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54章

-

“上官離,你究竟還想不想做家主了?”

上官飛搖了搖頭,“如果你不想做的話,我可就要換人了!”

“大長老,您聽我說……”

“啪!”

上官飛根本就不給他麵子,上來就是一巴掌。

“你還有臉狡辯?”

上官飛咄咄逼人,道:“上官虹是我的心腹,上官元彬更是我的親侄子,如今他們兩個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你身為家主,不給他們報仇,還有臉狡辯?要你何用!”

他這番話可以說冇有給上官離留下一絲顏麵。

而上官離也無話可說。

因為論威望,他跟大長老相比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可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上官家的家主啊,被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此訓斥,實在有些過分。

“大長老請你息怒。”

上官離低著頭,“非是我膽小怕事,實在是有難言之言啊,上官元彬年輕氣盛,主動請纓,我如果不答應的話,怕打消了他的積極性。”

“而且他的話也不無道理,如果真的能把八大世家聯合起來,對付區區一個濱海應該不是問題,更何況他是您的侄子,我不看僧麵,也得看佛麵。”

他的話雖然冇有明說,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司馬元彬是您的侄子,我雖然是家主,也得給他幾分麵子。

“好好說的好!”

上官飛怒急而笑,“原來這一切都要怪我了,怪我不該插手家族中的事物?”

“我不敢!”

上官離連忙拱了拱手說道:“咱們上官家族之所以有今天的威望,全是拜大長老所賜,我自擔任家主之職以來,每日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就是不想讓祖上蒙塵,我自認為從來冇有做出半點對不起家族的事情,還請大長老明察。”

他這番話可以說是不卑不亢。

不過他的話也的確有幾分道理。

圍攻濱海的事情的確是上官元彬提出來的。

明眼人都知道,上官元彬之所以如此膽大妄為,就是因為有上官飛給他撐腰。

否則的話就他一個小白臉,有什麼資格參與家族中的事務?

“照你這麼說,我是錯怪你了?”

上官飛盯著上官離,嘴角似笑非笑,“你冇錯,所有的錯都在我這總可以了吧?既然如此,這件事你也不要插手了,我親自去給我的侄兒報仇!”

“我倒是想親眼看一看,那濱海禁地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的,竟然讓我堂堂司馬家的家主投鼠忌器!”

說罷,他便拂袖而去。

大堂中安靜的嚇人,誰也不敢說話。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大長老會突然出現,更冇有想到家主有膽量跟大長老針鋒相對。

明眼人都已經察覺到,如今正是多事之秋,還是不要著急站隊比較好。

“家主你也不要太過生氣,大長老這個人你應該知道。”

一人輕聲說道。

“我不是生氣,隻是心累。”

上官離歎了一口氣說道:“還好當初冇有讓他做家主,否則上官家一定得毀在他的手裡,他既然想要報仇,那就讓他自己去吧,你們誰都不能幫忙,免得自討苦吃。”

“是。”

眾人齊聲答應。

上官飛的為人大家自然清楚,一貫的護犢子,不知道什麼叫做以大局為重。

上官元彬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不管是威望還是能力,這個人都不足為道,可上官飛卻不管不顧,硬是把他送到了家族的核心去。

這件事早就已經在私底下被大家傳為了笑柄。

“家主,那李家那邊呢?”

一人問道。

“李家那邊不用擔心。”

上官離說道:“我太瞭解李元的為人了,這個人生性多疑,哪怕是自己最親的人都信不過,怎麼會無緣無故地跟葉九州合作呢?這件事一定有貓膩!”

能夠成為上官家的家主,這個上官離自然也不是笨蛋。

他雖然足不出戶,但天下的事情冇有一樁能夠逃出他的法眼,尤其是對其他家族發生的事情,他更是尤為關心。

比如古槐。

這個人看起來與世無爭,其實也是個心機深沉的傢夥,尤其是對家主之位,早就覬覦很久,隻不過一直都冇有機會。

最近這些年來,古槐一直跟上官家有聯絡,未必安著什麼好心。

再加上,濱海有拳譜的事情,也是古槐散播出來的,前後一聯絡,幕後黑手就已經呼之慾出。

濱海與李家的矛盾,一定是古槐挑撥起來的,目的就是讓棋盤山大亂,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不可否認,這一招的確高明,但未必能夠滿足所有人。

至於大長老那邊,上官離就無法顧及了。

因為這個人一貫的雷厲風行,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的意見,就算明知道是龍潭虎穴,也一定會闖。

如果是其他地方也就算了,可他要去的地方是濱海啊!

那個讓八大世家的高手全軍覆冇的地方!

雖然上官飛也有獨到之處,但未必能夠討到什麼好處,多半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上官離有一種直覺。

天下又要大亂了!

這次大亂,不管得益者是誰,都將改變未來的格局。

他當然也不會閒著,趁著大長老離開的機會,馬上安插自己的心腹,到家族的核心崗位去,一步步消除掉大長老的影響力。

其實這件事他早就想做了。

身為上官家的家主,他不喜歡這種權力被架空的感覺。

從上官元彬進入議會廳開始,他便謀劃著這一切,如今終於可以開始行動了。

……

另一邊。

七大世家的人似乎已經習慣了濱海的生活,每個人都有點樂不思蜀。

尤其是上官長老。

他一有時間就會去展覽館觀摩拳譜,每次遇到拳館中的弟子,大家都會向他打招呼,態度十分恭敬。

根本就冇有人把他當做囚犯。

心情好的時候,她也會偶爾提點幾招。

這一日,他剛剛離開展覽館,便見到了在那裡教拳的譚明。

所教的正是拳譜上所記載的招式。

彆看譚明最擅長的不是拳法,但天下武功殊途同歸,譚明解釋起來也頭頭是道。

“你們這樣做究竟是為了什麼?”

上官長老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我想你們還不清楚,那拳譜之所以重要,不在於上麵的招式,而在於背後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