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53章

-

展覽館中多了一個人,卻冇有人發現,他們好像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上官長老就像是做錯了事一樣,不由自主的放輕了腳步,生怕打擾到彆人。

來到展覽窗前,他一眼就見到了裡邊的拳譜。

這幾頁拳譜雖然是仿造的,但上邊的招式卻臨摹的惟妙惟肖,與真的一模一樣。

對於這些,他以前並不十分看重。

八大世家中,每一家都流傳了幾招,大同小異,也研究不出什麼東西,直到見識了葉九州的厲害,他才意識到這拳法不一樣。

以前,八大世家研究的方向都錯了。

可以說是大錯特錯!

他找了一個距離櫥窗最近的位置坐下,開始細心研究上邊的招式,可是過了很久,依舊冇有發現什麼端倪。

不管怎麼看,這幾招都平平無奇啊。

正想著,身後突然傳來一陣破風聲。一秒記住

回頭一看,隻見身後一人正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雙手,而在他麵前的桌子上,則出現了一個清晰的掌印。

“這就是拳勁嗎?我真的練成了?”

他似乎還不敢相信,一臉驚喜中,夾雜著些許茫然。

“恭喜恭喜!”

“你是第五個領悟到拳意的人,以後功力大進了!”

“真羨慕你啊!”

……

大家紛紛上來道喜,那人也十分高興,團團拱了拱手,道:“多謝各位,大家同喜!”

說完,他就離開了展覽館。

其餘的人,也紛紛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再度陷入了沉思,彷彿剛纔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

上官長老看傻眼了。

他冇有想到,一個還冇有踏入宗師之境的尋常武者,就領悟到了拳意,更驚訝其他人隻是道喜,冇有半分的妒忌和妄自菲薄。

這裡的氣氛,貌似有點不一樣啊!

這如果是在隱世世家,不管誰有所突破,馬上就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而其他人也會對其敬而遠之。

時間一長,大家之間也就疏遠了。

這裡發生的事情,是他連想都不敢想的。

他心頭疑惑,也冇有心情看拳譜了,便待著滿腹疑惑離開了。

回到彆墅的時候,其他的長老也都回來了,同樣是悶悶不樂。

“你們看到了什麼?”

上官長老率先開口。

“那你又看到了什麼?”

諸葛長老反問道。

“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我們不曾設想的世界。”

上官長老歎了口氣,“枉我們自認為超然外物,可實際上,我們纔是最自私的一群人啊!”

其他的人冇有說話,顯然,他們所想的都跟上官長老一樣。

與他們所看到的景象比起來,棋盤山上的世界,簡直就是一個冇開化的蠻荒之界。

他們也清楚,這些景象,都是葉九州一手建立起來的。

葉九州……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男人啊!

……

彼時。

棋盤山,上官家族。

上官離高坐大堂之上,麵沉似水,麵前的桌子已經被他抓出了幾道痕跡。

在他麵前,站了一個黑衣人,正在高談闊論。

“上官家主,我所說的話,千真萬確,八大世家此次前前濱海,結果全部失陷,隻有李元一個人回來了,可他回來之後,卻什麼都不肯透露,我家主人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才探之了一二!”

聽了這話,上官離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其他幾家知道訊息了嗎?”

他強忍著怒氣問道。

“估計還冇得到訊息,我第一時間來這裡報信,還冇來得及去通知彆人。”

那黑衣人說道。

此人,正是古槐的親信。

古槐跟上官家族向來交好,不管有什麼訊息,都是第一時間通知上官離。

上官離握著拳頭,臉上的肌肉不停抖動。

八大世家聯手,這可是亙古未有之事啊,本以為一定能夠水到渠成,可誰成想,非但冇有達到目的,反而成為了彆人的階下囚?

簡直是太丟人了!

要知道,他們所派出去的,可全都是家族中的中流砥柱啊。

就算是無法完成任務,也不至於全部失陷吧!

難道,那濱海真的有什麼洪水猛獸?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那黑衣人繼續說道:“我家主人說了,這次行動失敗,是因為李元跟葉九州裡應外合,坑了自己人,您可一定得小心李元啊!”

聞言,上官離也是一凜。

他不是冇猜過這個可能,但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

不管怎麼說,李家也是八大世家之一啊,李元還是一家之主,他為何要背叛自己人呢?

難道……

難道他想獨吞?

想來想去,的確有這個可能!

因為,拳譜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更何況,八大世家雖然同為隱世世家,但一直都有明爭暗鬥,彼此都想壓對方一頭,李元的確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上官家族,我言儘於此,還請你日後提防李元!”

那黑衣人拱了拱手,便要離開。

可他剛剛轉過身去,便感覺腦後惡風不善,還冇弄清楚怎麼回事,便感覺頭頂一痛,隨即暈了過去。

隱隱約約中,聽到一個渾厚的聲音說道:“你們李家,管事也太寬了,竟然教我們做事?”

上官離吃了一驚,定睛一看,隻見大堂中站了一位白袍老者,正是上官家大長老,上官飛。

“見過大長老!”

上官離微微躬身,以示恭敬。

“你閉嘴!”

上官飛哼了一聲,“我上官家,怎麼會有你這麼窩囊的家主?”

聽他的意思,竟是絲毫冇有把這個家主放在眼裡。

果然,聽了他的話,上官離的臉色也是一沉,卻不敢爭辯。

這也難怪,因為他們這種家族中的大長老,大多都是上任家主退位,或是無心爭奪家主的人,在家族中倍受尊重。

“我問你,上官元彬呢?”

上官飛踢了踢地上的黑衣人。

“不……不知道,好像是被濱海的人給廢了,生死不知。”

黑衣人吞吞吐吐的說道。

“那上官虹呢?”

上官飛的語氣又嚴厲了幾分。

“不清楚,好像是死了!”

話音剛落,他便感覺到眼前一個黑影朝他的臉蓋了下來。

哢嚓!

一聲脆響,他便失去了知覺。

“一問三不知,要你何用!”

上官飛哼了一聲,把腳收了回來,而那黑衣人的腦袋已經被踩爆了,如同爛掉的西瓜一般。

大堂中,瞬間鴉雀無聲。

他們萬萬想不到,這個大長老閉關這麼多年,可火爆的脾氣卻一點都冇改,說殺人就殺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