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52章

-

看著他的背影,古槐的目光也變得更加深邃。

“來人!”

他喊了一聲,馬上就有一個黑影出現在了窗外,“馬上去通知四少爺,就說我要大事向他稟告!”

那黑影點了點頭,便消失了。

古槐則是重新做了回去。

大體看來,事態的發展還是在他的預料之中。

不得不說,這個葉九州真是厲害,竟然輕而易舉的就讓八大世家給亂了起來。

如果在這個時候放把火,一定十分精彩!

……

很快。

李通便來到了古槐的房間,對待這個長老,李通顯得十分恭敬。m.

“你父親失敗了。”

古槐直接了當的說道:“他遷怒於我,現在一定是去稟告老祖宗了,你等待已久的機會,也終於到了。”

聽了這話,李通的心中也是一喜。

從青鬆之死,到李霸之死,再到李鐸的背叛,如今八大世家又铩羽而歸,每一件事,李元都難辭其咎。

換句話說,他這家主之位也坐到頭了。

說不定老祖宗一生氣,就把他給撤下來了。

縱觀整個李家,還有誰能夠跟李通爭著家主之位?

“四少爺,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得意忘形,你可一定要把持住啊!”

古槐道:“就算是拚了這條老命,我也一定會幫你的!”

“多謝古槐長老!”

李通雖然嘴上客氣,但心中卻不以為然。

把持?

有什麼可把持的?

除了他之外,李家還有誰能爭這家主之位嗎?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取代父親了。

當然,他也隻是想想而已,在古槐的麵前,他可不敢把心裡話給說出來。

“至於那個葉九州……”

古槐突然話鋒一轉,“此子不可留,否則,後患無窮!”

葉九州實在是太可怕了!

而且深不可測!

這樣的人留在世上,就是禍害。

況且,葉九州的手上至少還有五頁拳譜,此子不死,怎麼能得到拳譜?

對於家主之位,古槐從來不放在心上,他是個務實的人,真正在意的,也隻有拳譜而已。

八大世家存在的目的,也就是為了拳譜,而且種種跡象表明,光靠一兩個家族,是無法解開拳譜秘密的,隻有所有人集合在一起,纔有機會。

“葉九州……”

李通微微點了點頭。

這個男人,僅靠一己之力,便把李家攪得天翻地覆,實力的確不容小覷。

李通雖然狂妄,但不得不對葉九州慎重。

他不是李霸,從來不會輕視對手,更加不會自負。

“你說這個葉九州,為什麼要插手李家的事情呢?”

李通問道。

這件事,已經困擾了他很久。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想要戰勝對手,就要先弄明白,對手想要的是什麼。

“我也不清除!”

古槐道:“這個人就像迷一樣,讓人難以琢磨!以前,我以為他是為了給徐禪師報仇,可現在看來又不像,因為他如果想保仇的話,就不會讓李元回來了!”

“他的目的似乎也不僅是為了拳譜,因為他得到拳譜後,第一時間,就將其展覽了出來,無償分享給了其他人,這行事作風,實在是太詭異了!”

古槐一向自認為是個聰明人,可始終都無法看透葉九州。

片刻之後,他又搖了搖頭,“葉九州究竟有什麼目的,已經不重要了,隻要我們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就可以了!”

“殺葉九州,奪拳譜!”

李通道。

“冇錯!”

古槐道:“其他的七大世家不足為慮,我們真正的難題就隻有葉九州而已,隻要想辦法把他解決,我們解開拳譜的秘密,就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李通點了點頭,心中卻有點為難。

因為葉九州實在是太可怕了,八大世家聯手,甚至連李元親自出馬都奈何不了他。

李通又有什麼辦法解決葉九州?

“古槐長老,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對付葉九州吧?”

李通道:“如果解決了這個心頭大患,我保證,將來你就是家族的太上長老,跟我共同主持家族中的事務!”

聽了這話,古槐一點都不驚喜,隻是靜靜的望著李通。

不用說,這兩個人表麵上在合作,其實也是心懷鬼胎。

過了會一會兒,古槐這才點了點頭,“既然是四公子吩咐,屬下自然是肝腦塗地了,至於太上長老什麼的,並不怎麼重要,屬下隻是為您解憂!”

“那就有勞了!”

李通笑了笑,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古槐在房中閉目沉死片刻,這纔來到視窗,“以李元的為人,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一定冇有到處宣揚,我想其他七大世家的人一定還不知道,你馬上把訊息散播出去,越快越好!”

“是!”

窗外的黑影一閃即逝,彷彿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七大世家來興師問罪,李元啊李元,我看你怎麼應付!”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至於除掉葉九州……

這纔是重中之重。

李通倒是狡猾,直接把這個難題甩給了古槐,還用什麼太上長老的位置來做為報答。

他哪裡知道,區區一個太上長老,古槐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他的誌向,可要遠大的多!

“想利用我?哪有那麼容易?”

古槐撇了撇嘴,心中暗暗籌劃著接下來的計劃。

……

彼時。

濱海。

七大世家的人就這樣在這裡住了下來。

葉九州冇人派人看管他們,甚至都冇有限製他們的自由,對他們來說,簡直就跟度假冇有任何區彆。

甚至,他們也可以自行去展覽館看拳譜。

剛開始,大家還有些拘束,可時間一長,也就習以為常了。

尤其是上官長老。

他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每天晚飯過後,都會在拳館中閒逛。

而這個時候,也正是拳館做晚課的時候。

每次,他都會在一旁觀看拳館的弟子們演練,一邊看,一邊點頭。

至少,在上官家,就冇有這麼努力的後生。

一連好幾天,都冇有人阻攔他,他終於按捺不住,來到了展覽館。

“我倒想看一看,這拳譜是怎生模樣!”

剛剛進到展覽館,他便見到二十幾個人席地而坐,有的手舞足蹈,有的閉目沉思,一個個都十分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