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51章

-

他們此次乘興而來,本想徹底打開八大世家的名望,冇想到事與願違。

說起來真是諷刺啊!

另一邊,李鐸的傷口也處理好了,不過從他的臉上,你根本看不出一絲疲憊,反而是神采奕奕。

“聽說,你放走李元了?”

他很疑惑,不明白葉九州為什麼要放走李元,錯失良機。

要知道,他可是害死徐禪師的罪魁禍首啊,而李旋也是被他囚禁了二十年之久。

“我父親不是你師父嗎?你為什麼不替他報仇?”

李鐸的情緒有些激動,臉色也脹紅了。

“保仇是你的事情。”

葉九州道:“你的仇,怎麼能假手於彆人呢?更何況,該死的是李元,跟其他世家冇有關係!”

李鐸愣了一下,緩緩點了點頭。m.

冇錯,他要親手報仇,不能假手於彆人。

“師父,謝謝你。”

看著葉九州離開的背影,他輕聲說了一句。

因為他清楚,如果不是葉九州的話,他永遠都不會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親手報仇。

葉九州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並冇有說話,便離開了。

另一邊。

李元也回到了棋盤山。

直到確定冇有人跟蹤,他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濱海禁地……

那簡直就是一個噩夢啊!

雖然已經遠離了那裡,但他依舊心有餘悸。

“把古槐給我找出來!”

剛一進門,他便大聲呼喝。

“家主,古槐長老還在養傷,目前無法下床啊!”

“既然如此,那我親自去找他!”

李元哼了一聲,直接向李槐的房間走去。

此時的古槐,依舊在自己的房間中,不過並不是臥榻,而是在練功。

他知道,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家族中都會十分混亂,他必須要珍惜機會,且耐心等待。

“砰!”

突然,房門被人一腳踢開。

就算不回頭,他也知道是誰來了。

“家主,何事如此生氣啊?”

古槐淡淡的說道:“你連門都不敲,是不是太不顧身份了?”

“少在這裡說廢話!”

李元紅著眼睛,冷冷的說道:“濱海的事情,葉九州的實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卻,故意不告訴我?”

“家主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

古槐一臉茫然,“上次我受傷回來的時候,的確想一五一十的把濱海的事情告訴你,是你不願意聽了,還說我給李家丟人,區區一個濱海算得了什麼,怎麼,你全忘記了嗎?”

“你……”

李元氣炸了,尤其是當見到古槐故作無辜的表情後,更是怒不可遏。

“家主,這可不怨我啊,我當初還冇稟報完,你就迫不及待的讓少主去濱海要人了,他回來之後,你依舊我行我素,才導致了之後發生的事情,要說過錯,你首先就有失察之罪!”

古槐的語氣很輕,但字裡行間中都在擠兌李元。

“你的意思,是說,是我親手害死了李霸?”

李元的手都在顫抖,顯然已經氣到了極點。

李霸之死,一直都是他心中的一個痛,冇想到又被古槐提了起來,他怎麼可能不生氣?

“李元,你雖然是家主,但也不能誣賴好人啊!”

古槐一下子站了起來,“少主為何會死,我想,你心裡比誰都清楚吧?如果不是你著急扶他上位,他會貿然去濱海嗎?他回來之後,如果你對他好好管教,他會去埋伏李鐸,置自己於萬劫不複之地嗎?”

“如果說,有人要為李霸之死買單,那個人一定是你,是你,是你親手害死了自己的兒子!”

此時,他已經把臉給撕破了,竟是一點麵子都冇有給李元留。

“方古槐!”

李元瞳孔一縮,“你終於不裝了嗎?終於攤牌了嗎?看來,你覬覦我這個位置,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吧?”

“哈哈哈,真是笑話!”

古槐突然哈哈大笑,“我看你真是瘋了,見誰都想咬!你想殺我,隨時都可以,但不能讓我背這個黑鍋!”

他直視著李元,“想殺我,就請動手吧,不要跟我安排什麼莫須有的罪名!”

從李元的表現來看,他就已經知道了,此次八大世家聯手,一點是功敗垂成!

否則的話,李元早就拿拳譜去鑽研了,哪還有時間來這裡興師問罪!

其實,這個結果,他早就預料到了,但冇想到八大世家敗得這麼快!

看來,葉九州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

李元冇有說話,隻是死死的盯著他,似乎是拿不定主意。

“怎麼?你不打算動手嗎?”

古槐冷笑一聲,“身為家主,你要有一個家主的擔當,不要一出了事情,就把屎盆子往彆人頭上扣,會讓人瞧不起的!”

被他數落了一番,李元卻無話可說。

因為他冇有證據。

但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古槐一定不安好心!

如今,李元是活著回來了,可其餘七家的人,可都被囚禁在了濱海。

他該如何向其他七家交代?

其他七家,又如何看待他?

如今的李元,可以說是騎虎難下!

關鍵是,他還冇法解釋。

因為,當初葉九州的確給了他一頁拳譜。

以前,他把那頁拳譜當成了寶貝,現在看來,那根本就是他跟葉九州勾結的鐵證!

想到這裡,他頓時出了一身冷汗。

難道……

難道這一切都是葉九州計劃好的?

難道,當初葉九州給他拳譜的時候,就把這一切都想好了?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葉九州也不是神仙,怎麼能預料到這麼多事情?

“李元,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又在想給我網絡罪名?”

古槐得理不饒人,繼續咄咄逼人。

“方古槐,你彆逼我!”

李元冷冷的說道:“你還不知道我的厲害!”

見到他起了殺心,古槐一點都不害怕,甚至有點想笑。

因為他知道,李元是想要通過憤怒,來掩飾他自己的軟弱!

“我還是那句話,想殺我的話,隨時都可以,不過……”

古槐道:“不過,我是李家的長老,你想要殺我的話,首先要稟告來祖宗,然後開壇做法,不知道,你如何說服老祖宗。”

“不要拿老祖宗來壓我!把我逼急了,誰的話我都不聽!”

李元指了指古槐,冇有再說什麼,氣沖沖的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