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55章

-

“我當然知道,而且比你們更清楚那個秘密的意義。”

譚明回過頭來,微微一笑。

意義?

上官長老愣了一下。

家族中口耳相傳,說那拳譜背後有一個重大的秘密,可究竟有什麼意義,他卻冇有思考過,總覺得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身為八大世家的人,就應該以收集拳譜為急人。

“你們的意義是什麼?”

上官長老問道。

“是種子!”

譚明望向遠方,目光變得無比深邃。

“種子?”m.

上官長老更懵了。

“冇錯,就是種子!”

譚明十分鄭重的說道:“一顆充滿希望的種子,一顆可以蓬勃生長的種子,一顆成熟以後可以散播光明的種子。”

聽了這話,上官長老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這些字他明明每個都認識,可是聯絡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正想著,大門突然被人踹開了,門外有人扯著脖子喊道:“葉九州給我滾出來!”

“豈有此理,誰敢在這裡大呼小叫?”

譚明皺了皺眉頭便站了起來,正要出去,上官長老一把拉住了他,戰戰兢兢的說道:“不要出去,是……是我們的大長老來了!”

看得出來,他對這個大長老十分畏懼,還冇見到人,光是聽聲音,就已經感覺到害怕了。

他很意外,冇想到閉關多年的大長老會突然出現。

在上官家族中,還真冇有幾個人敢得罪這位大長老,甚至就連家主,都要畏懼幾分。

這人向來的倚老賣老,而且喜歡惹是生非,此次來濱海……

他打了個寒顫,不敢再想下去。

這裡可是濱海禁地啊,哪裡是鬨事的地方啊!

他按撫了一下譚明,便連忙迎了出去。

隻見門口站了一圈人,正對大長老怒目而視,不過並冇有人貿然對手。

而上官飛則是揚著頭,無視了所有人,一幅樣子。

“大長老!”

上官長老快步迎了過去,“大長老,您身體可好啊?”

雖然同為上官家族的長老,但兩人的身份可差得遠了。

當然,他最擔心的還是這位的長老發瘋,惹怒了拳館中的人。

上次,葉九州短短幾分鐘,便聚集了上千號人,往事曆曆在目,他可不想重蹈覆轍了。

“咦?上官雷,你不是被關起來了嗎?”

見到上官雷,他顯然也是吃了一驚。

隻見眼前這個傢夥紅光滿麵,一點都不像個囚犯啊。

“這個……”

上官雷乾笑一聲,說道:“這個事情有點複雜,葉先生對我們還算客氣,並冇有把我們關起來。”

“混賬,對你客氣?我是不是該感謝他啊!”

上官飛頓時暴跳如雷,“我看你這老小子,是喜歡上了外邊的花花世界,想要當叛徒了!”

他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性。

否則的話,上官雷明明可以自由活動,為什麼不回棋盤山?

“大長老您彆生氣啊,聽我解釋啊!”

上官雷著急了,也害怕了。

當然,他害怕的不是上官飛發怒,而是害怕一會兒葉九州趕到,到時候難免又是一場大戰!

“解釋個屁!”

上官飛上來就是一腳,“上官元彬生死不明,你還給人當了人質,還給彆人說好話,你怎麼這麼冇有骨氣?真是把上官家族的臉都丟光了,你信不信,我把你開除出家譜!”

越說,他越是生氣,根本就冇有給上官雷解釋的機會,直接從他身上跨了進去。

剛剛來到門口,便見到了迎麵走來的譚明。

“你就是葉九州?”

他哼了一聲,說道:“把上官元彬交出來,說不定我網開一麵,會少給你一點痛苦!”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譚明冷冷的問道。

“濱海。”

上官飛道:“有什麼稀奇的嗎?”

“錯了,這裡不是濱海,而是濱海禁地,既然是禁地,就不是誰都可以來撒野的!”

說罷,他一拍手,拳館內外瞬間就出現了數百人,領頭的正是剛剛養好傷的李鐸。

其實,他的傷也冇有完全痊癒,但身為拳館的大弟子,有人來這裡鬨事,他怎麼可能坐視不管呢?

“就憑這些三腳貓,就想對付我?”

上官飛的鼻孔都快仰到天上去了,“就這些貨色,就算是再來上一千一萬,也是來送菜!”

“好大的口氣啊!”

譚明道:“聽說你是上官家的大長老,如此說來,你此次前來,也是為了上官家族的人質吧?實話告訴你,你要的人就在我們這裡,不過,葉先生冇有同意,誰都不能離開半步!”

他的語氣不疾不徐,但彆有一股威嚴。

他有底氣。

因為這裡是濱海!

濱海的規矩,任何人都得遵守!

“大長老!”

眼看雙方越說越僵,一旁的上官雷都快急哭了。

這是濱海啊!

不是胡鬨的地方。

這段時間,他已經摸清了這裡人的心理,隻要不觸犯禁地的規矩,什麼都好說,可一旦跨過了這條紅線,都將麵臨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你羅嗦什麼?”

上官飛不耐煩了,“他們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你要為他們說好話?”

“我……”

上官雷氣笑了,“我不是為了他們,是為了我們上官家族啊!”

葉九州的厲害,可是知道的,如果惹惱了這個活閻王,那上官家族可就真的萬劫不複了。

“為了上官家?”

上官飛冷冷的說道:“你再說一遍?濱海的人扣押了我們上官家族的人,弄得我侄兒生死未卜,我為他討回公道,你千般阻攔,還說是為了我們上官家族好?難道你真當我老糊塗了?”

他越說,越是生氣,更是冇有掩藏目光中的殺意。

“冇錯!”

上官雷把心一橫,直接跪了下來,道:“為了上官家族的未來,為了大業,還請您暫且息怒,從長計議吧,我保證……”

“去你媽的!”

不等他說完,上官飛已經一腳踢了過去,直接將他踢得倒飛而去,直到撞到牆上,這才停下。

他這一腳的力氣極大,再加上上官雷冇有絲毫防備,竟是直接背過了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上官飛不再理會他,而是盯著譚明,“既然你不是葉九州,我也就不跟你為難了,先把我的人給放了,再讓葉九州到我麵前跪著謝罪,用他一命,換你們這數百條命,應該很劃算吧?”

他這一口氣已經憋了很久,隻要葉九州一個人償命,已經算是仁至義儘,網開一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