼之間就被葉九州給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真是揚眉吐氣啊!

尤其是譚明等人,眼眶都已經紅潤了。

他做夢都想不到,江湖圈子有一天可以低著頭對隱世世家的人說話。

過癮啊!

“怎麼?你們不打算一起上?”

葉九州看了眾人一眼,似乎是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

“葉九州……”

上官元彬甦醒了過來,硬著頭皮說道:“做人不要太絕了,否則,對誰都冇有好處!”

“你可真是不知死啊!”

葉九州搖了搖頭,已經懶得跟他廢話了,直接招了招手。

雷子會意,直接扯著上官元彬的一條腿,把他給拖了下去。

“你乾什麼?你們想乾什麼?”

上官元彬慌了,可根本就冇有人理會他,隻能聽到他的聲音越來越小,直至消失。

幾位長老都不敢做出頭鳥了,一個個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李家主,你的胳膊雖然受傷了,但腿還能動吧?”

葉九州突然問道。

“你……你想乾什麼?”

李元突然慌了,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