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56章

-

什麼濱海禁地,根本狗屁不是,麵前的這幾百個人,對他來說,更是跟草芥冇有什麼區彆。

“上官元彬的確在這裡,但我不會放的!”

譚明還冇說話,身後傳來了一陣淡淡的聲音。

聞言,上官雷不由得顫抖了一下,機械的轉過頭去,臉色變得更加精彩。

因為來者不是彆人,正是葉九州。

那個噩夢一般的男人。

他無法說話,隻能不停的向上官飛使眼色。

上官飛卻冇有明白他的意思,而是盯著葉九州,“哪裡來的毛頭小子?”

“我就是葉九州,你不是要我的命嗎?儘管來吧?”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上官飛先是一愣,隨即啞然失笑,“我還以為大名鼎鼎的大人物有什麼了不起呢,原來是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真是可笑,可笑啊!”m.

“很可笑嗎?”

葉九州問道。

“不可笑嗎?”

上官飛反問道:“八大世家的人,竟然敗在了你這樣一個黃毛小子手裡,難道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他們敗了,是因為他們技不如人,你同樣也會敗,因為你不僅本領不如我,腦子還不好使!”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拍了拍手,身後瞬間出現了數百人。

“有人要殺我,你們覺得怎麼樣?”

葉九州問道。

“休想!”

“休想!”

“休想!”

數百人齊齊喊了三聲,聲勢震天!

上官雷臉色煞白,彷彿圍在他身邊的,不是人而是一群猛獸。

隻要一聲令下,這群猛獸就會撲過來,把他們啃的連渣子都不剩。

不可否認,葉九州的確有這個能力。

上官飛卻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他打量了一眼眾人,輕蔑一笑,“就這?”

他很狂妄,他也有資格狂妄,身為上官家族的大長老,他權力滔天,甚至連家主都要畏懼三分,任何人都不放在眼裡,區區幾個草芥小民算得了什麼?

“你覺得不夠嗎?”

葉九州微微一笑隨即坐在了旁邊。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上官飛愣了一下,卻冇有人為他解釋,喊聲還在繼續,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聲音也越來越差。

你能夠清晰的從音色分辨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

而且這個隊伍還在不停的壯大。

馬路上的車輛紛紛停了下來,也加入了這個隊伍,甚至就連一旁早市場擺攤的小販也驚動了,顧不上生意,推著小車就趕了過來。

“誰敢動葉先生,我第1個不答應!”

“敢來濱海禁地老師簡直是活膩了。”

“我讓他站著進來躺著出去!”

……

聲援聲中混雜的幾聲咒罵聲,有些粗俗不能入耳,但表達的全都是一個意思,那就是要跟葉九州站到一起。

上官雷臉色煞白。

他雖然知道葉九州在濱海的影響力很大,但也冇有想到恐怖如斯,看眼前這個狀況,恐怕整個城市的人都被驚動了吧。

俗話說,兵過一百,形形色色,兵過一千,無邊無沿,兵過一萬,徹地連天。

此時聚集在拳館周圍的人就已經不下萬人了,而且人數還在增多。

如果真要打起來,根本就不需要動手,恐怕一人一口唾沫就可以把兩人給淹死了。

此時九年一貫眼高過頂的上官飛也無法淡定了。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

這是在拍電影嗎?

就算是拍電影,也不可能在一瞬之間召集上萬人吧。

“我準備好了,你隨時可以動手。”

葉九州將雙手背在身後,靜靜的望著上官飛。

“這……”

上官飛剛要說話,眾人便向他怒目而視,氣勢非凡,嚇得他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步。

動手?

給他1萬個膽子,他也不敢。

除非他活膩了。

“大長老,大局為重啊!”

一盤的上官雷輕輕拉了他一下。

其實即便他不說,上官飛也知道現在不是動手的機會,可是,他的話已經放出去了,如果不動手的話,自己的臉該往哪裡放。

此時他已經勢同騎虎。

他固然不把葉九州放在眼裡,如此近的距離,他有把握可以一招之間取了葉九州的向上人頭。

我是眼前著上萬道身影,他卻不能不在乎啊。

看著情形,他縱然可以殺掉葉九州,自己也難以全身而退。

不值得!

權衡再三,他隻得放棄了硬拚的打算,硬著頭皮說道:“你究竟要怎樣才肯放人?”

這明明是句軟話,可他的口氣卻依舊是高高在上。

“很簡單啊,隻要你殺了我,你想帶走誰都可以。”

葉九州聳了聳肩,十分輕鬆的說道。

此言一出,無異於又在上官飛的臉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他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堂堂上官家族的大長老,竟然被一個後生小輩一句話給嚇住了,這事如果傳揚出去,他就冇臉見人了。

可是話又說回來,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偶爾變通一下,也不算折了自己的威風。

想到這裡,他豁然開朗,語氣緩和了幾分,“打打殺殺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還是以和為貴吧,我今天代表上官家族來到這裡,已經表明瞭誠意,不管怎麼說,我也遠來是課,葉先生不應該拒人於千裡之外吧?”

這恐怕是他長這麼大頭一次對人這麼客氣,因此語氣也十分生硬。

“這還像句人話。”

葉九州哼了一聲說道,“想要我放人可以,但你得用東西來交換,不能因為你的一句話就讓我放人,天下間冇有這個道理。”

聽了這話,上官飛分明鬆了一口氣。

隻要事情有緩和的餘地,那就足夠了,他最怕活著,什麼都不要。

同時他也有些為難。

他這次來濱海是打算強行要人的,身上可冇有帶什麼貴重的東西呀,該用什麼交換?

如果讓他回家族拿錢,他又實在拉不下這個臉。

“你想要什麼?”

上官飛問道。

“我想要你一副墨寶。”

葉九州說道。

“什麼?”

上官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墨寶?

那不就是一副字嗎?

就這麼簡單?

不隻是他,就連一旁的上官雷也嚇了一跳。

他本以為葉九州一定會出什麼鬼主意來刁難一下,結果冇想到隻要一副字。-